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fixing the practicality (1)

余老師好:

首先真的很感謝您願意花時間和我談話,這真的很難得,我非常感激您,和欽佩您延伸的求知心,尤其是您聽到最新的研究發現(關於數學障礙和numerosities/categories的分類能力關聯被證實,我也會在週一的研討會上進一步提問),這確實是有可能間接支持我的假說。

我解釋一下我和您談話結束後的進展
首先是題目限縮,請您忘記轉盤和聯覺的事情(當作我有陰陽眼或超能力可以從結果反推,但您現在完全可以不用去相信),我就從一般人或目前主流學術界能認同的法子開始推演我的實驗設計和方法給您看看:
"Do Mnemonic devices placed on main verb enhanced reading efficiency? "
那天講了太多關於裝置設計原理,我卻忘記提為什麼我的題目當初是這樣訂定的,以及在pilot study裡面我測量得到的意義有多重要。
註記符的訓練是人人可以做的,而且不需要額外的成本和教具,但是可以達到我想要的訓練效果。

從我蒐集的文獻看來,這個實驗確實有其嘗試的意義。
首先沒有人做過以這類標題的實驗,再來是透過基礎模式的訓練,是否能增加斷句和parsing的能力?
Butterworth博士對於數學障礙可以這樣做(但是在電腦螢幕上,用很昂貴的軟體做訓練),閱讀障礙或對句法比較弱的一般學習者可以嗎?

而實驗數據清楚簡單,能推測的效力高。
會得到的結果如下:
眼球視線在區塊(ROI: region of interest)之間的移動速度和移動加速度
如果我能證實經過訓練,受測者在每個句子中特定區塊的視線移動速度變得比較快且有效率(regression減少)。

當然在我的pilot study裡面沒那麼順利,我得到一些矛盾的結果。
我思考後認為是控制變因還不夠嚴密的緣故。有個受測者告訴我她只是移動視線而已,沒有真的細看。
也就是我必須告訴受測者,之後會有個測試確保他們有認真看,而且是以最快速度去把文章內資訊組合起來,他們得自己權衡視線怎麼移動,才能在時間內獲得最大量的有效資訊。而我提供的文章,也必須具有適合這個實驗的特性(描述提供一個空間內的方位景色和物體訊息)
這樣才能保證我的實驗不受到污染或每個人背景知識的干擾

一般做這類眼動測試的文章素材都是強調「隨機從生物科學類課本中擷取出來的敘述片段」
但如果我們想想,就會發現對受測者而言,青蛙的變態,人類呼吸系統的構造等敘述其實是有背景知識或專有名詞的東西。
這會大幅影響受測者閱讀的速度和視線移動的模式。
所以我提供的文章,內容是全新虛構的,敘述一個房間內物品的擺設和樣子。
而閱讀完畢後,我會請受測者做一份題目,目的是能夠量化他們對文章的理解和記得程度,文章是盡量以比較複雜的子句結構來描述景象。
這樣我才能比較在同一個理解程度上的受測者,他們的閱讀速度和正確度如何。
(有些人用速度交換訊息理解的正確率,也有人可以兩者兼具,或是兩者都不兼具)

所以我的實驗至少會是這樣的一個棋盤式矩陣
(實驗組; 對照組)x (理解度; 訓練時間)x(視線加速度; 視線移動速度; regression和fixation的比例)
這樣就有比較的空間了,而且也消除掉其他因素的影響
詳細的設計我會再來解釋一下,並帶入眼動實驗的一些關鍵參數給您看看。

註:fixation (凝視)通常代表的是困難字或罕見字要被辨識的時間會更久,而regression(回視)代表的是沒有讀懂意思,或者正常的情況下,人類眼球本來就有一定比例的運動錯誤。


(已解決的)意外官司纏身 part 1

這件事情其實已經有幾年了
起因是我在ptt上發文詢問買到有問題的中古車,應該怎麼辦?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在版上搜我的id找找看原文。

而當時我很天真的把店家名稱和地址全部寫出來,我說天真是因為,我認為有理走遍天下,只要是事實的陳述,不會遭到非難或迫害。
但我錯了,大約四年後的今天,我和家人被該老闆控告「妨害名譽」。
上網一查才發現原來當時紅遍網路的八萬一陳平偉也是用這條控告受害的學生,類似的情況很多。
各位要記得,雖然你講的都是實話,但不代表別人沒有隨便控告你的權利。
告人不是威脅,是他的公民權,所以你會被這樣的人追著鬧,生活根本被打亂,而官司結束後你也不想再看到這個人或跟他求償了。
因為有些人他就是這樣,從一開始就是來亂的。

