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本月家教收入 & Tutoring journal for Sam and Amy (Final)

本月家教收入如下:
(Fri): 1, 8, 15 = 2*3*700 = 4200
(Sat):2, 9, 16 = 3*2000 = 6000
Total = 4200 + 6000 = 10200 ntd

我和媽媽談論提價或減少上課時數的事情,她不同意,主動說要找之前的老師來接手了。
那麼我想這是最後一篇可以寫給她們之後所有關心他們的老師的參考了。
這是我預測她們會有的問題和必須要注意避免的狀況,因為她們的其他老師顯然沒有做我這樣的備註或紀錄,所以我希望這樣的紀錄能被好好使用。
首先是個性問題,應該是說她們的個性會導致的問題。
這兩兄妹的個性當然不同,但其中有一個在某些時候過度自信的問題。應該說,習慣以過度自信去隱藏對自己能力不足面對挑戰的擔憂。

我想這和他們長時間接觸的人有很大的關係,從他們的敘述聽來,我知道他們心中的份量如下:
某位家教老師、某些同學、輕小說動漫人物、家人
我不認為把某個人神話是一件好事,但他們似乎無法明白自己的盲點。

我常常被他們打斷,他們總是在說和崇拜該老師因為家教賺了多少錢,某個家長要買房給他、他家鬧鬼、他的父母煮菜的事情、他的動漫社團經驗和動漫人設偏好…
老天,我只是想好好做我的工作:把他們眼前的英文問題排除!把他們不會的字唸出來,教會他們這個講過很多次的音標和拼音方式,以及把這部份的英文文法教給他們!
因為這樣毫無自覺的樂天和過度自信,我覺得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艱困處境。一個好老師或睿智的長者會鼓勵他們去努力面對,而不是盲目的洗腦他們其實很棒很厲害,在某方面。
每個人當然都有很棒很厲害的地方,問題是:
他們崇拜的是一種「輕易賺很多錢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在某件事情上下功夫。
如果這個世界是以「辛苦的程度」來轉換為「收入的程度」,自然是比較公平的。
但很顯然的並不是這樣,他們心中的世界跟這個社會有部份相似,利用機巧來換取暴利。
也很顯然的他們的生活環境,一直有人鼓吹這樣的思維。
已經不只一次他們自己表明這樣的心態。哥哥尤其是如此。
而這樣的假象,讓他們從不認真檢視自己的生活目標和每個小小的里程碑。


再來是天然的障礙,也就是她們都有的閱讀障礙
哥哥早就確診有閱讀障礙,也享有特殊的考試福利和管道。他對於這樣的身份也是坦然接受。
而妹妹至今仍沒有被帶去診斷過,但其症狀相當明顯,而且因為這樣抗拒的態度,她過得比起哥哥還要辛苦太多。
我不確定是她的家長或是她自己的堅持,但這樣拖延下去,其實已經錯過接受特殊訓練的黃金時期。

學習技巧、方向。
妹妹在閱讀的份量遠遠不足。
從幾個角度上來說,他們以為漫畫書或輕小說可以訓練他們的閱讀速度和理解能力。
但我在之前的教學日誌中就已經提過,並不是這樣。
想要加強自己的弱點,就只有面對該弱點作直接的訓練和曝露接觸。
他們花了不少時間,每週都跟我報告看了什麼新的輕小說,情節如何,人設如何,但我從未耳聞他們針對自己「讀不完」的課內書的進度的討論。

最後是家庭。不管一個人最後去到哪裡,她唯一的堡壘,就是自己的家庭。
如果連自己的家人和自己都不瞭解自己的特性,都不支持自己,那這個人已經無處可去。

從跟哥哥相處的幾個月中我發現兩兄妹的一些問題,
比如說Sam,絕對有聽力受損的問題。最初我發現他會習慣提高音量講話或大笑,但後來我發現他是因為長期用耳機聽高分貝的音樂造成的。這跟我曾經在加油站工作過一樣,因為高音量所以聽力受損,會不自覺提高講話音量,因為我自己聽到的比較小聲。Sam因為喜歡聽音樂讀書,所以在吵雜的環境如麥當勞裡面,他用更大的聲音來隔絕外界。Amy每次要跟他說話,他完全聽不到。

