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

關於個資法,以及妥善或濫用授權來使用讀者資料、毫無理由隨意開除工讀生的適切性

校長好,副校長好,館長好:

這封信其實是想詢問,關於「大學使用圖書館讀者的借閱歷史來進行研究」的正式計畫名稱?
附錄是本事件的起端,亦即一位圖書館櫃台工讀生被上級,張姓主管迫使進行違法行為和違反學術研究倫理的錄音。
而該工讀生兩星期後被無故開除,甚至被惡意要求即刻解職,被逼迫即刻收實行當,這段錄音我也有留存。這是明顯違反勞基法保障,有十天緩衝期可以尋求下一份工作、以及保障工作離職淡出收整的行為。張員在該段錄音中,站在工讀生旁以脅迫的方式清楚說出,現在就可以不用做了,明天不用來了等話語,這也是明顯違反勞基法的事實。

讀者授權給圖書館的個資和借閱歷史,其實應該是屬於「圖書館流通系統」,而非屬於學校或某個研究者的財產
原則上是不能夠以公私立大學來搪塞該「財產處分方式」,將這數十萬份資料的珍貴財產歸屬於某方或某位研究者,特別是未經任何授權的情況下做號稱「學術研究」卻沒有正式計畫名的行為。相信圖書館的授權,並不包括將讀者的隱私資料隨意做連結處置ㄡ
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個大醜聞,但更大的醜聞是,張員疑似濫用權責隨意開除表現良好的吳姓工讀生。
我很願意解釋事情來的始末,但是必須是在公開錄影錄音的會議中,以求公正透明。我希望在2/2或2/3能收到校方正式的會議召開,以及我的去留的正式答覆。
館方說明我健保到2/5,但卻強迫我馬上離職,所以我也希望能盡快得到校方的立場和回應。

以本事件為例,我認為北醫應扁平化校內的行政體制和SOP,以維護校譽和會員的信賴
守護個人資料的最前線,不能該是一個能隨意定義任務編制、以職權鎖住,或任意取出機密資料的館員,
以此例中,反而是時薪 120元的工讀生以一己之力,保護了圖書館的會員和師生讀者的隱私。
張姓館員有明顯專業上的疏失,或是接受了某層級的密令來執行違反學術規範的研究行為。
吳姓工讀生卻因為捍衛了讀者權益,疑似遭到挾怨報復而開除, 兩週後館方也以異常的方式希望他即刻收拾個人物品,離開現場。

如您在附檔中所見,所有隱密資料是這樣毫無遮掩的放置在明顯可見的地方
但因為我們的工讀生皆為品行良好,具有研究倫理的學生,也才在此案中保住了讀者的權益。
奇怪的是,本應可以讓程式自動匯入或轉出的工作,為什麼必須經由可能洩漏個資的管道,以及浪費櫃台寶貴人力資源和時間的方式輸入。

機密資料應該是必須經由多个管理者同意後匯出使用,不能僅有一人知道如何取出或保管。
我並不清楚北醫圖的流通系統管理方式,但我認為有必要做第二、第三个主管來持有管理權限。
組織的扁平化,可以讓資訊安全和人力資源的利用更佳化

我認為需要做真正的操作教育訓練,不是單純限制工讀生的知識和操作能力,卻又平白要她們浪費時間氣力做程式軟體內建的功能。
這位張姓主管,不接受下屬的意見,按照最好的方式,以軟體進行繁瑣的轉檔後再來人工檢視。
而執意以人工輸入的方式,來耗損工讀生的眼睛和體力。
在此案中,含有個人資料的檔案是以人工和非計畫內人員的方式來規避軟體限制和學術倫理規範,張員的交辦方式明顯有行政疏失和違反圖書資訊和學術研究的專業素養。罔顧人員的健康狀況和尊嚴,致使其身體狀況不適,產生危險。

希望校方能徹查此一行為,並與教育部、科技部一同堅守學術研究倫理的底限。
本人也希望,教育部、科技部在大數據的目標下,能堅守個資處理的SOP。附錄中有兩份文件是標準程序,希望所有人員能增加相關素養,以其保障人民安全。


學生,
吳浩民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校內停車 申請 Apply for a campus parking space

Hi, 
I have been wanting to ask if there's a parking license for me.
Though I am temp worker here, but I am still working here.
So by definition I shall have a parking space for the hours I worked, right?
I believe there are spaces for a bike in the parking lot of TMU.

Where can I get the licence of that? I will also consult the guard in the outpost. 
Thanks!


A few days ago I got ticket right near the campus. It's hard to find a parking space sometimes. 
And it cost me 600 ntd for that ticket. Obviously I can not afford that much a everyday fine. 
It's reasonable that the worker of the campus got a parking space during his work hours. 

Thankful, 
Howard

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reviving my moodle server...on my everyday working laptop!

經過四個月,那台桌機實在有種種問題,沒有時間去排除。
所以我決定讓一切重來,讓moodle在我的筆電上復活。
沒錯,用我的平常攜帶的筆電架站!一台五年的hp probook 5220m running xubuntu 

我知道這樣偶爾會有因為必須移動而關機的時候,但總比長時間都沒有辦法開機運作還要好吧?
這樣我也才能看看到底還能做些什麼
畢竟這是我研究過程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

預計一兩個星期之內就會恢復moodle的運作了。
會這麼久實在是因為有太多事情在處理,每個都要分時間…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圖書館流通系統中文編碼問題

長官好:

我們的流通系統一直以來有編碼系統被污染的問題,意思是本來是BIG-5的電腦環境被強制更改混雜了其他的編碼,導致發票系統無法正常列印出一些字體。
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更換系統預設為UTF-8編碼。

我上網查是否有開源的圖書館流通系統,結果真的有。叫做koha
不過我不認為學校會願意更換,或需要馬上更換。我只是要告訴學校,編碼被污染這件事情,可以很嚴重,必須要去正視處理。其實可以先用兩套系統並行,第二套koha作預備的方式運作一段時間,看看有什麼問題。
因為我們的許多繁體字的姓氏,都被簡體編碼污染變成簡體字了,比如吳興街,或是姓氏的吳,都變成簡體字。
有時候情況更嚴重,我們有許多港澳、馬來西亞、中南半島的僑生,他們的名字是簡體或混有罕有中文
如果是unicode,就不會有印不出來或缺字的問題
可是現在的情形是,名字裡面三個字體裡面常常有兩個都是?,甚至單名的同學還會碰到兩個都是?
查詢的時候,也無法用名字輸入。

這實在對人家很不好意思,印出來的收據都是? 
我認為北醫圖書館必須面對正視這個問題,無論是從系統並行開始,或是花錢請國外系統廠商作修正。
要花錢不是藉口,而是要看值得與否。就這個問題而言,他確實已經影響到一些關鍵的層面了。
而且也不能再擴大到其他層面上,會比較好(簡體或繁體書名要是在系統裡面也亂了就不好了)


TMUL圖書館櫃台工讀生
浩民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二月工時 排班

嗨,愛鈴姐

目前我是排所有下午。但我的二月整個上午應該都是有空的,所以其實我上午可以上班。
也就是我的整個二月其實白天都是可以上班的。
學生放假,我也跟著放假。
政大那邊開學的第一、二周也不用上課。
因為我是三年級,所有學分都修完了。剩下實驗設計、論文進度和跟教授聯絡即可。

就等你同意,二月的上午班表我就可以排上去。




浩民

心煩

我現在心煩的有幾件事情。我把他們稱為「戰線」,因為每個都像是打仗一樣。


圖書館個資事件戰線,以及TMUL櫃台SOP改進
找贊助研究的戰線(金錢流)
以及我的教育學分和學校指導老師的戰線。


但每一個戰爭都是我要自己打的。
但一起開打,我實在沒力氣。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一萬四千公里

我的大紅, 協隆 shining 150 經歷了 一萬四千公里以後,汽缸壽命到了。
以一個台達生產的汽缸來說,這壽命未免太短,但其實真正的肇因是汽缸頭,也就是氣門所在的位置。
他們的汽缸沒有這麼不堪。
其實一年多以前,我維修的時候是氣門漏氣,但我以為只要換掉汽缸就好了。他和豪邁是完全相同的引擎配置。
所以我就自購了一個台達的gy6 58.5的汽缸,但維修的技師算我工錢一千元了卻沒有告訴我連汽缸頭也要修理,不然沒用。所以他就又撐了一萬四千公里,一直到現在真的無法發動了。

