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來打賭?

這周雯通過了她新工作的考核,我打賭她在一年以內就會對這份工作生厭,然後很想離職。

然後我當初給自己設定的認真做兩年,沒想到不到一年半我就完成了。...已經碰到天花板,想走了。

並不是我成長了很多,而是這間公司的格局就只有這樣了。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很失望

我對一些人和公司很失望

我寫在這裡就是要抱怨,但我不管它們會不會看到

像是養狗的雯,為什麼把自己的事情都丟給別人做?
狗弄髒的衣服、沾到大便的護墊,為什麼拖了兩星期都沒拿去洗,而是我自己花假日時間主動拿去洗。她卻一有時間就做下來打線上遊戲到半夜?

公司最近要裝潢做新的隔間,但大家期待了這麼久,居然只有增加倉庫隔間,而不是增加RD等人的工作空間或重新分隔,讓互相干擾和噪音降低。


我就舉例最大的干擾來源,就是走路的聲音和經過時晃動的人影。
我可不想整天戴著耳機只是為了專心,整天聽星際大戰主題曲只是為了隔絕別人講電話的聲音是很痛苦的。
小小的工作隔間裡面塞了四個人,卻只有一個出口(就算是兩個也不怎麼樣),無論做什麼動作或起身去裝水上廁所,都會影響到身邊的人。

這種感覺讓我體認到公司其實並不在意員工的工作效率(對,我只是再度證實一次),統治階層只要自己有門可以關上就好。它們希望你來辦公室,只是因為可以隨時開門就能把你叫過來。更可笑的是,他們以為這樣縮短面對面詢問的時間,增加曝露機會,可以讓效率提升。但事實上是,因為一開始的分工和管理就有大問題,所以根據單號上的負責人名字去詢問,往往無法獲得任何滿意的討論和解答....這樣開單分工的意義何在?

我為什麼要花上兩小時通勤只是為了前往一個充滿干擾的空間工作?
別忘了我可是在各種天候下騎車就為了在這樣爛的環境中工作耶!

統治階層似乎還沒意識到這點,確實,要它們改變比起員工改變自己還要容易。
所以我已經開始寫履歷,現在的工作盈餘精神都通通拿來找新工作。
也有些人是放棄找工作,上班能混就混,反正都是自己的時間。但我可不是這樣,我希望這對我來說不是重新開始,而是一個更好的累積經驗和專業實力。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Work-life Balance?

沒想到這麼快,就有資格可以談工作生活平衡了。

這表示我目前的生活並不是很平衡,但至少還讓我有空間可以去反思怎麼改進,或是乾脆逃離現在的工作。畢竟花費在無謂的事情上的精神時間實在太多,超過這個工作給予的優點了。

目前最新加入的生活需求,還包括了
  • 回家和父母吃飯 --- 帶著雯搭建可能的親人橋梁
  • 衣服換季收納的需求
  • Furbo需要換貨
  • 周末可以定期發動小紅

就這周末來說,我就已經試著去處理掉這些事情。有一些被阻礙了。

  • 試著發動小紅,預估還要兩小時左右
  • 衍伸讓我的腳痛得要死,非得換車靴回來發車才行
  • 把狗狗的床和衣服拿去洗 
  • 家裡的衣服要洗 (果然只有我會做這件事情)
  • 去電影院看完星際大戰8
  • 睡覺
  • 把堆在碗槽裡面的鍋碗都洗掉
  • 確認Furbo真的不能用
  • 重灌客廳電腦為Mint (雯不動作備份檔案,看來只能我自己來)
  • 完成Udemy上關於SQL的課程 (快弄完了)
  • 確認姑丈的靈位,前去祭拜 (本來這周還是要去醫院看他的,不過他已經先走一步了。過去一個月的周末我去了三次,每次他的狀況都越來越不好。)
  • 沾到狗屎的車子護墊要催雯拿去洗(已經拖了一周以上了)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小紅又發不動

今天是周日,早上洗狗衣服,趁著中午比較溫暖的時候
拼命去發車,但還是無法成功
而且穿著廚師鞋的右腳因為不斷去踩踩發桿,痛得不得了
廚師鞋的底不夠硬,沒辦法減緩那種衝擊。
從11點45試到12點45,足足用了一小時。
最後決定把握時間,騎大紅去大遠百把星際大戰8看完了

打算穿車靴回來,當作運動去踩。應該再多幾個小時就能發動了。
最近天氣很冷,中午還是寒風直吹,只穿著一件短袖還是可以踩到快要滿身大汗了,就站著吹一下風。開始要變冷的時候就繼續踩。

之後如果成功發動了,就維持每周至少騎個兩天。
反正現在上班也比較RV了,雖然小紅不是說很適合騎這麼遠,面臨風大或超車、下雨積水衝過去什麼的都沒有大紅適合。

但如果不趕時間,也許這會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反正我現在也要開始把重心放到自己生活上來了,自己的計畫和健康比工作還要重要。
也已經有決心開始準備下一份工作需要的能力和履歷內容了。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這兩天要做的家務

