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the steps between my pilot study to research proposal

Prof. Tsai:

這信有兩個重點:
我的pilot study和我最近的工作家庭狀況(它們影響我在pilot study分析的進度)
我想讓你們知道我其實設法解決了很多細小的阻礙和問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有達到預期的指標,但其實這些被解決的問題會報就是我對研究進度的證明
首先是pilot study,我知道我的結論做得有些草率,文獻回顧也沒時間放上去。所以我現在正在補救,希望不會影響您對我的評價。
我會把所有的過程結果一路很順暢過度到research proposal上去
目前的一些(已經解決的)小問題

現在正在處理的其實就是加速度資訊。雖然當天說到加速度沒什麼用,但我再分析下去,發現我可以分析鄰近ROI之間的切換時,加速度是否有增加?
這就回答了我一開始的問題。
我不需要做很精確或物理意義上的計算,我只要看著 V- fixation no. 圖,其實就是另類的 V - t 圖,我就能看到速度v的起伏,而斜率為正的時候,就是加速度a加快的時候。但我因為沒時間(其實是不需要麻煩別人---我的女朋友---再來寫程式),我只好用手動的方式去找斜率為正,而且剛好有出現在ROI區域內的fixation 線段。
(只要找速度斜率為正,這很簡單吧!但其實也是很繁瑣的過程)

目前都已經標出來了,但還要等待我做細部的計算(在所有有ROI標記區域內,有多少比例的線段,在相鄰的ROI區間,顯示了加速的情況)
其實就能證實我的假說,到底:讀者在通過main verb的時候,是否進入到predicate的時候速度會加快。
還是根本沒有這一回事。
然後我才能進一步把我的研究計畫塑造成兩種可能:
一、我的假說成立,但我上述的瑕疵在下一次試驗中都避免 解決後,再度進行更精密的測試,會否仍得到一樣的結果(搭拉,我可能發現一個科學事實)
二、實驗結果不支持我的假說,我的假說不成立。我要解釋有哪些可能的因素影響(我之前還沒列出來的,我猜可能是ROI有太多是= 0 了,導致觀察密度不夠,無法確認我的假設),再度進行更精密的測量

這方面,我會在下一篇報告的繳交時限內,密集回報給您我的狀況。
也不會需要再轉寄跟老師研究不相關的信給您了。


其實我在工作的地方,有另一個來自台師大的同事,他正巧也在做眼動實驗,不過是hot zone的
我完全能體會她的洩氣之處,因為無從分析起得到的量化資訊,只好勉強再轉做質化。問題是,她也無從轉起…因為她根本沒有預備和思考過要怎麼把量化的事情給質化。
其實所有的問題都是質化問題,只是我們都設法用量化的方式去研究它,再把數據轉為質化解答來回答。
電影Interstellar裡面,Cooper被困在五次元空間裡面時,突然領悟了,對TARS說「愛可以被量化」,其實就是透過摩司密碼傳給Murph一個至大至重要的訊息:"STAY'  才會有之後的機會,能夠把所有拯救地球的量子資訊用摩司密碼發回去。這不正是,因為相信父女之間有過愛的承諾,所以才能把資訊發回去救她。這樣的質化轉量化的典範?


另外,因為最近工作上被迫作一些有違法疑慮的非分內事情,我現在正準備詢問科技部(前國科會)和北醫的校長室對這個事件的立場表態 
很有可能是有人假傳聖旨,想要盜取個資或濫用學校的人力資源為己用。如果不是我即時喊卡,而且以下犯上,我不知道這個狀況會怎麼樣
這方面我需要分攤些心力,錄音和其他證據我已經蒐集備份好了。
昨天寄信是因為急切的需要即時備份,以求自清自保,抱歉打擾了。我其實某種程度也想知道,老師們對這樣的事件,知道有更好的處理辦法嗎?
我和上級達成共識,這個檔案不會做下去,直到有進一步的解釋。在24小時之內,我達成了這樣的結果,其實要透過很多自清、努力和向外求援。
至少我的處理方式圓滿,讓對方有台下,沒有到很難看或撕破臉,我也不用經手可能違法、不屬於我分內工作、和研究倫理有瑕疵的事情。