現在是用明輝的汽缸,氣密和氣門都重作了。但我覺得很緊…緊到會很悶,力道出不來會熄火。不過新的就是這樣,只能繼續磨合了。先感謝土城的振展車業幫我這次的處理。過鎮子再來回報狀況。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How to write a python powered translator for English and Chinese

http://www.pythonclub.org/python-files/stardict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本月家教收入 & Tutoring journal for Sam and Amy (Final)

本月家教收入如下:
(Fri): 1, 8, 15 = 2*3*700 = 4200
(Sat):2, 9, 16 = 3*2000 = 6000
Total = 4200 + 6000 = 10200 ntd

我和媽媽談論提價或減少上課時數的事情,她不同意,主動說要找之前的老師來接手了。
那麼我想這是最後一篇可以寫給她們之後所有關心他們的老師的參考了。
這是我預測她們會有的問題和必須要注意避免的狀況,因為她們的其他老師顯然沒有做我這樣的備註或紀錄,所以我希望這樣的紀錄能被好好使用。
首先是個性問題,應該是說她們的個性會導致的問題。
這兩兄妹的個性當然不同,但其中有一個在某些時候過度自信的問題。應該說,習慣以過度自信去隱藏對自己能力不足面對挑戰的擔憂。

我想這和他們長時間接觸的人有很大的關係,從他們的敘述聽來,我知道他們心中的份量如下:
某位家教老師、某些同學、輕小說動漫人物、家人
我不認為把某個人神話是一件好事,但他們似乎無法明白自己的盲點。

我常常被他們打斷,他們總是在說和崇拜該老師因為家教賺了多少錢,某個家長要買房給他、他家鬧鬼、他的父母煮菜的事情、他的動漫社團經驗和動漫人設偏好…
老天,我只是想好好做我的工作:把他們眼前的英文問題排除!把他們不會的字唸出來,教會他們這個講過很多次的音標和拼音方式,以及把這部份的英文文法教給他們!
因為這樣毫無自覺的樂天和過度自信,我覺得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艱困處境。一個好老師或睿智的長者會鼓勵他們去努力面對,而不是盲目的洗腦他們其實很棒很厲害,在某方面。
每個人當然都有很棒很厲害的地方,問題是:
他們崇拜的是一種「輕易賺很多錢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在某件事情上下功夫。
如果這個世界是以「辛苦的程度」來轉換為「收入的程度」,自然是比較公平的。
但很顯然的並不是這樣,他們心中的世界跟這個社會有部份相似,利用機巧來換取暴利。
也很顯然的他們的生活環境,一直有人鼓吹這樣的思維。
已經不只一次他們自己表明這樣的心態。哥哥尤其是如此。
而這樣的假象,讓他們從不認真檢視自己的生活目標和每個小小的里程碑。


再來是天然的障礙,也就是她們都有的閱讀障礙
哥哥早就確診有閱讀障礙,也享有特殊的考試福利和管道。他對於這樣的身份也是坦然接受。
而妹妹至今仍沒有被帶去診斷過,但其症狀相當明顯,而且因為這樣抗拒的態度,她過得比起哥哥還要辛苦太多。
我不確定是她的家長或是她自己的堅持,但這樣拖延下去,其實已經錯過接受特殊訓練的黃金時期。

學習技巧、方向。
妹妹在閱讀的份量遠遠不足。
從幾個角度上來說,他們以為漫畫書或輕小說可以訓練他們的閱讀速度和理解能力。
但我在之前的教學日誌中就已經提過,並不是這樣。
想要加強自己的弱點,就只有面對該弱點作直接的訓練和曝露接觸。
他們花了不少時間,每週都跟我報告看了什麼新的輕小說,情節如何,人設如何,但我從未耳聞他們針對自己「讀不完」的課內書的進度的討論。

最後是家庭。不管一個人最後去到哪裡,她唯一的堡壘,就是自己的家庭。
如果連自己的家人和自己都不瞭解自己的特性,都不支持自己,那這個人已經無處可去。

從跟哥哥相處的幾個月中我發現兩兄妹的一些問題,
比如說Sam,絕對有聽力受損的問題。最初我發現他會習慣提高音量講話或大笑,但後來我發現他是因為長期用耳機聽高分貝的音樂造成的。這跟我曾經在加油站工作過一樣,因為高音量所以聽力受損,會不自覺提高講話音量,因為我自己聽到的比較小聲。Sam因為喜歡聽音樂讀書,所以在吵雜的環境如麥當勞裡面,他用更大的聲音來隔絕外界。Amy每次要跟他說話,他完全聽不到。

Amy則是有未經檢測的閱讀障礙問題。
我認為父母的態度,尤其是母親,影響很大。妹妹心中佔有很大的份量是她的姊姊和媽媽。尤其是她的姊姊。
她時常提到姊姊是多麼完美厲害的存在,卻沒有思考自己該做什麼,能做什麼,因為她連每晚的作業都難以完成…遑論去思考自己還能做什麼。

你知道為什麼要有義務教育嗎?因為下一代的眼界不能只侷限于上一代的思想和眼界。
這樣社會和個體是不會進步的。
但某種程度上,我卻覺得他們是一種反智的態度…父母用一種剛愎自用的態度,認為自己覺得最好的一定適合孩子。而且完全不給他們選擇的機會,以及武裝自己能力,隨時能改換軌道的機會。
事實上,我的爺爺那輩,他們覺得最好的是當西裝師父或修鞋匠,那是他覺得最好的安排。
但我爸爸因為有上學,知道偏遠漁村之外,還有其他的工作生活方式。所以他才能靠讀書,考上臺北工專來到台北。
但,當時因為十大建設而火紅的土木建築行業,在他畢業後整個沒落了。他的個性也不適合跑工地,因此他跑去考當時沒人要考的公務員,就這樣一直作到現在。大家似乎很羨慕他的穩定。
他一樣從父親的角度,希望我考公務員。但我跟當時的他一樣,因為有讀書讀得更多,所以我知道有另一個更適合我的選擇。

我第一次上課時,Sam的媽媽告訴我,她的兒子將來要讀機械系。過後我問Sam,他說那只是他媽媽幫他決定的。他根本不知道要選什麼,也只想選很輕鬆就能賺大錢的工作。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工作,如果有,一定是非法之徒在做的。

我因為一些選擇,走了不同的道路。其中很明顯有一些是我父母不可能明白的領域和感知,比如我的聯覺和閱讀效率研究。他們以為我得了幻想症。

我在北醫圖書館櫃台工作,每個期中考後,都會碰到大批來休學或退學的學生,其中還有被人認為是人中龍鳳的醫學系大學部學生。醫學系在台灣已經是大學聯考分數的頂點了,但他們仍然在掙扎幾年以後退學,為什麼?這麼嚴重的人才智能浪費,台灣的教育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我在板橋高中的時候,學校其實也有特殊生。我接觸到的是盲生和自閉症的。因為教育部的政策,他們是被打散放到一般的班級裡面。但會有額外的補救課程,用午休時間和下課後的時間來作。說來好笑,這麼辛苦而重要困難的工作,所有的資深老師都推掉,是落在我這個兼課教師身上。也是因為這樣我才知道這些孩子的處境之慘。
因為學校其實沒有能力照顧他們的特殊需求,每一個都是不同的案例。照顧需要非常多的心力。而他們的父母之所以選擇讓他們不去特殊學校,也是因為知道特殊學校的另一種欠缺和貪求名校的名聲。但這之中難道沒有更好的平衡嗎?
以其中一個盲生為例,我因為教的是主科英文,每週有五小時會到他的班上。差不多是每天都會去了,而每次我去,第一件事情就是主動跟他說,「走走走,我們一起去尿尿!」他會很高興的跟我去,因為他每天都是呆坐在位置上忍尿,只有我會主動帶他去廁所。

因為他總是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發呆,沒有人關心他的生理需求。即使是同學,頂多也是只能幫他買午飯。
不論是哪個老師或男女同學,都沒人會帶他走去廁所。這是不是讓你想到官僚體制的學校,需要另一種願意從學生的角度出發的師長?

