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

很累…

我想休息

昨天回到連城加油站,竟然準時在十月之前開幕了。雖然很多東西變了,但站上加油島還可以感覺到那份工作的辛苦和熟悉感。一堆老同事一直問我何時要回來,當時還真的動搖了。回家以後Sunya一講我就不想回去了。沒錯,難道我忘了為什麼離職的原因嗎?

另外一些讓我很累的事情,包括我弟弟實在講不懂,每隔幾天就要來煩我對家中沒盡義務,雖然我大可無視,但久了還是很煩。以及Sunya的愛生氣,我覺得好累。什麼都要怪我。明明自己騎山路衝第一走錯路,我真的好累。其實只要不在氣頭上,想想看就會發現我說的是對的。

我不覺得一個君子是讓女人可以胡亂怪罪到自己身上的人,就是不要跟他們辯論就好了,因為女人也是人,也會惱羞成怒。

我也不覺得所謂對父母的義務是每個月要給他多少錢。我弟弟會這樣煩我,單純只是因為他幾經考量無法或單獨搬出來住不划算,只好繼續住在家中並給一些生活費給父母。他因此能動用的錢就少了。只是這樣而已,他就一直來煩我。

 

新聞不斷播放一些低能的內容,我根本不想看,卻被逼著每天吃飯的時候要看。

或是很多雜事都是我在作,我也要到處跑討生活和上課等等。狗狗如果半夜不睡覺要拉肚子,也都是我去帶。家庭主婦至少不用擔心金錢收入、生涯或職業升等,但我要。我要身兼家庭主夫,也要兼顧自己。(除了我不煮菜)

我好累。

能聽懂我的苦處的人,可能根本沒有。說一個男人越來越痛苦,就是這樣的局面。要獨撐大局,不是不能叫苦,而是沒有人懂你的苦,沒有人幫你分擔你的苦,即使有了另一半也是一樣。一條狗也許能陪伴,一個女人能給你一些溫暖,但千斤重擔,只有自己能扛。知己和伯樂實在難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