大約半年多過去了,法院傳來好消息,告訴不成立。我們沒事了。跑了至少有三次法院,對方其實每次都推說我不記得了加上胡扯瞎扯。
提告其實只是胡搞瞎搞,看能否騙到一些金錢。在被告之前我們也一直受到斷斷續續莫名其妙的騷擾等等。
但當時我的家人非常緊張,壓力很大,又怪我多嘴…也請了律師等等…
只是一個決定如果不是自己做的,就要顧慮到其他人不想被拉下水。
幫人提問獲救時不會稱讚你的努力,但一有問題時就是會怪你,這壓力很大,也因此很多人寧可自認倒楣和不願幫忙。
其實老實客氣陳述,一切都能在法庭上自然而然還給我清白。
而我相信有不少人卻會因為類似的情況而屈服,於是我們的社會就像是馬路被挖得坑坑巴巴,充滿破爛隨時會摔車的景象。

我給各位biker在網路上求救討論的建議有三點:
1. 提供店家名稱時,不要打出全名。碼一下可以避免很多未來的麻煩。
2. 要隨時保留收據和錄音證據,這能讓你在法院初審的時候就直接結束整場鬧劇。
3. 繼續當好人,隨手清理垃圾。繼續公開這些訊息,不要讓劣幣驅逐良幣。你會發現你的奉獻,會改善很多素未謀面的人的生活。

也因為這樣,我之後又遭遇了幾次類似的事情… 後續發展到現在,正義也都還站在我這裡。
我也把類似的過程紀錄下來,讓人們可以上網用關鍵字查到這些店家、雇主、以及我打贏官司的關鍵何在。
許多過去打贏官司的人並沒有寫部落格或想要流芳萬世的願望,只是想隱藏起來。而我比較特別,我喜歡解釋和更新這個世界的系統。
也因此我確實收到不少感謝和回饋,這是我當初沒有預想到的。就像病友會或某些組織的成立剛開始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現實世界中,充滿打擊我們信心的人,律師對著受害人說世界上本沒公平正義,老師說教育根本沒用,醫師說健康生活是個屁,基因決定會早死就是會死…
我們的世界之中的好是先人努力的痕跡,雖然你可能不記得他們的傻勁。我們生活中的壞事是自私投機者的成績,但我們歸咎於他人的錯。
但你可以選擇做个好的唐吉柯德,慢慢的,你會發現社會改變了。
當初的傻子,原來是先知。

I am a priest, I am a teacher, I am a machinist who repair the broken world, and I am fighter for people got hurt in the system. 
Will you join me?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運氣

我現在用inbox在寫blog,比起Google預設的gmail好一些
我得到這份tech writer工作,有很大部份是因為運氣好
這不是說我完全沒準備或是之前幾年都沒累積一些看得到的工作成果

而是說,如果不是剛好碰上這個機會,而對方願意用我
我也無法就這樣轉換到新的工作環境。
可能還是在做一些低階的超長工時打工勉強糊口,而沒什麼體力完成研究或深思學習一些比較難的數學統計或程式設計。

回到研究上來說,我一直碰釘子,但我從沒放棄繼續找適合的指導教授和研究資源來讓我完成論文。
很多時候你會驚訝于,掌握最多資源的老師卻極力不讓任何人運用。
或是站在跟自己職業完全相反的立場上:身為教育權威人員,實際上卻大力鼓吹教育的無用,特教的無用,種種悲觀的無用論,身為把持最多學術界資源的人,卻是阻礙新人去使用和學習他們的守門員。
所以台灣的學校教育和社會職場有這樣的殘破落後又自求多福的情形,也不用意外了

從我的經驗來說,1/10的相談甚歡機率是很高的了,正常的情況是1/100。也就是說每聯絡一百個人,才有一個可能有用有意義的合作機會。求職如此,研究如此,甚至生活也是如此。如此的艱辛,我們不需要悲觀。但必須要讓別人和自己知道,這個系統和世界是可以變得更好的,只要你願意繼續找下去,即使只有1/1000的機會,嘗試夠多次,總有成功的那一天!


firefox on android

不少人問目前在手機上最順最好用的瀏覽器是什麼?
我的答案是firefox。

原因是可以安裝套件adblock plus,而且可以選擇阻擋所有廣告。(因為預設是留條活口)
不管你在Google Play搜尋到的是beta還是正式版本的firefox都沒有差別,我自己用的是beta的火狐狸,因為速度稍微快一些。

工具- >附加元件-> 瀏覽所有附加元件-> 搜adp或adblock->安裝->再去看一次附加元件頁面->把「允許部份非侵入式廣告」取消掉

這樣就可以了,接下來行動瀏覽絕大部分的廣告都被殺掉了。
狂勝過其他瀏覽器一開網頁就被一堆浮動的廣告視窗擋住的情況。手機版本火狐幾乎沒有這種情況。
而且會變得很順。