回到兄妹身上,我其實很擔心他們的發展,他們就像是被困在這個體制裡面,無人知曉他們的困難。他們需要醫療和教育專業人士的援手和優惠體制的協助。我希望他們最後的堡壘,不要因為舊世代的觀念,成為阻礙他們的第一個監牢。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一些文教基金會列表

我還有幾個企業想聯絡,但可能得透過公司的管道。
才能獲得研究的資金挹注。





廣達文教基金會



東元科技文教基金會

2015 第二十二屆東元獎–設獎緣起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1月25日 星期一

Tutoring journal 1/16(sat)

今天我早了十五分鐘抵達
但路上一樣危險叢生,差點撞車兩次,市民大道真是个爛地方
充滿亂開的小黃和仗恃自己開名車,沒人敢碰撞她的惡劣駕駛。

我拿出我隨身的鋼筆讓Amy去寫A~Z的大小寫,但她竟然只能寫到O 就不記得了。
那之後的字母,即使看過以後她也記不得順序和有哪些字母。必須反覆翻過來看還有哪些字母。
這不是一個16歲的一般國三生應該有的情形。
如果沒有及早作準備或訓練,這對她的未來非常不利。
妹妹曾經表示過一次,很羨慕哥哥有障礙手冊,能參與特殊考試和延長時間。因為她幾乎所有的考試都寫不完,也看不完。每天晚上只能作一份作業,那就是作文,因為她總是寫太慢。而歷史考試的簡答題,她無法用自己的話來寫,只能翻回正面去抄選擇題的敘述內容來代為回答…Amy現在的狀況是,連N 和 V都分不清楚。
雖然她極力否認,但…這很明顯為閱讀障礙症狀已經出現多次。

她說鋼筆比較好寫,我想請她媽媽買一隻給她。喜歡寫的感覺和漂亮的鋼筆墨水顏色、筆觸變化,可以促發她多寫,就會更能記得。觸覺和聯覺的研究一直是我的重點項目,我認為這對閱讀障礙的人會提供另一種刺激回饋,讓她們能用不同字母或筆劃的觸感來增強對該字母的認識。確實已經有人在做這樣的研究了,來自捷克的Zuzana正是在做這方面的努力。
而我則是從POS和筆劃造成的幾何圖形的聯覺觸感的角度切入,才會有這個造句轉盤的設計和研究。
鋼筆因為筆頭設計的關係,和一般的鋼珠筆比起來,多了一份刮擦的感覺,我認為這對記憶筆觸很有幫助。
雖然還沒有研究證實這點,但這是我未來努力的方向。

閱讀障礙的孩子雖然有閱讀和書寫的困難,但不代表她們對故事情節毫無興趣。
相反地,她們大量閱讀漫畫書和所謂的「輕小說」
因為文字負荷較低,又有奇想的情節。
但,問題是,在專業科目或其他需求上一樣有閱讀文字的需求。這些科目並沒有引人入勝的情節或漫畫圖片。
可以想見她們在吸收和學習上的困難和興趣缺缺。尤其進入大學階段,幾乎都是原文書。
以他們兩兄妹現在的狀況,可以想見他們在大學裡面的困難。
可以參看我提供的這兩篇論文。


不是每個有閱讀障礙的孩子,都能幸運變成Richard Branson, 湯姆課虜撕、蕭靜藤、珍妮佛安妮撕頓、謝折輕…
不是只有演藝之路是唯一的出路,最好的選項是跟其他人一樣,接受這個天生的症狀,然後努力克服他帶來的困難,做一個自己規劃的人生。
閱讀障礙就像是過敏性鼻炎、色盲等天生的小毛病,嚴重可以很嚴重,但你必須去面對和跟他共處。
不是忽略他。唯一一個讓他們拒絕面對的原因,是這個常常被冠上「天生很笨」、「不會寫字和學任何東西」的錯誤印象,讓他們在求學和就職上都飽受歧視,也因為如此,很多人寧可隱藏這樣的身份。

但我認為,最好的選項其實是接受這樣的身份,但只在適當的時候表示自己的身份。
你不可能一生都隱藏,這對你沒有好處。
除此之外,你也要盡力在一般的班級中生存下來!

今天Sam 和  Amy一樣走不一樣的路線,但這可苦了我。
一下要顧著這個,一下又是那個。
而我的程式還沒有辦法把中文翻譯跑出來,Sunya還沒有幫我把她寫完。
所以中文的部份其實是我手動補上去的。
Sam的態度很不客氣,也不是很好。我並不是很喜歡他這樣。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義務為你作到這樣,但他沒有感激的心情,也不知道要作到這樣,需要多深厚的功夫和多少投入。
但我還是耐著性子,在幫妹妹解答完作業上所有關係代名詞的問題以後,就回去電腦前面幫他即時再補上列表後續的中文解釋。這份作業還蠻難的,現在已經很少看到這樣的內容。這是舊的題目,但也是以前的學生應該要會得。

沒多久,下課之前我就超過哥哥的抄寫進度了。但你可以想見,他幾乎是沒有一個認得的字,整個列表是從頭抄到尾,這是很嚴重的問題。他可是高三生!
他自己知道,但卻沒有心去在平時就做剛才的基本功。
每週都這樣只在上課時作,是浪費珍貴的上課問問題時間和媽媽的金錢。

這不是隨便複製貼上就有的翻譯或字彙計次。或像是坊間補習班號稱的必考字,其實那些字和頻率都是胡謅出來的。
這是貨真價實Sunya和我用OCR和程式去處理出來的資料!
也是只有學過python 處理 NLTK 自然語言套件的碩士生才會的東西。

簡言之,我認為兩兄妹必須要持有比較正確的態度,否則他們很難進步到接近正常人的閱讀狀況和英文程度。
這對他們的其他領域學習,仍有極大的影響,不可等閒視之。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1月24日 星期日

Tutoring journal 1/15 (Fri)

For Amy 關係代名詞,半个小時的錄音解釋。

今天大部分的內容都是教導妹妹關係代名詞的部份。
她能用我發明的「方圓方」來理解關代的使用情況,百試不錯。學校比較困難的考卷都完成了。
總共有四頁,題目偏難,但我也讓她寫完,解釋完畢。我覺得挺好的,她也是。
但她不能用比較抽象的文法術語 S, V, O, N這些來知道句子中是什麼開頭或缺了什麼
用幾何圖形來代表名詞、動詞,她就可以記得並理解。

至於哥哥的部份,還是請他抄寫我用程式算出來的必考單字…
他有八成都不會。
不過今天還是很分身乏術,同時顧著兩個,太困難了。要不是平時有分派不同的工作給兩兄妹,不然根本忙不過來。


Next stop for my dyslexia, syntax and synesthesia research

will be the model plate I built for sentence making training for dyslexics.
I need investors to keep on the development.
I am writing to two of them to support my research. I am not sure how will this be happening, but I think at least one of them would see the economical and academic potential and will be willing to give me funding. 

I got to manage my time and resource well, otherwise the goal is out of reach for me. 

I have deep concern for the kids who suffer from their dyslexia. 
Especially those with lower social economical condition., and those whose parents deny to help them with wise decision. 

:(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1月22日 星期五

some notes for my research proposal v5

I wrote them on papers.
My eyes and fingers were wounded at that time

That's quite a helpful thinking process as you write to clear up the questions.
Typing won't work the same as writing does.





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Re: research proposal v5

That's ok, I figured out much details that I haven't thought of before. These are the best I can do to strike a study-earn a living balance.
I have always tried to be self-sufficient in economy to be able to keep on my research career. It's critical so that I and my family wont get into financial trouble even when I have to spare my chance of getting a full time job. They want stability and guarantee on economy. But I wish to prove there's a better path when dedicating one's genious while keeping the money running in. Well, at least money that's enough for a living.

The process is precious, I will still report on my progress on polishing up the proposal and plate design. You would love to hear the news from potential investors. There are also some new findings I think I can add into the design as I work with the two dyslexics. This is really good. And good enough to astonish people.
Student,
Howard


research proposal v5

Prof. Tsai:
I figure out there are mistakes and conceptual wrongs in my last set up.
I made a major update of the content, and add up the material choosing, lit review. 
I'd send you other minor updates tonight. The statistics shown tell me I got the pilot study failed due to poor setting up of matrix and poor operatinoal definitions. 
These will be resolved in next revision. 

Howard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Re: any places you want to visit in Northern Taiwan?