天氣變冷,很多事情在等著我們去做

  • 把床上的貓毛黏一黏,眼睛很不舒服
  • 買眼藥水
  • 長袖衣服拿出來,換季了
  • 注意什麼時候要去台大
  • 狗狗衣服拿去洗

 做不完就預計周末處理掉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A smooth transition for 外勞與阿嬤

雯的阿嬤今年三月底突然中風,倒下以後一群人手忙腳亂輪班了一陣子,順利請到了外勞。

而每隔不到三十天,因為健保的規定,就必須換醫院住,基隆、桃園、林口長庚輪替,就這樣到一直到現在已經超過了半年了。

他們決定要在今年的農曆過年之前讓阿嬤回去貢寮的深山,就此安養。



站在還沒跟雯結婚的人,我沒有立場說什麼。那不是我家的事情,即使結婚了以後也不是。

它們的家族大多是粗工,而大兒子精神狀態很幼稚,社交協調、工作能力都很差,不願意負起責任分配工作,只會勾心鬥角,我可憐的是老人家和外勞,還有雯的老媽。

這中間我只好做一些苦差,遠遠超過其他人想像的"翻譯"而已。

我甚至還背了黑鍋,竟然有人以為我擅自做了決定,幫外勞背書袒護她的懶惰和不服從。

我當然很不爽,所以我就不管了一陣子。

比如剛開始它們認為本籍的看護,照護的手法要我用英文傳授給外勞。

但本籍看護超級無敵貴,其實吃盡家屬和外勞的豆腐,出一張嘴每天就能爽領。而不斷延後把棒子傳給外勞的時間。

還有最近因為要搬回深山,這個外勞是個年輕的菲律賓25歲小姑娘,擔心她會跑掉。所以要我跟她協調溝通能否接受深山的生活,如果不行,拜託做到下一個外勞接手。

果然小姑娘說不行,可是她也要養家養女兒,不能中斷工作被遣回菲律賓。

所以中間要協調,怎麼樣讓所有牽涉其中的人都能接受。



因為他們家沒有車,只有雯有適合的汽車,所以每次搬運或特殊情況,都得要雯配合。

而他們祖厝的格局或門檻,也要因應輪椅進出做出工程改造,但這點也是一拖再拖,拖到了現在深冬還沒處理。

掌權的人不負責,受害的就是阿嬤。他們只會覺得嫁出去的女兒(雯的老媽)不要權限比我大,但講到出錢照顧就一定要平分。

一些家族作風上的差異,比如這種情況我的家族早就總動員,輪班去顧或想辦法改善,也因為這樣所以可以盡早度過風暴。

可是沒權勢又沒人丁的雯的外婆家族,想當然錯過復健的黃金時期,也只能接受這樣的晚年。而他們卻也是覺得"到頭來,本來就會這樣啊"

再相對於外勞早已經跑掉的另一個友人家庭,我想那問題出在,有權的人沒有及早介入解決不合理的情況。

到頭來,受苦的還是最自私的自己。



我幫忙了這些,也不一定獲得認可。是因為我自私的希望所有人能獲得最好的結局。

這也是一種奇怪的自作主張吧,但讓我學到了派工、預先想到未來的情況、和預測別人的自尊心爆發是多麼重要...

永遠不要把重責大任,交給無法勝任它卻硬要握住它的人手上,而同時也要讓所有的人都有參與感,才能避免最壞的狀況分崩離析發生



PS: 雯的阿嬤(其實是外婆),可以想見她的家族有多薄弱,要外孫女的男朋友來處理一些事情...也顯示了傳統的男尊女卑,觀念荼毒了老一輩的實例是怎樣發生的。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kk 在家中大便失禁

這次很特別,是從未發生過(至少就我知道的情況)
他只是吃完晚飯,在旁邊閒晃就突然開始大便了

他11歲了,年紀大,一天上廁所的時間相隔超過12小時,對他來說太久了。
可是目前沒有人退休在家,所以這個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


昨晚又睡在地上

原因是十點多一到,突然很累。
不想洗澡就無法上床睡,買來的充氣睡墊發揮作用,但並不完全。

我的脖子後的背部,好痛。半夜會不斷痛醒。
即使這個充氣睡墊比起我在公司的還要厚實(不用重複壓縮放氣),但對於長時間睡覺的需求來說還是不足。
雖然說這種經驗之前就有了,但這幾次下來讓我更確定,如果想要有自己的床,這種充氣的是不能的。睡個午覺還行,但晚上睡八小時肯定不行。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kk狗 癲癇發作

距離上一次發作已經有八個月了。
這次是晚上一點,先咳嗽之後,突然開始脖子往後仰,嚎叫又經孿
然後尿失禁

不過這次持續的比較沒那麼久,失神的時間也不長,就只是放鬆著讓我們處理。
他比較快恢復正常。
可能跟之前吃中藥,或是我們都在場有關係,他比較放心。
我們在他發作的時候有跟他說,沒關係、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