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死刑 Death penalty

"如果我們不能知道人死後會去哪,又怎麼知道這就是處罰呢?"

我想討論的並不是死刑存廢與否的問題,或是如何防止殺人案件產生
而是一個終極問題,人的價值定位何在?


我們假設人的至高無上和良善,所以有靈魂。而如果活著的時候表現良好,會去天堂,或是更好的地方。
這其實是因為我們無法從思考中得到自己現在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是什麼,只能假想這生任務結束後,可以有所獎賞。
我們無法接受自己的存在或誕生沒有任何註定的使命或終極意義,單純只是隨機的巧合,不幸,或是幸運。
從無中生有,再回歸到空無之中,人類無法接受這樣的概念,所以需要宗教和天堂地獄輪迴的想像,去支持此生努力的目標。

這是一個終極問題,那有沒有終極答案呢?
有的。

對於沒有子嗣且沒有機會傳承任何東西給後代的人,老後的生命似乎是倒數的死刑,只是不知道何時行刑而已。這個世界對於生命的態度於是聚焦在年輕和希望之上,而不是佔據這個世界越來越多比例的富有老人或貧窮老人上。年輕的時候沒有機會去思考(以為有子嗣就安心了),年老的時候就會無所適從,因為不知道斷氣後的下一站是哪裡。
無論如何,人會死去其實只是在確立自己,還活著的時候,能怎麼善待自己和其他渾渾噩噩,受苦迷惘的個體。
死後的世界和是否回歸虛無,就變成一個不知道答案,但卻引出真正答案的好問題了。

他的終極答案就是,去體驗,去創造,去改善,去發現這個未知的世界。
因為生命本來就是從未知和虛無之中誕生,最後也會回到未知和虛無之中。
生前和死後的世界,對活著但還沒有長大經歷許多事情的個體來說,一樣是未知的。
喪失了好奇和體驗改善的慾望,就是趨向死亡和虛無。
而害怕虛無和死後的一無所有,包括沒留下痕跡子嗣,卻是造成貪婪自私的本質。
人類文明的生存擴張,個體的繁衍,不應該建立在自私和畏懼虛無上,而是建立在探索和傳承上。
只有接受這樣的不確定性,才能珍惜還能以自己的生命對其他個體做什麼貢獻。
而不是耗盡有限的精神把財產和利益鎖定在特定血脈上,即使改朝換代它們一樣會被重新分配。
我們才不會忘記其他生命個體的生存權利,或是這個環境的存續,或是過往犧牲的生命個體,以及逝去的體系和歷史脈絡。

從未知到已知,是人類的天性,也是任何生命的本質。
這也是為什麼,死後世界最好能維持不被知道,最好的理由。
一旦知道人死後會有哪裡可以去,死刑處罰或被意外殺死,就不再是處罰或悲劇了。
而是人類存在的悲劇,一個太過放心和自大的族群,將會停止探索,轉而繼續在新世界裡,斂財害命,和糟蹋其他更為弱勢的生命個體。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