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三峽熊空上山去

上山的路線非常好玩,但也非常深山,有一段甚至是越野的。
因為去年颱風把路都沖掉了。

我還會再去。我們也意外救了一隻腿受傷見骨的黑狗。許多人帶著自己的名犬來遊客中心,卻對這隻躺在門口,腳已經缺了一大塊肉和少了腳趾的狗視而不見。真是噁心做作的人!
有一位仁兄,因為看到雯發的那張求救照片,就在傍晚時間上山去,那可是非常危險和難駕駛的地方。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近況報導 0217

過年的最後一天,我燙傷了自己的嘴和舌頭。
現在其實很痛苦。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但還好我沒把整杯滾水吞下去,不然我現在應該是在急診室出不來。
預計還要一星期才會好吧。

至於之前提到的菲律賓人,聽到要匯款就裝聾作啞了。果然只是要你做白工,東問西問而已。
雖然說網路上的買賣大多如此,但朋友勸我不用在意。生意會一直來。
所以現在我要做的就是把打工找到,然後把學校的論文進度和指導老師多聯絡逼出自己一些進度。
這比想像中還要困難,尤其你生活的重心是「賺錢撐過一天又一天」的情況下,很難做出什麼真正的進度和研究。
這也是為什麼我花了很多精神去找國內外的企業家贊助我研究,除了他們本身的興趣和商業利益以外,沒有金錢帶來的體力餘裕,我就無法真正做出什麼名堂來。

所以這其實都算是研究的一部分,找到金主,
建立健康良好的生態循環和技術合作。
一般學校的老師或其他人很難體會之中甘苦,只能看到最後的結果來論英雄,其實這是不對的。
看似沒有進度,其實是一直做了很多嘗試讓這個研究計畫能活下去,而且是靠他的本質潛力活下去,這比起國家花錢養你還要實在多了!

我的右手還是沒有好,
扭傷其實也很痛苦。
我得騎車四處去找工作和送貨(一些慈善捐書),其實,我還是相信存好心做好事,看似困難的處境自然會有貴人相助。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