還有前一份工作(新北高工)有些勞資糾紛,其實就是對方一直都沒有幫我健保加保的問題,但他們有各種理由推諉,薪資遲發也是有各種原因。
我可以完、全、體、會、他們有他們的一切依法辦理,這我沒辦法催促。但我的房租油錢吃飯錢可是每天每個月都在用啊!
健保的這個事情也正在進行中,我想已經接近尾聲了,因為證據和文件也都出去了,
就等健保局下週最後的文件下來,讓他繳費。這個事情其實從九月就弄到現在,足見我們政府和學校的行政效率之差。

至於家庭的部份,我的媽媽因為有精神疾病(至少有嚴重的強迫症,其他不知道),但不願意就醫。
我的爸爸又長期縱容她,在六月的時候我帶著被毆打的妹妹去醫院申請家暴保護,又因為一些條件,來自新北市社會局的介入只能到一個程度。
所以我又開始擔心起妹妹的安危。實在是因為我不住在家,沒辦法保護她。而我媽媽發作打人的時候,我爸爸只會縱容她打人。
又經過一個暑假到現在又要寒假,我媽媽的狀況比較好了。但其實我們兄弟妹都知道,將來一定,一定要遠離這個家庭。
父母的孝養,是另一個問題,現階段我們只能先考慮自己的事情和計畫要強迫媽媽就醫。

很難想像,在各級學校裡面,還是充斥著各種違法和遊走違法邊緣的要求
身為勞工和學生,常常就是會吃虧。也只能指望我們的行政系統能介入處理,維護弱者的權益。
也請老師寬待,我的研究進度都是在日常瑣事中累積起來的。
真不是到了一個節骨眼,也不會發現自己越來越能幹。也是因為越來越能幹,才越來越會被剝削和賦予各種不合理的工作,也才需要自清自保。

其實,如果不是像我一開始就有作準備,很多事情就是默默背黑鍋或吃虧了。
最後的最後,我一樣要強調,這封信我一樣有備份到部落格上,為的就是自清自保。同時也會有其他人有一樣的困擾,需要找到這篇文章這盞明燈。
我已經不只一次被這樣的作法,能夠在當下就拯救了我還我清白。
但也不只一次,因為剛好備份的證據壞掉了,無法當下立刻證明自己的清白,就這樣被構陷入更長的糾紛中。
因為我沒有任何人可以靠,連家人和長官都不可靠,身邊都只有犬儒的弱者和愚癡的長者,
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溝通和證明方式。向世界證明,你是清白的,一切所作所為,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開心的,
浩民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圖書館的個資授權研究一事

我知道,因為回信的時候,如果有給部落格系統的信箱一份,他不會只出我寄信的這封
我寄信給我的部落格系統,是因為有時候我需要做備份證據,大多是我自己寫過的別人的公務信件,事先公開,需要在日後作為自保的證據。(藉由時間戳記來自清)
就跟這封信一樣,我也有一份給我的部落隔作備份,以策安全。
而從過去的實際經驗裡面,我確實有因為這個習慣,保護到我自己和相關人等。

我是因為還沒來得及移除您的回信內文,現在移掉了。
我查過一些著作法的資訊,看來信件內文並不屬於收件者的財產(?所以施明德前妻公開收到的,美麗島事件坐牢時期寫給她的藏于棉衣內襯的血跡情書,其實有犯法?)
所以能不能公開。這點還有待查詢。但我已經先刪除掉內文了。
至於個資,因為電子信箱位置是屬於公開資訊,在學校的網頁上就有了。所以應該還好。
但我還是把你的也整個刪除掉了。

其實那天我有受到羞辱的感覺。尤其是受到權勢壓迫,必須做不合理的事情那種感覺。
42萬筆資料,怎麼可能是交給毫無相關的單位的工讀生用人工去做?
要作到死,作到眼睛爛掉,手指手腕爛掉嗎?
為什麼 [不知道哪個單位的研究計畫],因為「沒有足夠經費支出給廠商」,就要「不相關的單位的工讀生」,用「人工去做連她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而做,而且可能犯法,有研究倫理瑕疵」的事情?
這很有借刀殺人的感覺,有刑責的事情別人背,但是獲利的成果卻是她們拿走。

