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Progress report

這週的進展和即將作到的事情

劉老師趁著颱風天幫我把東西設計得更棒了

政大EMRlab的蔡老師對我設計的轉盤很有興趣,一直問我能否作為給一般人使用的,比如外籍生學習中文。我說還要再想想怎麼改變設計。他也給我設計實驗上的一些很好的建議,專作temporal coding。因為我的gemoetric grammar其實可能是語言中的其他前後透漏的訊息讓coding速度加快。現在才距離我開始上眼動測量方法兩個星期,我腦中的實驗設計已經和原先完全不同了

週一我會去學校申請matlab的使用,要一次申請五台電腦。所有要跑程序的東西都很麻煩,你幾乎不能在一天之內搞定,都要拖上一兩個星期。但沒關係,只要這段時間裡面其他的工作一樣有進展就好了。但是為了一張爛紙你必須一週跑好幾次學校,找好幾個人簽名以後送回某個地方,山上山下約老師這樣跑。從土城跑去木柵。這就是我的生活。

我們的moodle server真是災難重重,又要重灌了。竟然是因為硬體的驅動程式抓不到,有時候真的很想換新的電腦,但沒錢沒辦法,我們只能用十年以上的老電腦去拼湊出一個可以上線用的系統。

閱讀障礙的家教學生那邊,這週取得不錯的進展。我第一次看到他們對自己帶來的歌詞這麼入迷,某種程度是因為他們終於有能力可以準確念出或唱出以前看不懂的英文字。我的方式是對的,但要有耐性。這句話對於家長來說幾乎是詛咒,他們是很難有耐性的。

來自捷克的博士生zuzana對我的研究很有興趣,因為她也是作閱讀和觸覺的binding effect。我有預感我們可有很好的合作。但要有耐性。

這週我成為了台北醫學大學的圖書館工讀生,感覺不錯。因為近水樓台可以讓我接觸醫學背景的人事。而我也果然在很短的時間之內找到一些別處無法尋得的資源。比如從醫學的科學角度解釋synesthesia,他們稱作 multi-sensory 。其實就是大腦怎麼統合不同來源的訊息。而我也只需要工作下午的時間,早上我可以去實驗室或圖書館或處理生活所需的事情。晚上可以跟Sunya一起吃飯,畢竟都在信義區。

至於賣饅頭那邊,因為我現在唯一有空的時間是早上,但最近實在太忙了。我想可能還要一兩個星期以後我才會開始在捷運站附近賣饅頭。當然…一切都是因為要生活。現在作研究生你必須自己賺錢,作研究者也是。不要妄想別人給你經費和生活費,而是最好能從自己的研究內容中開始獲利。這也是因為我架設moodle的關係

教材的掃描,這週完成了一本。「基本句型60則」。這本算是不錯的教材。

現在一天至少需要騎車兩個小時(60km以上),所以安全和呼吸道健康很重要。我打算找薄的口罩,因為騎車的時候嘴唇和喉嚨會受到空氣吹襲。至於二輪權益促進會,我想我會定時在臉書和ptt上公開訊息,期望能招到更多人的重視和參與。(白天等長紅燈熄火,全天開亮近燈大燈,或是道路管理、空污噪音管理等等)

KK狗最近變本加厲,整天都來頂我或抓我。半夜睡覺也會,白天也會。基本上就是想吃東西或是想引起注意就會。我簡直快被搞瘋了。半夜我常常沒辦法睡覺,就是會被kk吵起來要帶他去拉肚子,只是因為一些口味不合的飼料。這種事情當然是給我處理…所以我每天要陪kk去上廁所好幾次,就算Sunya出門帶著他,我也得去!

我一直沒時間回中和或是運動,這不是藉口。這是事實。白天幾乎每隔幾個小時就會有包裹或是掛號信送達,我快被搞死了。整天收退郵購的東西或罰單申訴也要我弄,光這樣就飽了,還作什麼研究。

以上這些是解釋我這星期都在作什麼。

抱怨一下,我真的真的很累,而枕邊人根本不懂。我覺得好累,好累,好累。

新的參考資料 - aphaisa

進到交大外文,林律君老師頁面

https://sites.google.com/site/childrensla/class-web-project

https://sites.google.com/a/g2.nctu.edu.tw/regine-lin/publications

 

因為有葉老師介紹她的碩士研究,是aphasia的。

不過我暫時不會用到相關的東西,所以先放著。

政大語言所 加選釋疑

簡單說,他們沒有把所上的加選單放在網站上,你一定要親自到所辦公室去跟她索取,才能拿著這張紙去找老師簽名加課,然後再拿著這張紙回到山上的所辦公室。

相當麻煩

 

Office Lens 20150918-104801

工廠狗研究系列(1)

什麼叫做工廠狗呢?其實就是一般小工廠養的看門狗

我想研究調查他們,是因為注意到一些工廠狗的處境很可憐,有的甚至讓我覺得當流浪狗都比較好

這個調查會把拍攝到的照片和地點公開,並不是要對廠方施壓,而是希望大家去思考怎樣簡單改善他們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工廠狗本身有什麼樣的感想?

舉例來說,我去過鶯歌桃園好幾次,當我在過嶺國中兼課的時候,都會經過一間鐵工廠,裡面有坩堝用來傾倒融化的金屬。我記得我看著一隻很髒很髒的狗,站在一堆廢棄物的頂端,背景是全黑的工廠廠房,融化的液態發亮金屬正在傾倒進另一個大鍋當中。我覺得她很可憐,因為那邊非常吵雜骯髒,到處都是粉塵和金屬敲打聲音。

另外,在中和土城交界的連城加油站對面,也有一排小工廠,那邊有許多黑狗就直接躺在柏油路邊的人行道。不管寒流或下大雨,他們就是在那邊當看門狗。我想關心他們,我好奇他們的處境,我也擔心用路人的安全。

這個系列會一直下去,直到有引起什麼工廠狗的處境改變為止。

話說回來,我最近實在很忙…沒有時間處理很多事情。讓我發現之前為了生存而工作換錢的時候,有多少我真正該優先處理的事情都沒能去執行或檢討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