Hi, zuzana
are you going Beitou alone or with some other people? Because this will be a critical issue to choose a hot spring. Yeah sadly, most of them are run by hotels with many bathrooms and the cost varies. It's not like what you see in the Japanese movie, bathing in a wild pool surrounded by snow, trees, and wild monkeys. But there are still hot springs like these in Taiwan.
for hot springs, there're many types provided with different pricing.
I am not sure what kinds of scene you wish to take, but I can tell you there're like:

a. just an interior bathroom with a bathtub. (some are wooden, while others are not), usually only for one or two person with private a room, with or without window. Most love couples and newly wed would choose this type.
b. larger bathtub with 3,4, 5 or even more. For family or party. 
c. open arena like, Roman bathhouse. 
d. bathhouse without ceiling so that you can see the the view of the mountains and mist. 

Most of the public bathhouse are gendered specific. Some are mixed-gendered. Most of the bathhouses permit you to be naked. Some of them would request you to be dressed in swimsuit. Some are open even for 24hrs. 

Sunya says she would like to be there on Sunday. But we are not yet sure if we are going by MRT or by some other means. 


Howard



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長期徵求空的貓沙桶,做流浪貓避寒避風雨屋

這週末將有超級寒流來襲,
希望徵求一些空的貓沙桶(像是costco那種綠色的,那類的塑膠筒)
我會挖洞放入報紙,然後安置在社區和製藥廠的角落,給流浪貓一個遮蔽的空間。
曾經做過一個,但是後來切得太大,難以避風遮雨,我就只好丟掉。
我會在上面做標記和寫字,並和警衛溝通(可以的話),避免被當成垃圾丟掉或造成居民困擾。

我在土城國小、景德製藥廠附近,可以面交。
歡迎疼貓人士聯絡我~~


謝謝!



(pic fetched from internet)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調漲家教收費標準

前幾天我去加油,碰到陳媽,知道了政大大學生的家教時薪水準大約是多少:  800~1000 而且是一對一的情況
結果我是政大英語教學所的研究生,我拿多少? 700,而且我是一對二,準備兩份完全不同的教材和同時教這兩個程度和癥結問題完全不同的孩子,而且他們是特別的孩子。我第一次聽到閱讀障礙,我以為那是不存在的事情,或是應該找專門的語言治療師。但實際接觸後才發現問題的嚴重,以及為什麼他們求助無門。因為現實生活和國高中學業的所需,遠超過以幼童為主的閱讀和語言障礙治療能提供的,其治療也極為緩慢昂貴。
我因此走進這個研究領域,運用我在聯覺上的研究和句法上的經驗。也沒想到能這麼幸運看到一些成果和發現。

確實我這是提供一個很優惠的價格。
但我想優惠的期間也該結束了,該是回歸正式售價和工時的時候了
我打算調整為多少?每小時 1400 ntd,也就是雙倍, 也就是每個月要負擔 1400*5*4=28,000
對比他們之前一個家教的費用,還有成效,我認為是合理的。
而且我還有客製化的程式來幫Sam, Amy作計算。
但我卻連增加的車馬費造成的機車耗損都無足夠費用維修,到現在兩個月我還是騎著備用的小五十到處奔波。
我的大紅因為氣門漏氣,車子會熄火,行進中很危險。

嗯,聽起來確實合理,兩個小子,而且從九月到現在一月來說,她們都主動跟我表示感覺有明顯進度。
從我每個月的日誌也可以看出她們都進步在什麼地方。
我很開心,也很驕傲我的方針是對的。

如果無法接受價格double後的每週五小時 ,我會減低我的家教工時為現在的一半,事實上是回歸為我的正常工作量,也維持家長現在支付的價格。 1400*3*4=16800
畢竟我也不是真的很有時間和體力去這樣陪兩個小子耗。沒有加薪,根本不會有動力想去作這樣的事情。
我自己也有研究進度和家裡的事情要處理。記得有一次跟Amy說,我上一次這樣教人和現在這樣教妳,讓我想起來我十年來,因為忙,幾乎是忽視了我自己的親妹妹,能陪伴和教導她課業的時間和機會反而少之又少。她現在也是高職三年級,但我卻有一種她本可學得更好的愧疚。
但我得說,我知道這兩個小子,其實會因此衰退很多。
她們的進步,完全是靠著我盯著她們作大量基礎的結構練習撐起來的。
沒有人盯,她們一星期都不會碰一丁點練習題目。從過去幾個月的家教經驗就知道了。
其實我覺得這是他們的心態問題。

我大概上課一個多月後,我發現一週三小時是絕對不夠的,而且以她們被動的程度,一週裡面很可能只有這三小時有在跟我學習。所以當時我為了要真正看到她們能進步,所以主動提出要求週五晚上也必須上課,考量到我下班的時間和兩個小子下課後要休息和跟同學玩鬧討論一下的時間,所以當初設定是七點~九點上課
但這犧牲了我好幾個月週五晚上陪家人的時間,也讓我每次都是累得處於危險駕駛的情態,更讓我得了一次重感冒
現在我又得了風邪,原本就脆弱的氣管已經乾咳有痰一個多月了。
因為每次上課都是尖峰交通時間,空氣極差,行車又危險。下課又得花上一小時冒雨和冷風回到土城。
兩個小時的課程其實我也要花上足足兩小時騎車,才能從土城到信義區。


又經過某一次,因為原本上課的便利商店,廁所壞了,而Sam每個小時要去拉一次大號(一直到今天,每一次的上課他仍然是這樣,我認為是吃得太多了。我一開始以為是他的藉口,因為每小時有15分鐘他都在廁所。但後來才知道他真的是得大號,然後每一次上課他必定要跟我抱怨他只能使用坐式馬桶的事情,否則腳會痛,褲子會破。所以麥當勞是他很喜歡的地方)
隔壁桌的客人提醒我們附近有麥當勞,我們從那時候才開始過去麥當勞。
過去麥當勞以後,消費當然增加了。但上課環境確實比較好一些。
其實兩個地方都很吵雜,不是有煩躁的運動音樂,就是有非常大音量的廣播廣告主打歌在放送。
非常不適合家教或講解
但因為我的講授部份已經告一段落,是讓他們大量練習的時候了
一般人以為好的老師就是不停的講話,事實上這是錯的。那樣的情況只是顯示這個老師其實不斷在耍嘴皮子,講冷笑話,以及剝奪學生用自己大腦思考和雙手去實做的機會。我比較像是教練,要求注意的關鍵講述以後,就讓他們去作,並且觀察他們做錯的模式,發現他們更深層次的弱點和認知錯誤。

其實我不確定她們的父母對於我通常會超時多陪伴她們的看法是什麼?
是延誤了她們回家的時間?還是有大人能多陪她們讀書,看著她們,這樣比較安全?或是這樣多賺到一些時間,因為錢還是照算兩或三小時?我問過他們,兩個小子只回我一個微笑,我無法理解那是什麼意思。

在這些情況下,其實這也是犧牲了我和家人女友的感情,好好的週末五、週六夜晚,卻是工作賺錢。
我也因為過度操勞,感冒和氣管一直好不了。
但我不知道這兩個小子的家庭,會不會有這種感覺,畢竟她們幾乎是每晚都有不同的家教老師陪伴
讀書是一種自發的事情,因為不懂或想弄懂,所以要花很多力氣時間,而且不容易,這很正常。無須焦慮。
冤枉路是一定會走的,但之後會走得少。但就我看她們兩個的學習心態,恐怕還有得走。
一定是因為有一種發自內心想要把不會的弄會,而不是一種別人都有補習所以我也要補習或分數不能輸人的心態,這樣才會有長遠的進步。

也為了讓兩個孩子知道效率和珍惜資源(人力、教育、時間、金錢、體力)的重要性,我認為,減少時數是必要的。
健康和家庭時間。我從來不認為為了多賺一點錢,刻意把工資壓低,工時拉長,犧牲家庭和健康,對這個社會的下一代和親人是公平的。

為此,我決定調漲工資。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Re: any places you want to visit in Northern Taiwan?

for hot springs, since Taipei is surrounded by mountains and sleeping volcanos, so there are lots of hot springs up the mountain areas, all of them claiming to be nice. I think I need to search for some other index.
LIke those on the northern parts (Beitou) of taipei and those in the south-eastern (Wulai) and south-western (Xanxia) parts mountain ares. 

