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My recent life

Mostly, my office life.


Sent from my ASUS

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以往的照片

在中正大學外文系,一年級的時候。

2007年11月

我彷彿感覺得到嘉義的暑氣,還有冬天的極度寒冷

CIMG3458CIMG3459

Test post

From Open Live Writer

(Only available on Win 7 or above)

I need this to put many pics on one single post.

Since I don’t use album

 

shipssotw_w1_01ssotw_w1_02

Let’s see the result

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Sunya and kk dog

Shot about two years ago.

該辦NFC電子錢包了

在內湖上班一個月,累積超多發票。
重點是我終於知道為何這裡流行電子支付,因為到處排隊的人太多了。拿零錢超麻煩。


Sent from my ASUS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progress report 0516

今天有比較多時間整理論文資料,大部分都是過去不同課寫過的報告
這讓我發現我過去已經思考和做過的研究內容
質化和量化研究的比例大概是3:2

但是要有真正的突破或顯著意義,兩方面需要改進:
前者是對問題本質的了解和定義,後者是對統計方式的運用和去除實驗干擾的設置能力

我做過的問題,隨著時間過去,變得更加有探討意義和更加明顯。
因為時間本身也是一個讓問題成熟的因素,有時間讓我經歷不同的工作需求和考驗,我的問題,也就是formulation的定義會變得更好更有價值。

雖然我沒看過其他同儕的論文進度,但我可以理解過早定題目的麻煩就在formulation 和 立下假說來做測試 的能力還不夠成熟
回顧最近的一個確定的研究內容,是關於用眼動探討閱讀障礙的閱讀效率,再往後是synesthesia和multi-sensory input的訓練

不過當我往回看最初的筆記時,其實問題是[人是怎麼思考的,過程為何? 我如何步驟化,並在其中某個環節做強化訓練和 強行增加注意的提示,來達到最後的效果增強]
原來這個問題的本質是,人的邏輯思維過程是否能夠透過特定步驟訓練來變得更有效率?
之後才是透過什麼ˊ方式去加強學習的能力和關注的焦點

會有這樣的需求,其實是因為台灣的ˊ學生在學習外語(幾乎全是英語,但以我現在的情況,我想學韓語) 時,主要的動機和麻煩都是應付處理考試和學校的進度。
所以老師面對的其實是在不改變學校日程和課堂時間安排的情況下,增加考試分數的挑戰。
考試的方式幾乎不會改變,所以我們的研究內容有幾種,但終歸都會被考試的成績給量化,而這個評量研究學術價值的方式其實不太有意義,或者說,唯一有意義的似乎就是考試分數的提高。

這個分數的提高其實也只是暫時的,因為離開學校或那個學習的背景,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
真實世界的需求和挑戰,根本不是我們設定的那些研究框架和驗證方式,也就是研究其實是被導向一個根本不會改變的教學環境,去希冀分數的提高而已。
之前,或是學校畢業之後的發展情況,一點都不會被人們在意。因為有兌換未來資產的部分(考上好學校),就只有這段時間。

為了避免這個問題,其實我老早就想到從人類思維的本質去探討,學習特定模式的過程和如何增進她。
有些人採取動機改變的增強研究,有些人研究學習歷程或學習風格,有些人專攻語音或語法等架構。

而我採取的是ontology (形上學架構) 和 synesthesia 的混合,並企圖以可以被準確量化的方式來測量效果。不是什麼學校分數,而是眼球移動的模式。
看到最早期的ˊ資料,會讓我發現其實我做了不少前導工作,在動機和環境上下努力,而後期卻變得要完全屏除這些努力和可以為結果加分的因素。

這是否表示我探討的問題,不能使用混合的方式來獲得答案? 
尤其在我的研究對象極度模糊和來源未知的情況下,即使我設計出了我要的app來測量獲得眼球移動的數據
也缺乏良好的研究對象範圍定義,就算他們都進步了,但這變得像是先射箭再畫準心。

我應該先處理這個問題,否則後面的再棒,都無法讓人信服我的研究對象有提供這樣珍貴的有價值證據。
這並不是無法解決,事實上,app的存在,某種程度就是會紓解這個問題。
我只是要想想看該怎麼讓他更有圈地的能力。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死刑 Death penalty

"如果我們不能知道人死後會去哪,又怎麼知道這就是處罰呢?"

我想討論的並不是死刑存廢與否的問題,或是如何防止殺人案件產生
而是一個終極問題,人的價值定位何在?