「惡法亦法」的盲點

這篇是來回應鄉民的普遍觀點
「惡法亦是法,故吾人必須遵守且無得異議」

我來解釋一下,看來先等一個下午測風向是有意義的。
我想知道大眾普遍對國家和法律的概念是什麼?才可能知道一般人有沒有可能理解這個惡法問題的關鍵。我不是法律人,但我不會舉相差太多的例子。這樣的平移類比可以讓各位看出問題何在。首先是法律的制定,正常的情況下必定是為了維護社會安全,朝公眾最大利益去做的。(當然那種獨裁者的戒嚴令之類的就不提了,美其名是公眾利益,事實上是自己政權的利益)。
假設我們現在制定了一個「在公開場合挖耳朵是犯法的」的法律,卻沒人去嚴格定義這個法律的行為是怎麼樣?這時候問題就出現了,法律的執行是由執法者自由心證,哪怕是執法者的意圖惡劣或刻意扭曲當下現實,被開罰了也無語問蒼天。也許這條法律的立意良善,怕你走路挖耳朵會流血,或是影響國家形象等等…但是從此跟白色恐怖一樣,只要有其容疑之處,就能把你判定犯法。有一天你走在路上,小蟲飛進耳朵,你覺得又痛又癢非得把他趕快弄出來,結果警察先生看到你在路上挖耳朵,馬上把你抓起來。原因無他,就是法律訂定的是「不得在公開場合挖耳朵」。但本意應該是怕你會受傷,把你抓起來並阻撓你把小蟲弄出來,反而延誤了你真正的健康安全。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嘲笑或畏懼拜訪政教合一的國家是一樣的道理,當具體執行的法律,是以詮釋權利無限制擴大的宗教詮釋為背景,而不是基於現實社會的真理,任何人隨時都有犯法的可能,也隨時都有「被榮譽處死」或是「褻瀆神明」的可能。這種情況,我稱為意識形態的牢籠。這讓真實的世界,陷入了人為無意義的分界。這也是為什麼共產主義世界崩塌的主因,在隨時可被詮釋的意識形態面前,人人可危。2014年烏克蘭爆發的冬日革命(參看紀錄片"winter on fire"),烏克蘭總統因為要真正的竊國,拒絕簽署當初承諾加入歐盟的約定,直接要把國家賣給俄羅斯和他成為邦交國。人民和平抗爭未果,於是被動戴上護具盾牌和安全帽當保護,避免衝突時被打傷。而國家議會隨即頒布法律,禁止全國人民配戴任何安全帽和頭盔。這條可笑的法律後來被人民以行動抗爭,許多人戴上鍋碗瓢盆或泳帽,因為他們不是這條惡意的法律禁止的。但其概念卻相同,只是要保護自己不被警察的警棍和橡皮子彈打得頭破血流。許多人用這樣平和的方式表示,讓自己犯這條法進入監獄,讓監獄爆滿,總比讓警察上街拿警棍打人要好。但控制法律和國會,軍隊和警察的總統,卻能實質以法律之名去做傷害大眾和國家的事情。當時的烏克蘭國會議員還全體舉手通過這條惡法(變相禁止人民用安全平和的方式表達意見的權利),而可笑的行徑也讓他們不久之後倉促放棄這些不可能執行且背後代表著惡意的法律。但革新國家和拯救烏克蘭自己的,還是透過喪失上千市民的人命,丟失大塊領土,失去超過1/3的軍隊,一堆叛變和老早就通敵的將領馬上宣佈成為俄羅斯領土和軍民…這樣的慘烈才達成。活在民主自由國家,豈能忘記自己有革新和監督法律的責任?而不是當作無權聞問的專制國家人民。直到惡法傷害了自己和所愛之人,才猛然醒悟自己沒有盡到責任。

有看過超時空戰景的人必定不會忘記史特龍扮演的,不合情理的Judge Dredd那句經典台詞:I am the law!  身為執法者的警察,即使再怎麼代表國家法律和公權力的化身,也無法避免這些法律在制定時的瑕疵和愚蠢不可行之處。人民有權利去表達和更改這些惡法,而不是支持惡法的執行和存在。沒想到我們的民眾還不夠開明到了解這個道理。看看香港的言論出版政府法律和中共的伸手,想想台灣和自己的生活,有沒有覺得政府正在一步一腳印侵犯控制你該有的權益?但有些人卻是不名事理的贊成政府和有問題的惡法。

我在這裡,不只一次看見了思維尚未開明的台灣人和蠻橫的警察大叫著 " I am the law!  I never broke the law!"  我還看見了我們國家前進改良體質的契機,就從讓這篇文章在網路上能被其他惡法侵犯的人搜尋到開始。

熄火,靠紅線,靠在路邊查地圖這些都是小事,「法律的制定,執行,判定有瑕疵」才是大事。上法院不是為了這張一千元的罰單這樣的考量而已。每天有多少被無辜開單的人和罰金流入國庫,又有多少真正該被處罰的人卻被無視和縱放,危害用路人的安全。這條法律該處罰的人沒有被抓到,抓到的反而是該被保護的人,執法者和人民,不得不正視法律被自由解釋所帶來的危害。順手之勞革新法制系統上的缺陷,讓更多人受到保護,才是我上法院和在此請益各位biker的主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