I would check some for you so that you can pick up from one of them.
So hold a while.

One more thing, Taipei is going to be very very cold this weekend.
The temperature is estimated to be closing to zero. This is a rare case for Taipei, and lots of people are anxious to see snow that they've never seen and probably won't have another chance to see in several decades. 
Let's just see the result~


Howard


2016年1月19日 星期二

research proposal v4

Prof. Tsai:
I made some modification. I also upload this v4 version to the moodle. 
So far, there's only one set of data has been revealed. To my surprise, it's contrary to my prediction.
My m-devices are slowing reader down!

There're some missing parts like the lit review. They still remain in written form since I can not process so much work on PC each day.
I'd be soon updating my progress.

One more thing, I got to consult you my methodology. 
the "mean" velocity I compute from each neighboring fixation, I average them again to figure out how "fast" their eyes go in general.
I am not sure if this is right.
Even though they do not need to carry any physical meaning at all in this case. It's just speed. 

I know this may not be pleasant, I got you my overdue work under my abusive working environment in TMUL.
But I need your support to get into the teacher's preparation program in NCCU.
To get in that program, I need to get a good grades for this course this semester. And this is my last chance since this is the third year in graduate school.
I will talk to you more if you would let me to, in the way you'd like to.   

Honestly, 
Howard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Re:

我已經收到健保局的明細文件了,這星期應該就會到新北高工,向您索取保費
我同時好奇,當時一起工作的多位同仁,是否也沒有加保?
畢竟我們信任姜主任的加保承諾,
這方面新北高工應該作主動的向健保局和前員工追查聯絡和處理,而非被動等待,使工作同仁的健保使用權益受損,或是在本需由勞方支付的情況下,自掏腰包

謝謝!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於 2016年1月13日 上午11:00 寫道:
其實一直到九月中,我都還在處理新北高工欠薪兩個月的事情,每天打電話或到校詢問,但每個人只能依據所知,告訴我「要等」。我整個人其實是處於無法找新工作,又無法繼續在新北高工工作的情況(班表遲遲出不來, 每個月的薪水又確定會延宕兩個月,跟當初招募的訊息明顯不符合,只好痛下決心另覓求生)
這是當初跟主任的通話錄音,而且主任也當面跟我說過會幫我把九月加保,因為不好意思讓我卡了很久,讓我九月無法在新單位報到。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這是我和姜主任您當時的通話錄音

希望新北高工和主任能厚待之後繼續巡迴任務的同仁。這個計畫既然要執行兩年,到現在可能已經走了1/4,後面的路,更是要小心翼翼。這是我離職的時候,寫的一些真心建議,希望新北高工能吸取經驗,越做越好。



2016年1月18日 星期一

research proposal draft v3 , finalized ver. coming soon

I had sent a e-copy to moodle
But here are some scanned data that I can not type since my fingers and eyesight were wounded due to overuse in work last week.

I will keep on working on this for the next few hours. It will be done. Just to let you know that I am working more on paper these days due to the abusing working environment these days. I can hardly do any work on pc after I finished my 4 hour work shift in the TMUL. So ridiculous. 
I am just stuck in the inadequate evidence. They are so hard to lead to my desired answers....


Howard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research proposal draft v3

some were in written form and hard to make e-copy by typing since my fingers and eyesight were wounded for last week's work.
I got stuck in the processed data  so far. Can not really do anything for sure or for productivity now. Need some instruction from my adviser.


















Research proposal draft v2

這篇只是要報告我的一些小改良
首先我用眾數 mode 取代平均數了,所以速度和加速度的mode會是我的討論重點 

再來我會有box-whisker plot  來表示離散情況
文獻探討會有更多和attention span 相關的討論,其實也是我會想到跟m-device related possibility
我的眼睛和手、肩膀都受傷了,不多說。就繼續做完今天的工作吧。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Re: About the job as an interpreter in 淡水

ok, let me know if you change your mind and if they do need a interpreter. (not a driver with a van of his own)
SO that I can know if I get the this job, and I could be better scheduled and prepared..

Otherwise I will go on my original life as a scheduled graduate student for the next few weeks..

thankfully,
Howard.

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any places you want to visit in Northern Taiwan?

Hi, Zuzana

You're right in the center of an election storm - people will go absolutely crazy on this Saturday, it's going to be like a carnival. 
I am not sure what would happen after the result come out. Maybe there will be some rebel when the result is revealed.
It happened once before, in 2004. But I think it's going be alright this time. 
What really make the election important this time is the congress may be largely reformed due to some newly appeared parties. 
Bringing in some fresh air to this country, not just "anti or pro China" century old debate

Is there any place in Big Taipei area that you wish to visit, but have no chance of visiting yet?
Like a misty mountain village or places? A hot spring in Wulai dstrict? http://eng.taiwan.net.tw/m1.aspx?sNo=0002091&id=166 
Is there any scenic spot you wish to visit?  

Maybe give me some ideas that you desire to visit before you leave Taiwan. 

Howard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today's progress on research proposal v1

今天做了要計算的數據的欄位,並訂定他們的名字和性質
以及確定要有分佈曲線圖統計和標準差zigma的存在
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真正有代表性的數字並不是把所有加總後直接平均!
我是把各相鄰凝視點的區段的速度當作研究的單位

數據方面,我想我還是會以100倍的V去作計算,畢竟要讓我肉眼看得出一些趨勢和分佈圖…
原始的v實在小得不像話,要畫圖即使調過比例尺了都很難看出什麼

alpha = 所有區段的平均速度(還是速率?我要考慮一下,因為有方向性)
beta = 加速區段的平均速度
gamma = 減速區段的平均速度及其分佈曲線
delta = 加速區段的平均加速度  (及其分佈曲線)
eta = 減速區段的平均加速度 (及其分佈曲線)

比例:上述資料在所有有標示的ROI中所佔有的比例
ROI = 0 的比例  --- 在所有fixation 的區段中 ,被捨棄的、根本無法被測量的佔據所有資料的多大比例(這樣我才能知道我的實驗到底多具有代表性…)




Re: About the job as an interpreter in 淡水

不好意思,也許開車還是找專門的司機大哥比較好。
畢竟熟門熟路,如果要趕車趕路上山下海的話,或是要即時閃躲路上的不定時炸彈三寶駕駛,我相信他們一定比較行。

我還是作我專門的翻譯和溝通協商就好~~
話說,你並沒有提到開車以外的需求,如果還是我有可以幫得上忙的,那還是可以考慮一下,我可以幫上忙的部份:畢竟我也作過國外業務和到國外拉貨擺攤參展的事情就是了


浩民




2016-01-14 14:25 GMT+08:00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我自己平常是騎車啦…如果只是需要抵達工地,或特定的點,都沒問題。
需要帶著一陀人移動的話,我只開過colt plus或Livina 這樣的自排小休旅車而已
再大就不會開了。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於 2016年1月14日 下午2:24 寫道:
我會開車,但沒有車。
雖然開車技術不是很好就是了,左邊常常太接近雙黃線。
高速公路和鄉下市區都有開過。
但台北的高架橋和淡水地區沒有開過。



我是**  介紹的同學,
她說你有一個在淡水,需要會中英文,能在最後一個星期跑工地的人
我對這個工作有興趣,能否再提供更詳細的資訊呢?


謝謝!