所以我覺得整件事情相當可疑這也是為什麼,我今天仔細思索以後,認為應該向上呈報此事 ,請求科技部、教育部,和北醫校方,北醫圖書館方的立場和意見。其實這也是各個大學和圖書館面臨的問題。
動用不屬於任何研究者的個資來做研究,絕對會有學術研究倫理的問題。
我坐在櫃台,我當然有能力可以查任何人的借閱歷史資訊,做出這個表單。
但這不代表我有權利或權限可以利用這個資訊,做任何研究。資料的來源需要經過非常非常嚴謹的授權。
但今天如果這個坐在流通系統前面的,不是我,而是一個「不願表明身份」的研究者或單位,利用他人之手,
做的是我上述所說的事情:查任何人的借閱歷史資訊,做出這個表單。
這樣的行為,當然也不具有任何合法性。因為這個隱形人,沒有權利或權限使用未經授權的資料,做任何研究。
這是我特別要強調的,不只是這個研究計畫是否真的存在而已。

其實這是教育部和任何大學想用數據做研究的話,必須面對而且表態的事情之一。
我也相信,這些圖書館會員和讀者之中,一定會有人非常抗拒自己的資料被這樣使用,即使沒有直接辨識她們的名字,但她們就是不想讓「圖書館流通系統」以外的任何人事物,知道他的借閱紀錄。

所以,我才會特別問,到底是誰下令,是誰授權,是否真的有這個正式的研究計畫?
如果是正式的研究計畫,那就應該要有正式的授權和經費,以及使用經費的人等。
不可能是給我們來做。

我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希望你能正式收回這個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和命令,如果可以,還請您給我一個小小的道歉。

平靜的,
浩民


水溝蓋不平,行走危險,請儘快處置

里長好:

前陣子社區才重新鋪路,但有一個水溝蓋,其實就在活動中心前面,特別的突出

不管是晚上行走或白天走過,要來活動中心的老人家或倒垃圾的人,都有可能踢到絆倒,摔斷牙齒

因為不是很顯眼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處理一下呢?比如塗上水泥補滿突起?

謝謝!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科技部 對 政大英文系 陳長房教授 抄襲遭舉發後辭職 的態度

針對政大陳長房教授之抄襲案

國科會人文處向人文社會學界之說明

                                               朱敬一

一、            案件處理過程

  政治大學英語系教授陳長房,於八十六學年度獲得國科會人文處的傑出研究獎。本處在上一期的《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中,對陳教授獲傑出獎之緣由,以一段的篇幅做了介紹。然而陳教授在今年三月間被匿名者檢舉有論文抄襲之嫌,本處隨即展開調查。三月中旬經專案小組認定檢舉之內容屬實,下旬復由國科會駐外科學組取得各篇論文之原件,經比對後即判定該抄襲案成立。

  本處於三月下旬做出處分建議,經徵詢律師意見,並請當事人答辯後,於五月中行文陳長房先生,做出「追繳歷年所有獎勵費、終身停權」之最嚴厲處分。本處原本建議該處分決議應行文陳教授本人及其服務之機關,惟當時陳教授已辭教職,故行文政治大學一節即未能執行。

二、        本處的態度

  陳教授的抄襲著作從民國八十三年起獲獎延續迄今,期間長達六年以上。或許因為近年電腦科技發達,才被人搜尋發現。本人雖然甫於八十八年三月一日上任,然而基於行政之延續性,沒有任何推托責任的藉口。歷年來人文處未能查出其著作之抄襲,並給予獎勵,絕對表示我們的審查作業與流程仍有疏失。為此,本處在六、七月核定專題計畫忙碌尖峰過後,即於八月廿日召開學門召集人會議,對審查細節做全面性檢討,並將依檢討結論做改進建議。此外,本人也要對上一期人文社會科學簡訊中關於陳教授獲傑出獎之報導(諸如陳教授"所持嚴謹、不遺餘力之治學態度,足為年青學者研究的楷模"),向讀者及學界致歉。

三、            重建外文學門的信心

  自陳教授抄襲案發後,不但人文處之審查業務受人質疑,復由於陳教授曾任外文學門之召集人達兩年之久(八十三年十二月至八十五年十二月),整個外文學門更是因此案受到打擊。最近有些拿不到獎勵費或研究計畫的人會向承辦同仁說:「難道我比抄襲者差嗎?」這樣的質詞讓我們的承辦同仁非常難堪,我也覺得國科會難以面對外文學界。

