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家教心得和家庭近況報告

做了家教也一段時間了,從今年的四月作到現在,也有四個月了。有一些狀態是人們所不知道的,特別是曾經在中學和小學裡面兼課過以後,這種沈重感和對未來的擔憂讓我不得不說:台灣再不重視政治人物的決策和人格問題,就糟糕了。因為這個國家的這一代執政者、平民百姓以及媒體根本不重視誠信和永續發展的概念,連帶的連整個國家的下一代都充滿著愚蠢和茫然。一些顯而易見的問題應該改善,方法就這麼明確,卻置之不理。(有些管理階層卻會引述自己的心路歷程,認為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是正常的,因為常常有一些變成高層以後卻難以改善的機關陋習)

這些情況我很想跟大家分享,因為這對這個國家、大家的未來、下一代的未來有很大的影響。我們都知道學校有好壞之分,這個從國小就開始了,沒什麼好否認的。似乎進到所謂的好班或有補習,未來就一片光明。進到爛班和一堆爛學生在一起,就沒有未來。其實未來、夢想、意義是和現在的現實連成一塊的,不需要有「等我賺夠了錢就…」的概念。

看看有多少人每天吃飯時痴呆著看那毫無意義的新聞,那個女人名流又劈腿,哪個藝人露奶,沒事時滑手機看臉書上誰又吃了什麼,又去了哪裡拍照。在這樣環境下長大的小孩,對未來是一片茫然,而他們的父母就是這種環境的營造和支持者,連帶灌輸他們奇怪的幻想「當公務員最好,考就對了」、「賺錢就是爽,錢多了就可以買房子和一堆東西」、「某某學歷=多少收入保障,所以從小補習投資就是為了這個」。這樣的幻想讓他們忽略了一個事實:人只要有的吃有的睡有的住,有工作,就能活下去了。剩下的就是以工作和虔誠的心活著,和環境、社會互動,把社會弄得更好。

以我個人為實驗案例,我和原生家庭在四月時就鬧翻了,但很幸運的可以搬到Sunya這邊來住,我只要每個月付出2000元房租即可。剩下的花費就是吃飯和機車的油錢、保養等。真的要說比較大筆的支出也是有,因為我陸續保養兩台機車花了至少一萬,這兩台不保養會有行車安全的問題,又買了Sunya家必須的一些家電像是空氣濾清機、淨水器…。也可以偶爾出去吃或買一些衣服、什麼的,雖然錢都花得很辛苦,但感覺很踏實。遠比我之前做不喜歡的工作時賺稍微多一點的錢,感覺好太多了!不是把二十四小時裡面切割出十小時給討厭的工作內容,這樣活得有意義多了!多數人卻以為這樣活著,多一點錢就值得,然後把錢拿去買一些奇怪的東西再來貸款和負債,又必須找更討厭但錢更多或加班賺錢,惡性循環。我們的父母和媒體就是鼓吹這種風氣的真兇。

所有的媒體都只探討吳寶春好努力,賺好多錢,麵包多好吃,有多貴。而不是一天當中,研究做麵包給他帶來的成就感有多大。媒體鼓勵創業和一些賣吃喝的,也都是把賺大錢擺在「意義」的位格上,把工作內容、生活內容和意義掃到旁邊去。其實仔細看這些創業者,幾乎都是稱為「血汗服務業」的一員,根本沒有生活品質和成就感可言。我竟然聽到某教授自稱自己是「服務業」,因為學校的在職專班兩個月收十幾萬台幣學費對學校和教授而言只能算是「沒有賺到」而已,。「服務業」曾幾何時變成台灣的70%產業,是「低薪高工時、低成就感、高重複性、低創造性、低前瞻性、沒有保障可言」的代名詞。

學校給兼課老師的薪水很少、又遲發至少一個月,對這些兼課老師也極度不尊重,就算他們幹得遠比學校裡面大部分的正式教師還要好。雖然如此我還是這樣支持了四個月,完全靠自己,最窮的時候整個戶頭和身上只有不到五百元。但越過越開心,因為時間的使用就是「維生」和「求知應用」而已,可以過得很簡單很專心,只要薪水夠活、工時不要太長就好。只是我也發現這樣的生活其實就是社會上大多數人的生活,空虛、覺得沒有意義、疲憊、被掏空。所以我開始發現必須讓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能夠輔助社會前進、改善。

這些學生的茫然程度令人吃驚,對任何學科和真實世界的東西、意義都不感興趣。但學校老師早已經習慣和放棄他們了。這樣下去,他們根本沒有未來可言。不要說台灣的大學這麼多,就算這些學生統統變成未來的大學生,腦子裡面也什麼都沒有,因為連最基本的學科概念都沒有,我們的國中小正式老師們早就全部放棄他們了,任憑這些新來的新血教師驚訝和難過。博士生沒有碩士生的程度,碩士生沒有大學生的程度,大學生沒有高中生的程度,高中生沒有國中的程度,國中生沒有小學生的程度。

我所遇到的家教學生,大多從104上面找來,這些家長也大多抱著貪便宜的心態。我不知道他們的小孩要經過多少個家教老師轟炸和試教,才會最終選定。許多家長最後還是把小孩送進補習班,明明知道學校和補習班都無法提供他們需要的資源,卻還是得浪費時間和金錢精神被欺騙。為什麼不選擇一個用心又教學優良的家教呢?即使不是我也無所謂。

當我去政大英教所報到時,這些人讓我擔心這真的是國家未來的一代精英教師嗎?他們對未來意義的規劃,就是「考上正式教師」而已,和外面廣大的流浪教師並無兩樣。其程度也不見得多好,我越來越能知道為什麼一些資深教師一看新生表情就能知道其程度和思想深度,自己當過教師就知道有真的聰明和用心做事的學生,也有真的很差勁的學生。競爭學校的教職有時會有機會看到一些正在修教師證的,許多一看也就知道其程度極差、給學生的思想內容也遠遠不如其職位要求。學校若給他們這個工作只是誤人子弟,給他們修這個學位只是斂財和浪費他們的生命而已。

我在迎新的時候提到了Thomas Benton和他的千古名文,希望新生和老師去看看。有些一聽到這個名字和這篇文章的老師,露出了「呵呵,學術界醜惡真相被你發現了」的微笑,大部分碩博士生看起來是完全沒有聽過這篇文章,只是滿腔熱血或抱著高薪未來的嚮往而來就讀。

我回到中和的住家,每次回去都是把一些東西帶走到土城,其實越來越覺得傷心。本來應該是兩個家庭的互動和相乘結果,可是現在卻變成減法,把一邊的多餘的物資資源帶走。我想這不是長久之計,只是我知道和原生家庭徹底分開的時間已經到了。但怎樣讓Sunya和我的家庭有所互動、也給予兩邊家庭回饋,是我的另一個難題。

其他的以後再說,這篇又變成牢騷了。要是你有機會和我見面生活,其實一點一滴都能聽出其實小孩,這個國家的未來棟樑已經徹底被侵蝕殆盡了,這是事實,媒體和政治人物無須否認。知情者不言,言者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