我們假設人的至高無上和良善,所以有靈魂。而如果活著的時候表現良好,會去天堂,或是更好的地方。
這其實是因為我們無法從思考中得到自己現在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是什麼,只能假想這生任務結束後,可以有所獎賞。
我們無法接受自己的存在或誕生沒有任何註定的使命或終極意義,單純只是隨機的巧合,不幸,或是幸運。
從無中生有,再回歸到空無之中,人類無法接受這樣的概念,所以需要宗教和天堂地獄輪迴的想像,去支持此生努力的目標。

這是一個終極問題,那有沒有終極答案呢?
有的。

對於沒有子嗣且沒有機會傳承任何東西給後代的人,老後的生命似乎是倒數的死刑,只是不知道何時行刑而已。這個世界對於生命的態度於是聚焦在年輕和希望之上,而不是佔據這個世界越來越多比例的富有老人或貧窮老人上。年輕的時候沒有機會去思考(以為有子嗣就安心了),年老的時候就會無所適從,因為不知道斷氣後的下一站是哪裡。
無論如何,人會死去其實只是在確立自己,還活著的時候,能怎麼善待自己和其他渾渾噩噩,受苦迷惘的個體。
死後的世界和是否回歸虛無,就變成一個不知道答案,但卻引出真正答案的好問題了。

他的終極答案就是,去體驗,去創造,去改善,去發現這個未知的世界。
因為生命本來就是從未知和虛無之中誕生,最後也會回到未知和虛無之中。
生前和死後的世界,對活著但還沒有長大經歷許多事情的個體來說,一樣是未知的。
喪失了好奇和體驗改善的慾望,就是趨向死亡和虛無。
而害怕虛無和死後的一無所有,包括沒留下痕跡子嗣,卻是造成貪婪自私的本質。
人類文明的生存擴張,個體的繁衍,不應該建立在自私和畏懼虛無上,而是建立在探索和傳承上。
只有接受這樣的不確定性,才能珍惜還能以自己的生命對其他個體做什麼貢獻。
而不是耗盡有限的精神把財產和利益鎖定在特定血脈上,即使改朝換代它們一樣會被重新分配。
我們才不會忘記其他生命個體的生存權利,或是這個環境的存續,或是過往犧牲的生命個體,以及逝去的體系和歷史脈絡。

從未知到已知,是人類的天性,也是任何生命的本質。
這也是為什麼,死後世界最好能維持不被知道,最好的理由。
一旦知道人死後會有哪裡可以去,死刑處罰或被意外殺死,就不再是處罰或悲劇了。
而是人類存在的悲劇,一個太過放心和自大的族群,將會停止探索,轉而繼續在新世界裡,斂財害命,和糟蹋其他更為弱勢的生命個體。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2016年5月4日 星期三

work log

今天發現ch 11.2 configuring neighbors的開頭就有嚴重錯誤。

這算是很明顯的初學者錯誤,把兩個主詞相同的語境不同的長句,硬要串起來然後砍掉第二個主詞。
原本是
Neighbors directly connect to the home network and are defined by AS number or ASN range.

看了老半天看不懂,問Wayne。
他說是這兩句的合體
Neighbors directly connect to the home network.
Neighbors are defined by AS number or ASN range.

我把它改成

Neighbors are those which directly connect to the home network. They are usually defined by AS numbers or ASN range.

好了,今天算是有所交代,畢竟我還在等Wayne的ch8 sample review。
目前還不能寫新的內容。
從ch1以來看了超級多內文以後被我發現到這個問題。算是好運吧。


我不敢隨便驚動上司或其他人。 他們正在部屬新的版本,感覺很緊繃。我其實比較擔心月底能否來得及寫完新版ch8。但人力似乎吃緊,所以他們沒時間指導我。
那個usually我本來要用also,但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的定義方式,那就算啦,就用usually,不會有錯。


剩下的時間來寫信...這可能是過去十天以來唯一的研究所實質進度...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Work log of the day

Today is the first work day after serial holidays (labor's day), so it's really tiring, spiritually. 


  • Fix at least 5 minor mistakes in ch7 and ch9 for clarity and missing of parenthesis
  • Send the sample to Wayne
  • Update and test the TiddlyWiki with its wiki format. Nice. (2 or 3 entries) Now the manual is v8.1
  • Making sure that I am going back to xubuntu 14.04 LTS, the 16.04 LTS is really buggy! I don't believe in 2 years these problems will be fixed. Just check how long it took the 14.04 to go really stable with other applications.
  • Write to a professor for some guidance help. I don't think I can get her help or response. But I still have to try.

Damn, I need to rest my eyes.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a documentary video of KKdog

when he was young (2008)
He was born in 2006





A precious video log that was found in a DV (tape genre)

2016年5月2日 星期一

29歲生日

這篇其實是我在2017年六月發的
但既然找到照片了
就來紀念一下吧。
凌波的人偶是我妹送我的。和其他人偶從我到職的時候陪我工作到現在也一年多了。
感謝它們,我覺得安心安定多了。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芒草心 協會

這一天剛好也是我的生日,下午去二行程的車聚,晚上就到芒草心協會聽以前是放映師的老先生講自己怎麼變成街友的故事,以及是怎麼做上電影放映師,是怎麼碰到產業蕭條而失業。又陸續做了哪些工作等等,以及碰上芒草心協會,可以賣大誌  的故事

我自己是很喜歡芒草心這樣的協會。當天也捐款入場
大概我心是一種流浪漢的精神吧,而且我門隨時都有可能落難,產業巨變,就成了街友。

在場很多用行動和金錢、時間去支持芒草心的真誠文青,絕非假惺惺用高級貨卻自憐自愛不關心他人的文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