  為了使外文學門重新站起來,我於八月四日南下嘉義,拜訪中正大學副校長周英雄教授,委屈他做外文學門的召集人。周副校長現任本處外文學門諮議委員,我們請他兼任繁重的召集人工作,是希望借重他在外文學門的聲譽、資歷與威望,能夠重新喚回學術界朋友對該學門的信心。我也衷心感謝周副校長願意答應所請,共同為台灣外文學門的規劃改善盡心盡力。周副校長也提到了一些他的構想,相信近期內會與外文學門的學者溝通,然後逐步推動實現。

四、            未來檢討方向

  如前所述,陳長房先生的抄襲案,本處業已於今年五月簽報處分在案,但是此案對人文社會學界的衝擊,卻將持續好一陣子。國科會近日成立「學術倫理專案小組」,針對各學術領域有關違反學術倫理之類型、認定、處分、簽辦流程等各個面向,做全面性的討論,希望由此而能彙整出爾後對違反學術倫理案件的處理準則,並對不法的抄襲舞弊者,收嚇阻之效,期能逐漸改善國內若干學者的投機風氣。當然,我們深信絕大多數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者都是誠實認真的,近日發生的幾件零星抄襲案也對他們造成不必要的困擾;而外界以有色眼光「泛觀」某些領域的研究者,其實是非常不公平。我們希望能由此案惕勵檢討,得到一些可貴的經驗與教訓,更希望能藉制度評審過程的改善,能使違反學術倫理的案件數能降到最低。

五、            一點感想

  本人借調至國科會任職即將滿半年,亟思在人文社會學界改進制度、積極建樹。雖然此職位非屬「大任」,但五個半月來為幾件零星檢舉抄襲案,已然體會到什麼是「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空乏其身」,再差一點就要「拂亂所為」了。就個人而言,我對於學術抄襲是深惡痛絕;而每一件抄襲案,不但對當事人形成羞辱,對其他誠實認真做研究的人造成間接的傷害,更使行政單位幾乎無暇規劃對人文社會學界真正有利的改革。我自己到人文處服務,當然是抱著犧牲研究,下火坑的心情而來,一般行政官署對於各種舞弊案大都是以「具名檢舉」為處理之前提。但是政大的抄襲案我們只收到匿名信,就主動調查懲處;而師大黃教授案人文處甚至連匿名或具名的檢舉函都沒有收到,只憑一些傳聞就主動展開調查。我對學術倫理案件,一向是以最迅速、最負責的態度去處理。希望新聞界、學術界的朋友在監督惕勵之餘,也能給我些信任與時間;一年半之後,我會以事實來證明人文處改善人文社會學術環境的決心與作為。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政大英文系教授 陳長房 抄襲辭職事件