浩民



Research proposal draft v1

Research proposal (PDF file submitting to Moodle, due 1/18, pm17:00)

我直接給出這篇的連結吧。

現在要煩惱計算的部份,事隔兩三天,我已經有點忘了我當初怎麼預定要去計算的方式了…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the steps between my pilot study to research proposal

Prof. Tsai:

這信有兩個重點:
我的pilot study和我最近的工作家庭狀況(它們影響我在pilot study分析的進度)
我想讓你們知道我其實設法解決了很多細小的阻礙和問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有達到預期的指標,但其實這些被解決的問題會報就是我對研究進度的證明
首先是pilot study,我知道我的結論做得有些草率,文獻回顧也沒時間放上去。所以我現在正在補救,希望不會影響您對我的評價。
我會把所有的過程結果一路很順暢過度到research proposal上去
目前的一些(已經解決的)小問題

現在正在處理的其實就是加速度資訊。雖然當天說到加速度沒什麼用,但我再分析下去,發現我可以分析鄰近ROI之間的切換時,加速度是否有增加?
這就回答了我一開始的問題。
我不需要做很精確或物理意義上的計算,我只要看著 V- fixation no. 圖,其實就是另類的 V - t 圖,我就能看到速度v的起伏,而斜率為正的時候,就是加速度a加快的時候。但我因為沒時間(其實是不需要麻煩別人---我的女朋友---再來寫程式),我只好用手動的方式去找斜率為正,而且剛好有出現在ROI區域內的fixation 線段。
(只要找速度斜率為正,這很簡單吧!但其實也是很繁瑣的過程)

目前都已經標出來了,但還要等待我做細部的計算(在所有有ROI標記區域內,有多少比例的線段,在相鄰的ROI區間,顯示了加速的情況)
其實就能證實我的假說,到底:讀者在通過main verb的時候,是否進入到predicate的時候速度會加快。
還是根本沒有這一回事。
然後我才能進一步把我的研究計畫塑造成兩種可能:
一、我的假說成立,但我上述的瑕疵在下一次試驗中都避免 解決後,再度進行更精密的測試,會否仍得到一樣的結果(搭拉,我可能發現一個科學事實)
二、實驗結果不支持我的假說,我的假說不成立。我要解釋有哪些可能的因素影響(我之前還沒列出來的,我猜可能是ROI有太多是= 0 了,導致觀察密度不夠,無法確認我的假設),再度進行更精密的測量

這方面,我會在下一篇報告的繳交時限內,密集回報給您我的狀況。
也不會需要再轉寄跟老師研究不相關的信給您了。


其實我在工作的地方,有另一個來自台師大的同事,他正巧也在做眼動實驗,不過是hot zone的
我完全能體會她的洩氣之處,因為無從分析起得到的量化資訊,只好勉強再轉做質化。問題是,她也無從轉起…因為她根本沒有預備和思考過要怎麼把量化的事情給質化。
其實所有的問題都是質化問題,只是我們都設法用量化的方式去研究它,再把數據轉為質化解答來回答。
電影Interstellar裡面,Cooper被困在五次元空間裡面時,突然領悟了,對TARS說「愛可以被量化」,其實就是透過摩司密碼傳給Murph一個至大至重要的訊息:"STAY'  才會有之後的機會,能夠把所有拯救地球的量子資訊用摩司密碼發回去。這不正是,因為相信父女之間有過愛的承諾,所以才能把資訊發回去救她。這樣的質化轉量化的典範?


另外,因為最近工作上被迫作一些有違法疑慮的非分內事情,我現在正準備詢問科技部(前國科會)和北醫的校長室對這個事件的立場表態 
很有可能是有人假傳聖旨,想要盜取個資或濫用學校的人力資源為己用。如果不是我即時喊卡,而且以下犯上,我不知道這個狀況會怎麼樣
這方面我需要分攤些心力,錄音和其他證據我已經蒐集備份好了。
昨天寄信是因為急切的需要即時備份,以求自清自保,抱歉打擾了。我其實某種程度也想知道,老師們對這樣的事件,知道有更好的處理辦法嗎?
我和上級達成共識,這個檔案不會做下去,直到有進一步的解釋。在24小時之內,我達成了這樣的結果,其實要透過很多自清、努力和向外求援。
至少我的處理方式圓滿,讓對方有台下,沒有到很難看或撕破臉,我也不用經手可能違法、不屬於我分內工作、和研究倫理有瑕疵的事情。

還有前一份工作(新北高工)有些勞資糾紛,其實就是對方一直都沒有幫我健保加保的問題,但他們有各種理由推諉,薪資遲發也是有各種原因。
我可以完、全、體、會、他們有他們的一切依法辦理,這我沒辦法催促。但我的房租油錢吃飯錢可是每天每個月都在用啊!
健保的這個事情也正在進行中,我想已經接近尾聲了,因為證據和文件也都出去了,
就等健保局下週最後的文件下來,讓他繳費。這個事情其實從九月就弄到現在,足見我們政府和學校的行政效率之差。

至於家庭的部份,我的媽媽因為有精神疾病(至少有嚴重的強迫症,其他不知道),但不願意就醫。
我的爸爸又長期縱容她,在六月的時候我帶著被毆打的妹妹去醫院申請家暴保護,又因為一些條件,來自新北市社會局的介入只能到一個程度。
所以我又開始擔心起妹妹的安危。實在是因為我不住在家,沒辦法保護她。而我媽媽發作打人的時候,我爸爸只會縱容她打人。
又經過一個暑假到現在又要寒假,我媽媽的狀況比較好了。但其實我們兄弟妹都知道,將來一定,一定要遠離這個家庭。
父母的孝養,是另一個問題,現階段我們只能先考慮自己的事情和計畫要強迫媽媽就醫。

很難想像,在各級學校裡面,還是充斥著各種違法和遊走違法邊緣的要求
身為勞工和學生,常常就是會吃虧。也只能指望我們的行政系統能介入處理,維護弱者的權益。
也請老師寬待,我的研究進度都是在日常瑣事中累積起來的。
真不是到了一個節骨眼,也不會發現自己越來越能幹。也是因為越來越能幹,才越來越會被剝削和賦予各種不合理的工作,也才需要自清自保。

其實,如果不是像我一開始就有作準備,很多事情就是默默背黑鍋或吃虧了。
最後的最後,我一樣要強調,這封信我一樣有備份到部落格上,為的就是自清自保。同時也會有其他人有一樣的困擾,需要找到這篇文章這盞明燈。
我已經不只一次被這樣的作法,能夠在當下就拯救了我還我清白。
但也不只一次,因為剛好備份的證據壞掉了,無法當下立刻證明自己的清白,就這樣被構陷入更長的糾紛中。
因為我沒有任何人可以靠,連家人和長官都不可靠,身邊都只有犬儒的弱者和愚癡的長者,
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溝通和證明方式。向世界證明,你是清白的,一切所作所為,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開心的,
浩民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圖書館的個資授權研究一事

我知道,因為回信的時候,如果有給部落格系統的信箱一份,他不會只出我寄信的這封
我寄信給我的部落格系統,是因為有時候我需要做備份證據,大多是我自己寫過的別人的公務信件,事先公開,需要在日後作為自保的證據。(藉由時間戳記來自清)
就跟這封信一樣,我也有一份給我的部落隔作備份,以策安全。
而從過去的實際經驗裡面,我確實有因為這個習慣,保護到我自己和相關人等。

我是因為還沒來得及移除您的回信內文,現在移掉了。
我查過一些著作法的資訊,看來信件內文並不屬於收件者的財產(?所以施明德前妻公開收到的,美麗島事件坐牢時期寫給她的藏于棉衣內襯的血跡情書,其實有犯法?)
所以能不能公開。這點還有待查詢。但我已經先刪除掉內文了。
至於個資,因為電子信箱位置是屬於公開資訊,在學校的網頁上就有了。所以應該還好。
但我還是把你的也整個刪除掉了。

其實那天我有受到羞辱的感覺。尤其是受到權勢壓迫,必須做不合理的事情那種感覺。
42萬筆資料,怎麼可能是交給毫無相關的單位的工讀生用人工去做?
要作到死,作到眼睛爛掉,手指手腕爛掉嗎?
為什麼 [不知道哪個單位的研究計畫],因為「沒有足夠經費支出給廠商」,就要「不相關的單位的工讀生」,用「人工去做連她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而做,而且可能犯法,有研究倫理瑕疵」的事情?
這很有借刀殺人的感覺,有刑責的事情別人背,但是獲利的成果卻是她們拿走。

所以我覺得整件事情相當可疑這也是為什麼,我今天仔細思索以後,認為應該向上呈報此事 ,請求科技部、教育部,和北醫校方,北醫圖書館方的立場和意見。其實這也是各個大學和圖書館面臨的問題。
動用不屬於任何研究者的個資來做研究,絕對會有學術研究倫理的問題。
我坐在櫃台,我當然有能力可以查任何人的借閱歷史資訊,做出這個表單。
但這不代表我有權利或權限可以利用這個資訊,做任何研究。資料的來源需要經過非常非常嚴謹的授權。
但今天如果這個坐在流通系統前面的,不是我,而是一個「不願表明身份」的研究者或單位,利用他人之手,
做的是我上述所說的事情:查任何人的借閱歷史資訊,做出這個表單。
這樣的行為,當然也不具有任何合法性。因為這個隱形人,沒有權利或權限使用未經授權的資料,做任何研究。
這是我特別要強調的,不只是這個研究計畫是否真的存在而已。