Amy則是有未經檢測的閱讀障礙問題。
我認為父母的態度,尤其是母親,影響很大。妹妹心中佔有很大的份量是她的姊姊和媽媽。尤其是她的姊姊。
她時常提到姊姊是多麼完美厲害的存在,卻沒有思考自己該做什麼,能做什麼,因為她連每晚的作業都難以完成…遑論去思考自己還能做什麼。

你知道為什麼要有義務教育嗎?因為下一代的眼界不能只侷限于上一代的思想和眼界。
這樣社會和個體是不會進步的。
但某種程度上,我卻覺得他們是一種反智的態度…父母用一種剛愎自用的態度,認為自己覺得最好的一定適合孩子。而且完全不給他們選擇的機會,以及武裝自己能力,隨時能改換軌道的機會。
事實上,我的爺爺那輩,他們覺得最好的是當西裝師父或修鞋匠,那是他覺得最好的安排。
但我爸爸因為有上學,知道偏遠漁村之外,還有其他的工作生活方式。所以他才能靠讀書,考上臺北工專來到台北。
但,當時因為十大建設而火紅的土木建築行業,在他畢業後整個沒落了。他的個性也不適合跑工地,因此他跑去考當時沒人要考的公務員,就這樣一直作到現在。大家似乎很羨慕他的穩定。
他一樣從父親的角度,希望我考公務員。但我跟當時的他一樣,因為有讀書讀得更多,所以我知道有另一個更適合我的選擇。

我第一次上課時,Sam的媽媽告訴我,她的兒子將來要讀機械系。過後我問Sam,他說那只是他媽媽幫他決定的。他根本不知道要選什麼,也只想選很輕鬆就能賺大錢的工作。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工作,如果有,一定是非法之徒在做的。

我因為一些選擇,走了不同的道路。其中很明顯有一些是我父母不可能明白的領域和感知,比如我的聯覺和閱讀效率研究。他們以為我得了幻想症。

我在北醫圖書館櫃台工作,每個期中考後,都會碰到大批來休學或退學的學生,其中還有被人認為是人中龍鳳的醫學系大學部學生。醫學系在台灣已經是大學聯考分數的頂點了,但他們仍然在掙扎幾年以後退學,為什麼?這麼嚴重的人才智能浪費,台灣的教育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我在板橋高中的時候,學校其實也有特殊生。我接觸到的是盲生和自閉症的。因為教育部的政策,他們是被打散放到一般的班級裡面。但會有額外的補救課程,用午休時間和下課後的時間來作。說來好笑,這麼辛苦而重要困難的工作,所有的資深老師都推掉,是落在我這個兼課教師身上。也是因為這樣我才知道這些孩子的處境之慘。
因為學校其實沒有能力照顧他們的特殊需求,每一個都是不同的案例。照顧需要非常多的心力。而他們的父母之所以選擇讓他們不去特殊學校,也是因為知道特殊學校的另一種欠缺和貪求名校的名聲。但這之中難道沒有更好的平衡嗎?
以其中一個盲生為例,我因為教的是主科英文,每週有五小時會到他的班上。差不多是每天都會去了,而每次我去,第一件事情就是主動跟他說,「走走走,我們一起去尿尿!」他會很高興的跟我去,因為他每天都是呆坐在位置上忍尿,只有我會主動帶他去廁所。

因為他總是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發呆,沒有人關心他的生理需求。即使是同學,頂多也是只能幫他買午飯。
不論是哪個老師或男女同學,都沒人會帶他走去廁所。這是不是讓你想到官僚體制的學校,需要另一種願意從學生的角度出發的師長?

回到兄妹身上,我其實很擔心他們的發展,他們就像是被困在這個體制裡面,無人知曉他們的困難。他們需要醫療和教育專業人士的援手和優惠體制的協助。我希望他們最後的堡壘,不要因為舊世代的觀念,成為阻礙他們的第一個監牢。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一些文教基金會列表

我還有幾個企業想聯絡,但可能得透過公司的管道。
才能獲得研究的資金挹注。





廣達文教基金會



東元科技文教基金會

2015 第二十二屆東元獎–設獎緣起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