http://in.ncu.edu.tw/wenchi/writing/chen.htm


林文淇(中央大學英文系):
因為今天討論的事件主要都是在外文學門,我想如果以陳姓教授的案子,剛剛也已經多有討論,不過我要補充的是有三個層面真的應該要分開來談。一個是他個人的層面,這層面剛才也談了,就是說我們的重點並不是針對他個人,例如因為以往審查等可能的過節來挾怨報復。重點是整個事件發展到現在,許多人與一樣是在事件發生了二個多月之後才聽到小道消息說有這等事情,更多人現在仍不知情。然後在他任理監事職的學會裡面,在政大要陳長房教授辭職二個月後我去列席開會時,似乎也沒有更正。然後在整個報章媒體上,好像整個事件發生之後,也只有一個小報刊登過,直到七月十二日台灣日報報導,朋友看到這個消息之後才跟我講。所以我覺得十分納悶,小道消息傳得到我這裡來,難道傳不到中國時報或是聯合報等大報?我覺得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我覺得在個人這個層次上這個事件對於台灣社會顯現出來最可怕的是有一種「刻意的沈默」。我知道陳長房教授也參與過很多時報或是聯合報文學營等等相關的活動,所以是否因為事件的暴露會傷害私己的形象或利益,因此選擇沈默?作為教師,我很難跟學生解釋台灣社會中為什麼一個僅是犯罪嫌疑犯的人,媒體就大喇喇地把當事人的姓名影像,甚至猜測整個相關的過程的報導完全呈現出來,但是一個已經被學校不管用什麼理由請他辭職,國科會要求退回獎金的學術抄襲事件,大眾連什麼消息都不知道。那我想這種差別待遇對於台灣社會來講到底是好或是不好,我實在不知道。作為一個既得利益者,我也希望以後我如果作奸犯科,大家也可以對我一樣仁慈!但是作為一個老師,怎麼去跟下一代交代老師就可以享受這樣的待遇?甚至他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變相的鼓勵,讓下一代認為我只要進入這個行業之後,就可以享受某種特權。所以就個人的部分,我想包括媒體、國科會、學校,或是整個外文界,這樣的一種沈默我覺得是非常可怕與可恥的。
當然我也必須要檢討為什麼整個事件我個人若覺得有問題為什麼不更主動為文揭發、討論。我不敢寫,我想是因為這裡頭牽涉到很多層面,若由個人來做是有諸多困難,而且容易遭人誤解是有個人恩怨。如果由個人來發動去討論的話,一方面需要很大的學術與道德勇氣(我還沒有!),另一方面是過程中可能會意外得罪圈內的朋友或師長,所以我想以個人名義來談這件事真的是有困難。
另外就制度的部分剛剛也講了很多,我在這裡要替國科會跟教育部稍微講一點話,這幾年真的是看到他們做了很多改進,像得獎的公佈,至少今年在高教簡訊上面都有寫,儘管寫的就像剛才唸的一樣,有些非常含混並且過於通論式地推崇一下而已,無法展現受獎者的傑出之處。我很同意有人提到資訊可以更加公開,我想公開對於國科會、受獎者以及台灣的學術界只有好沒有壞,至於要怎樣公開,就像剛才朱處長說的,台灣的學術界非常非常小,中間的拿捏可能要再謹慎一點。像陳長房教授的這個例子,跟一些朋友在討論的時候,大家都注意到在一些研討會上,他發言的表現與他的著作之間是有某種程度的差距。在學術會議上通常考量時間壓力等因素,不太會因而質疑提報論文者的實力,但是若是在傑出獎受獎者必須公開演講,我想應該可以減少抄襲情事。
我想講的第三點,就是台灣的學術圈真的是非常小,原來的整個事件在外文界大家不敢公開談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外文界很容易就因為沒有一個絕對的客觀標準來檢驗論文優劣(整個人文學界可能都有這樣的問題),發生抄襲事件會更加深外界認為外文學門不夠專業等負面印象。但是要強調抄襲是一個普遍的問題,存在於各領域中。抄襲跟造假的方式也許會因領域而不一樣,但是只要背後牽涉到的是獎金或其他利益,各個領域都一樣。這次整個外文界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外文界必須不避諱地來討論這個問題,一方面是提醒台灣學術界重視各領域中可能存在的問題(例如常見理工學門中指導教授與研究生之間關於研究成果歸屬的糾紛),另一方面則是趁此機會檢討整個外文學門的幾個問題。其中一個大問題即是台灣的外文學界過去十餘年來蓬勃發展,學門分支領域眾多,幾年間研究議題即可能有大幅轉變,學術圈子並不大,各領域都要有足夠專家很困難。例如陳長房教授他所挑選抄襲的的領域是一個比較新的領域,這是台灣外文學界過去做的比較少的,近來在做的也都是一些比較年輕的學者在做。所以整個學術圈的生態上已經有一種「代」的差異的問題,因而在同級的審查者中可能沒有足夠的專家,加上他所擔任過的職位與身份與聲望,也容易讓發現問題的審查者寧可自認在該領域所學不精,而不會沒有人敢去質疑,使得他比較有機會造假。所以如果要做一個比較具體的建議,我想也不大可能在目前的審查制度上再坐大幅度的修改,畢竟台灣的學術圈這麼小。有沒有可能有其它的管道,例如從國科會或是教育部開始,對一些比較具有爭議性的領域,可以有比較不一樣的審查方式或是給獎的方式。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Re:


其實一直到九月中,我都還在處理新北高工欠薪兩個月的事情,每天打電話或到校詢問,但每個人只能依據所知,告訴我「要等」。我整個人其實是處於無法找新工作,又無法繼續在新北高工工作的情況(班表遲遲出不來, 每個月的薪水又確定會延宕兩個月,跟當初招募的訊息明顯不符合,只好痛下決心另覓求生)
這是當初跟主任的通話錄音,而且主任也當面跟我說過會幫我把九月加保,因為不好意思讓我卡了很久,讓我九月無法在新單位報到。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這是我和姜主任您當時的通話錄音