其實這是教育部和任何大學想用數據做研究的話,必須面對而且表態的事情之一。
我也相信,這些圖書館會員和讀者之中,一定會有人非常抗拒自己的資料被這樣使用,即使沒有直接辨識她們的名字,但她們就是不想讓「圖書館流通系統」以外的任何人事物,知道他的借閱紀錄。

所以,我才會特別問,到底是誰下令,是誰授權,是否真的有這個正式的研究計畫?
如果是正式的研究計畫,那就應該要有正式的授權和經費,以及使用經費的人等。
不可能是給我們來做。

我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希望你能正式收回這個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和命令,如果可以,還請您給我一個小小的道歉。

平靜的,
浩民


水溝蓋不平,行走危險,請儘快處置

里長好:

前陣子社區才重新鋪路,但有一個水溝蓋,其實就在活動中心前面,特別的突出

不管是晚上行走或白天走過,要來活動中心的老人家或倒垃圾的人,都有可能踢到絆倒,摔斷牙齒

因為不是很顯眼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處理一下呢?比如塗上水泥補滿突起?

謝謝!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科技部 對 政大英文系 陳長房教授 抄襲遭舉發後辭職 的態度

針對政大陳長房教授之抄襲案

國科會人文處向人文社會學界之說明

                                               朱敬一

一、            案件處理過程

  政治大學英語系教授陳長房,於八十六學年度獲得國科會人文處的傑出研究獎。本處在上一期的《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中,對陳教授獲傑出獎之緣由,以一段的篇幅做了介紹。然而陳教授在今年三月間被匿名者檢舉有論文抄襲之嫌,本處隨即展開調查。三月中旬經專案小組認定檢舉之內容屬實,下旬復由國科會駐外科學組取得各篇論文之原件,經比對後即判定該抄襲案成立。

  本處於三月下旬做出處分建議,經徵詢律師意見,並請當事人答辯後,於五月中行文陳長房先生,做出「追繳歷年所有獎勵費、終身停權」之最嚴厲處分。本處原本建議該處分決議應行文陳教授本人及其服務之機關,惟當時陳教授已辭教職,故行文政治大學一節即未能執行。

二、        本處的態度

  陳教授的抄襲著作從民國八十三年起獲獎延續迄今,期間長達六年以上。或許因為近年電腦科技發達,才被人搜尋發現。本人雖然甫於八十八年三月一日上任,然而基於行政之延續性,沒有任何推托責任的藉口。歷年來人文處未能查出其著作之抄襲,並給予獎勵,絕對表示我們的審查作業與流程仍有疏失。為此,本處在六、七月核定專題計畫忙碌尖峰過後,即於八月廿日召開學門召集人會議,對審查細節做全面性檢討,並將依檢討結論做改進建議。此外,本人也要對上一期人文社會科學簡訊中關於陳教授獲傑出獎之報導(諸如陳教授"所持嚴謹、不遺餘力之治學態度,足為年青學者研究的楷模"),向讀者及學界致歉。

三、            重建外文學門的信心

  自陳教授抄襲案發後,不但人文處之審查業務受人質疑,復由於陳教授曾任外文學門之召集人達兩年之久(八十三年十二月至八十五年十二月),整個外文學門更是因此案受到打擊。最近有些拿不到獎勵費或研究計畫的人會向承辦同仁說:「難道我比抄襲者差嗎?」這樣的質詞讓我們的承辦同仁非常難堪,我也覺得國科會難以面對外文學界。

  為了使外文學門重新站起來,我於八月四日南下嘉義,拜訪中正大學副校長周英雄教授,委屈他做外文學門的召集人。周副校長現任本處外文學門諮議委員,我們請他兼任繁重的召集人工作,是希望借重他在外文學門的聲譽、資歷與威望,能夠重新喚回學術界朋友對該學門的信心。我也衷心感謝周副校長願意答應所請,共同為台灣外文學門的規劃改善盡心盡力。周副校長也提到了一些他的構想,相信近期內會與外文學門的學者溝通,然後逐步推動實現。

四、            未來檢討方向

  如前所述,陳長房先生的抄襲案,本處業已於今年五月簽報處分在案,但是此案對人文社會學界的衝擊,卻將持續好一陣子。國科會近日成立「學術倫理專案小組」,針對各學術領域有關違反學術倫理之類型、認定、處分、簽辦流程等各個面向,做全面性的討論,希望由此而能彙整出爾後對違反學術倫理案件的處理準則,並對不法的抄襲舞弊者,收嚇阻之效,期能逐漸改善國內若干學者的投機風氣。當然,我們深信絕大多數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者都是誠實認真的,近日發生的幾件零星抄襲案也對他們造成不必要的困擾;而外界以有色眼光「泛觀」某些領域的研究者,其實是非常不公平。我們希望能由此案惕勵檢討,得到一些可貴的經驗與教訓,更希望能藉制度評審過程的改善,能使違反學術倫理的案件數能降到最低。

五、            一點感想

  本人借調至國科會任職即將滿半年,亟思在人文社會學界改進制度、積極建樹。雖然此職位非屬「大任」,但五個半月來為幾件零星檢舉抄襲案,已然體會到什麼是「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空乏其身」,再差一點就要「拂亂所為」了。就個人而言,我對於學術抄襲是深惡痛絕;而每一件抄襲案,不但對當事人形成羞辱,對其他誠實認真做研究的人造成間接的傷害,更使行政單位幾乎無暇規劃對人文社會學界真正有利的改革。我自己到人文處服務,當然是抱著犧牲研究,下火坑的心情而來,一般行政官署對於各種舞弊案大都是以「具名檢舉」為處理之前提。但是政大的抄襲案我們只收到匿名信,就主動調查懲處;而師大黃教授案人文處甚至連匿名或具名的檢舉函都沒有收到,只憑一些傳聞就主動展開調查。我對學術倫理案件,一向是以最迅速、最負責的態度去處理。希望新聞界、學術界的朋友在監督惕勵之餘,也能給我些信任與時間;一年半之後,我會以事實來證明人文處改善人文社會學術環境的決心與作為。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政大英文系教授 陳長房 抄襲辭職事件

