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fixing the practicality (1)

余老師好:

首先真的很感謝您願意花時間和我談話,這真的很難得,我非常感激您,和欽佩您延伸的求知心,尤其是您聽到最新的研究發現(關於數學障礙和numerosities/categories的分類能力關聯被證實,我也會在週一的研討會上進一步提問),這確實是有可能間接支持我的假說。

我解釋一下我和您談話結束後的進展
首先是題目限縮,請您忘記轉盤和聯覺的事情(當作我有陰陽眼或超能力可以從結果反推,但您現在完全可以不用去相信),我就從一般人或目前主流學術界能認同的法子開始推演我的實驗設計和方法給您看看:
"Do Mnemonic devices placed on main verb enhanced reading efficiency? "
那天講了太多關於裝置設計原理,我卻忘記提為什麼我的題目當初是這樣訂定的,以及在pilot study裡面我測量得到的意義有多重要。
註記符的訓練是人人可以做的,而且不需要額外的成本和教具,但是可以達到我想要的訓練效果。

從我蒐集的文獻看來,這個實驗確實有其嘗試的意義。
首先沒有人做過以這類標題的實驗,再來是透過基礎模式的訓練,是否能增加斷句和parsing的能力?
Butterworth博士對於數學障礙可以這樣做(但是在電腦螢幕上,用很昂貴的軟體做訓練),閱讀障礙或對句法比較弱的一般學習者可以嗎?

而實驗數據清楚簡單,能推測的效力高。
會得到的結果如下:
眼球視線在區塊(ROI: region of interest)之間的移動速度和移動加速度
如果我能證實經過訓練,受測者在每個句子中特定區塊的視線移動速度變得比較快且有效率(regression減少)。

當然在我的pilot study裡面沒那麼順利,我得到一些矛盾的結果。
我思考後認為是控制變因還不夠嚴密的緣故。有個受測者告訴我她只是移動視線而已,沒有真的細看。
也就是我必須告訴受測者,之後會有個測試確保他們有認真看,而且是以最快速度去把文章內資訊組合起來,他們得自己權衡視線怎麼移動,才能在時間內獲得最大量的有效資訊。而我提供的文章,也必須具有適合這個實驗的特性(描述提供一個空間內的方位景色和物體訊息)
這樣才能保證我的實驗不受到污染或每個人背景知識的干擾

一般做這類眼動測試的文章素材都是強調「隨機從生物科學類課本中擷取出來的敘述片段」
但如果我們想想,就會發現對受測者而言,青蛙的變態,人類呼吸系統的構造等敘述其實是有背景知識或專有名詞的東西。
這會大幅影響受測者閱讀的速度和視線移動的模式。
所以我提供的文章,內容是全新虛構的,敘述一個房間內物品的擺設和樣子。
而閱讀完畢後,我會請受測者做一份題目,目的是能夠量化他們對文章的理解和記得程度,文章是盡量以比較複雜的子句結構來描述景象。
這樣我才能比較在同一個理解程度上的受測者,他們的閱讀速度和正確度如何。
(有些人用速度交換訊息理解的正確率,也有人可以兩者兼具,或是兩者都不兼具)

所以我的實驗至少會是這樣的一個棋盤式矩陣
(實驗組; 對照組)x (理解度; 訓練時間)x(視線加速度; 視線移動速度; regression和fixation的比例)
這樣就有比較的空間了,而且也消除掉其他因素的影響
詳細的設計我會再來解釋一下,並帶入眼動實驗的一些關鍵參數給您看看。

註:fixation (凝視)通常代表的是困難字或罕見字要被辨識的時間會更久,而regression(回視)代表的是沒有讀懂意思,或者正常的情況下,人類眼球本來就有一定比例的運動錯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