希望新北高工和主任能厚待之後繼續巡迴任務的同仁。這個計畫既然要執行兩年,到現在可能已經走了1/4,後面的路,更是要小心翼翼。這是我離職的時候,寫的一些真心建議,希望新北高工能吸取經驗,越做越好。





60 <60@ntvs.ntpc.edu.tw> 於 2016年1月12日 下午4:13 寫道:

浩民好~

感謝來信說明。有關保費月數,您六月二日開始工作,到八月二十一後未再參與巡迴工作,所以9月份費用新北高工無依據及義務為您加保喔,請諒查。
所以屆時再麻煩您抽空帶帳單過來一趟,將依明細計算6~8月新北所應負擔之保費,現場繳清無誤。





From: 吳浩民 [mailto:karst10607@gmail.com]
Sent: Tuesday, January 12, 2016 11:52 AM
To: 60
Subject: Re:

又過了一週,我剛才通了電話。健保局那邊說資料已經出來了,但是上次寄送時我就是沒有收到。原本說要從北醫轉交給我,也沒有收到。不知道多久之前就應該要收到了,但她們就是沒有提供其他給予資料的方式。
所以他說明天會寄信出去,但我要等到下週二或三才會收到。
這實在很沒效率,加上她們只有電話可以通訊,唯一的意見信箱壞掉了。
常常我要上班的時候也不能聯絡。我下班她們也下班

一共是749*4 = 2996 (六~九月)要請新北高工補繳
總之這是最新的進度。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6年1月5 下午5:00 寫道:
I did not make phone call this morning. 
SO I wrote email to them but their system is broken.
I can only make call tomorrow.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6年1月4 下午3:40 寫道:
目前似乎沒有,健保局也沒有電子信箱可以寫信問。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明天早上再來打電話追蹤進度。

浩民

60 <60@ntvs.ntpc.edu.tw> 2016年1月4 下午3:16 寫道:
浩民好~~

新年愉快~
上回經由信件連繫你的健保自負額相關問題。請問目前除等待你所提供的摧繳帳單之外,新北高工還需要為你辦妥哪些手續嗎?
有任何問題,歡迎隨時來信洽詢。
因之前所用3dntvs@...係群組成員信箱,日後就麻煩以此信箱60@ntvs.ntpc.edu.tw為連絡信箱,以方便收、發信件。




3d巡迴北區 <3dntvs@gmail.com>

2015/12/16

寄給 吳浩民 stella
浩民你好~~

根據你所提醒的事項,目前我接手處理中,也等待你進一步提供健保局摧繳內容中僱主應負擔的金額。
保持連絡。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51216 上午11:19 寫道:
你好,今天早上向健保局確認過,只要一週超過12hr,或是每天有到班,就必須加保健保
當時我六~八月的月薪約為8000上下,以每小時120 ntd計算,每週勢必超過12hr
所以新北高工當時應該是要幫我加保健保的

但那段時間只有勞保,能否請新北高工檢查一下是否有漏掉什麼?
現在健保局是先算在我個人身上,要等待我現在的僱用單位會轉給我健保局的催繳資料。
至於詳細應該繳交的保費應該是多少,我拿到以後會再聯絡新北高工

謝謝!

浩民


吳浩民 <karst10607@gmail.com 20151215 上午10:13 寫道:
Got this, thank you!

出納組(薪資) <ge3@ntvs.ntpc.edu.tw 20151215 上午8:18 寫道:
您好:
加保如附件檔請查收
On Mon, 14 Dec 2015 16:00:43 +0800, 吳浩民 wrote
> thanks,
可是這份文件沒有加保的日期?只有退保的日期。
>
>
出納組(薪資) <ge3@ntvs.ntpc.edu.tw 20151214 下午2:04 寫道:
>

>
您好:
學校是加勞保未加健保
>
On Mon, 14 Dec 2015 03:20:30 +0000, 吳浩民 wrote
>
> 你們好,我收到健保局的催討通知,被告知我從六月開始就沒有被保。我前份工作是五月三十一日離職。
> >
新北高工的部分,我是從六月二日開始工作,到八月底離職,而且姜禮德主任多次口頭向我說明已經加保,甚至說過九月也已經替我加保。
> >
台北醫學大學圖書館則是十月初我開始工作的單位,但經查,到11/19我都還是未保狀態。
> >
能否請您們提供投保證明文件,謝謝!
> >
> >
浩民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