http://in.ncu.edu.tw/wenchi/writing/chen.htm


林文淇(中央大學英文系):
因為今天討論的事件主要都是在外文學門,我想如果以陳姓教授的案子,剛剛也已經多有討論,不過我要補充的是有三個層面真的應該要分開來談。一個是他個人的層面,這層面剛才也談了,就是說我們的重點並不是針對他個人,例如因為以往審查等可能的過節來挾怨報復。重點是整個事件發展到現在,許多人與一樣是在事件發生了二個多月之後才聽到小道消息說有這等事情,更多人現在仍不知情。然後在他任理監事職的學會裡面,在政大要陳長房教授辭職二個月後我去列席開會時,似乎也沒有更正。然後在整個報章媒體上,好像整個事件發生之後,也只有一個小報刊登過,直到七月十二日台灣日報報導,朋友看到這個消息之後才跟我講。所以我覺得十分納悶,小道消息傳得到我這裡來,難道傳不到中國時報或是聯合報等大報?我覺得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我覺得在個人這個層次上這個事件對於台灣社會顯現出來最可怕的是有一種「刻意的沈默」。我知道陳長房教授也參與過很多時報或是聯合報文學營等等相關的活動,所以是否因為事件的暴露會傷害私己的形象或利益,因此選擇沈默?作為教師,我很難跟學生解釋台灣社會中為什麼一個僅是犯罪嫌疑犯的人,媒體就大喇喇地把當事人的姓名影像,甚至猜測整個相關的過程的報導完全呈現出來,但是一個已經被學校不管用什麼理由請他辭職,國科會要求退回獎金的學術抄襲事件,大眾連什麼消息都不知道。那我想這種差別待遇對於台灣社會來講到底是好或是不好,我實在不知道。作為一個既得利益者,我也希望以後我如果作奸犯科,大家也可以對我一樣仁慈!但是作為一個老師,怎麼去跟下一代交代老師就可以享受這樣的待遇?甚至他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變相的鼓勵,讓下一代認為我只要進入這個行業之後,就可以享受某種特權。所以就個人的部分,我想包括媒體、國科會、學校,或是整個外文界,這樣的一種沈默我覺得是非常可怕與可恥的。
當然我也必須要檢討為什麼整個事件我個人若覺得有問題為什麼不更主動為文揭發、討論。我不敢寫,我想是因為這裡頭牽涉到很多層面,若由個人來做是有諸多困難,而且容易遭人誤解是有個人恩怨。如果由個人來發動去討論的話,一方面需要很大的學術與道德勇氣(我還沒有!),另一方面是過程中可能會意外得罪圈內的朋友或師長,所以我想以個人名義來談這件事真的是有困難。
另外就制度的部分剛剛也講了很多,我在這裡要替國科會跟教育部稍微講一點話,這幾年真的是看到他們做了很多改進,像得獎的公佈,至少今年在高教簡訊上面都有寫,儘管寫的就像剛才唸的一樣,有些非常含混並且過於通論式地推崇一下而已,無法展現受獎者的傑出之處。我很同意有人提到資訊可以更加公開,我想公開對於國科會、受獎者以及台灣的學術界只有好沒有壞,至於要怎樣公開,就像剛才朱處長說的,台灣的學術界非常非常小,中間的拿捏可能要再謹慎一點。像陳長房教授的這個例子,跟一些朋友在討論的時候,大家都注意到在一些研討會上,他發言的表現與他的著作之間是有某種程度的差距。在學術會議上通常考量時間壓力等因素,不太會因而質疑提報論文者的實力,但是若是在傑出獎受獎者必須公開演講,我想應該可以減少抄襲情事。
我想講的第三點,就是台灣的學術圈真的是非常小,原來的整個事件在外文界大家不敢公開談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外文界很容易就因為沒有一個絕對的客觀標準來檢驗論文優劣(整個人文學界可能都有這樣的問題),發生抄襲事件會更加深外界認為外文學門不夠專業等負面印象。但是要強調抄襲是一個普遍的問題,存在於各領域中。抄襲跟造假的方式也許會因領域而不一樣,但是只要背後牽涉到的是獎金或其他利益,各個領域都一樣。這次整個外文界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外文界必須不避諱地來討論這個問題,一方面是提醒台灣學術界重視各領域中可能存在的問題(例如常見理工學門中指導教授與研究生之間關於研究成果歸屬的糾紛),另一方面則是趁此機會檢討整個外文學門的幾個問題。其中一個大問題即是台灣的外文學界過去十餘年來蓬勃發展,學門分支領域眾多,幾年間研究議題即可能有大幅轉變,學術圈子並不大,各領域都要有足夠專家很困難。例如陳長房教授他所挑選抄襲的的領域是一個比較新的領域,這是台灣外文學界過去做的比較少的,近來在做的也都是一些比較年輕的學者在做。所以整個學術圈的生態上已經有一種「代」的差異的問題,因而在同級的審查者中可能沒有足夠的專家,加上他所擔任過的職位與身份與聲望,也容易讓發現問題的審查者寧可自認在該領域所學不精,而不會沒有人敢去質疑,使得他比較有機會造假。所以如果要做一個比較具體的建議,我想也不大可能在目前的審查制度上再坐大幅度的修改,畢竟台灣的學術圈這麼小。有沒有可能有其它的管道,例如從國科會或是教育部開始,對一些比較具有爭議性的領域,可以有比較不一樣的審查方式或是給獎的方式。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Re:


其實一直到九月中,我都還在處理新北高工欠薪兩個月的事情,每天打電話或到校詢問,但每個人只能依據所知,告訴我「要等」。我整個人其實是處於無法找新工作,又無法繼續在新北高工工作的情況(班表遲遲出不來, 每個月的薪水又確定會延宕兩個月,跟當初招募的訊息明顯不符合,只好痛下決心另覓求生)
這是當初跟主任的通話錄音,而且主任也當面跟我說過會幫我把九月加保,因為不好意思讓我卡了很久,讓我九月無法在新單位報到。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這是我和姜主任您當時的通話錄音

希望新北高工和主任能厚待之後繼續巡迴任務的同仁。這個計畫既然要執行兩年,到現在可能已經走了1/4,後面的路,更是要小心翼翼。這是我離職的時候,寫的一些真心建議,希望新北高工能吸取經驗,越做越好。





60 <60@ntvs.ntpc.edu.tw> 於 2016年1月12日 下午4:13 寫道:

浩民好~

感謝來信說明。有關保費月數,您六月二日開始工作,到八月二十一後未再參與巡迴工作,所以9月份費用新北高工無依據及義務為您加保喔,請諒查。
所以屆時再麻煩您抽空帶帳單過來一趟,將依明細計算6~8月新北所應負擔之保費,現場繳清無誤。





From: 吳浩民 [mailto:karst10607@gmail.com]
Sent: Tuesday, January 12, 2016 11:52 AM
To: 60
Subject: Re:

又過了一週,我剛才通了電話。健保局那邊說資料已經出來了,但是上次寄送時我就是沒有收到。原本說要從北醫轉交給我,也沒有收到。不知道多久之前就應該要收到了,但她們就是沒有提供其他給予資料的方式。
所以他說明天會寄信出去,但我要等到下週二或三才會收到。
這實在很沒效率,加上她們只有電話可以通訊,唯一的意見信箱壞掉了。
常常我要上班的時候也不能聯絡。我下班她們也下班

一共是749*4 = 2996 (六~九月)要請新北高工補繳
總之這是最新的進度。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6年1月5 下午5:00 寫道:
I did not make phone call this morning. 
SO I wrote email to them but their system is broken.
I can only make call tomorrow.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6年1月4 下午3:40 寫道:
目前似乎沒有,健保局也沒有電子信箱可以寫信問。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明天早上再來打電話追蹤進度。

浩民

60 <60@ntvs.ntpc.edu.tw> 2016年1月4 下午3:16 寫道:
浩民好~~

新年愉快~
上回經由信件連繫你的健保自負額相關問題。請問目前除等待你所提供的摧繳帳單之外,新北高工還需要為你辦妥哪些手續嗎?
有任何問題,歡迎隨時來信洽詢。
因之前所用3dntvs@...係群組成員信箱,日後就麻煩以此信箱60@ntvs.ntpc.edu.tw為連絡信箱,以方便收、發信件。




3d巡迴北區 <3dntvs@gmail.com>

2015/12/16

寄給 吳浩民 stella
浩民你好~~

根據你所提醒的事項,目前我接手處理中,也等待你進一步提供健保局摧繳內容中僱主應負擔的金額。
保持連絡。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51216 上午11:19 寫道:
你好,今天早上向健保局確認過,只要一週超過12hr,或是每天有到班,就必須加保健保
當時我六~八月的月薪約為8000上下,以每小時120 ntd計算,每週勢必超過12hr
所以新北高工當時應該是要幫我加保健保的

但那段時間只有勞保,能否請新北高工檢查一下是否有漏掉什麼?
現在健保局是先算在我個人身上,要等待我現在的僱用單位會轉給我健保局的催繳資料。
至於詳細應該繳交的保費應該是多少,我拿到以後會再聯絡新北高工

謝謝!

浩民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51215 上午10:13 寫道:
Got this, thank you!

出納組(薪資) <ge3@ntvs.ntpc.edu.tw 20151215 上午8:18 寫道:
您好:
加保如附件檔請查收
On Mon, 14 Dec 2015 16:00:43 +0800, 吳浩民 wrote
> thanks,
可是這份文件沒有加保的日期?只有退保的日期。
>
>
出納組(薪資) <ge3@ntvs.ntpc.edu.tw 20151214 下午2:04 寫道:
>

>
您好:
學校是加勞保未加健保
>
On Mon, 14 Dec 2015 03:20:30 +0000, 吳浩民 wrote
>
> 你們好,我收到健保局的催討通知,被告知我從六月開始就沒有被保。我前份工作是五月三十一日離職。
> >
新北高工的部分,我是從六月二日開始工作,到八月底離職,而且姜禮德主任多次口頭向我說明已經加保,甚至說過九月也已經替我加保。
> >
台北醫學大學圖書館則是十月初我開始工作的單位,但經查,到11/19我都還是未保狀態。
> >
能否請您們提供投保證明文件,謝謝!
> >
> >
浩民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