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目前的方向

我看了碩一到現在寫過的報告, 發現以前確實做了不少努力,都是當時可以提供
的最好的資料了。
現在余老師給我指點我一條生路:

"要盡速完成論文的話 就循多數人作法單純一點 證明成效的作法以語言測驗來論
斷(experimental study)或是以態度和動機來論斷(ethnographic study) 你可以
再複習一下碩一教科書第二和三章 或許可以溫故知新"

總之就像是做菜一樣,要確定菜色或已經有的材料工具,才能下手。
我正在看有沒有辦法,把過去的報告合併一起。從一個可以被接受的研究框架中來
撰寫。
當然,要讓人知道我是從什麼脈絡去發現這個研究的價值,否則不會被接受。

這不是單純被分類量化,質化或是narrative study
而是一個可以被驗證且合格的研究。

目前的方向

我看了碩一到現在寫過的報告, 發現以前確實做了不少努力,都是當時可以提供
的最好的資料了。
現在余老師給我指點我一條生路:

"要盡速完成論文的話 就循多數人作法單純一點 證明成效的作法以語言測驗來論
斷(experimental study)或是以態度和動機來論斷(ethnographic study) 你可以
再複習一下碩一教科書第二和三章 或許可以溫故知新"

總之就像是做菜一樣,要確定菜色或已經有的材料工具,才能下手。
我正在看有沒有辦法,把過去的報告合併一起。從一個可以被接受的研究框架中來
撰寫。
當然,要讓人知道我是從什麼脈絡去發現這個研究的價值,否則不會被接受。

這不是單純被分類量化,質化或是narrative study
而是一個可以被驗證且合格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