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孝道外包 - 道德自助餐

這周日,雯和她老媽在談外勞Ivy的事情。

因為她的阿嬤在一月底即將搬回貢寮的深山,那裏什麼都沒有,距離最近的小鎮中心(貢寮火車站)足足有半小時以上的車程。

輾轉在三間長庚體系的醫院復健已經將近一年了,果然還是沒有起色,不能站,不能走,大小便不能自主也沒有感覺,身體半邊癱瘓。

其實如果要有起色,必須要靠人脈去找醫師。但他們沒有,而且家族紛爭我無意介入,即使我媽可能幫得上忙,她也不會願意幫"外人"。



她們在談要不要換掉外勞的事情,原因是因為她們覺得Ivy太愛放假了(?) ,到時候一定會逃跑。

勞動部有規定,外勞一個月有四天放假的權益。Ivy剛來的時候,她說一個月願意只放一天。

現在她一個月通常都放兩天~三天。雯和她的老媽已經覺得太多了,這樣誰要來照顧阿嬤?

他們的家族紛爭,沒有人照顧的阿嬤,本來就已經很可憐了。老人家不是白癡,她甚至會想要是當時不是中風,而是直接就走了,也許就不會這麼麻煩大家了。

我並不這麼想,出外打拼的子女,並不是不知道獨自住在深山裡面的老父母的這一天不會到來,但他們從來沒有做準備。

只有等著被事實狠狠撞上,才開始互相指責。



雯很生氣的跟我說,隔壁床的外勞本來都不放假的,現在他們主人跟我們抱怨,都是我們Ivy帶壞了她! 現在她都要求要放假了!

我淡淡地跟她說,帶壞的定義是什麼? 取回依法本來就有的權利就叫做帶壞嗎?

雯說不上來,只說反正不好啦!!  要換掉!! 當初運氣不好用到這個不乖的外勞 blablabla

雯的老媽說: 要找仲介的翻譯老師,她們也都只會袒護外勞,反正就是不想要讓我們換掉啦,要省麻煩。

Ivy如果放假的話,那阿嬤怎麼辦!?  (這不是你們身為家人和雇主應該煩惱的事情嗎? 怎麼會推給外傭和小小的員工?)



我很清楚身為翻譯是怎麼一回事,你並不是100%翻譯資方的意思而已,你是讓勞方清楚它們的處境,並讓他們自己選擇。

我做了好多次這種事情,但我覺得越來越噁心,基本上他們想要的就是奴隸而已,你們要欺負別人可以,我照實翻譯,但我不是你們這些人的一員,也不是站在誰那一方,我只是清楚表達雙方的意思。但雙方都會覺得,我好像從中得益 (!? 怎麼可能?  我有收錢嗎? 我還陪你們去醫院N次,甚至比雯這個孫女還要多次 )



一個來自千里之外的沒血緣外勞,對於孝道和親情竟然比阿嬤的女兒和孫女都還要盡力。

對她這不只是工作內容而已,而是養活遠在家鄉的小孩的方式。

兩個平時在社會上和"該家族"就比較弱勢的女人,對待比自己更弱勢的外籍女傭的時候,完全忘記自己的身分才是應該要負責的那一個。

平常他們在抱怨雯的大舅舅和大舅媽應該負起長子和長媳婦的責任,應該把這事情處理好,不是給嫁出去的女兒照顧媽媽等等...

反過來,她的大舅舅又覺得雯的老媽是女人、所以要多些責任blabla

只有這時候,雯雯她們才又可以在這個金字塔的上層可以指責,在金字塔下層的外勞怎麼可以放假,全年無休照顧阿嬤是她的責任。



當然她們不會有自覺這樣的事情,我也不是在訕笑或貶低他們。只是這種孝道自助餐,只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一切,我覺得實在是太噁心、太自私了。

即使不是為了自己著想,為什麼不去想想這一切的意義,你活著和其他人活著,並不是生而為奴,而是自己願意理解並奉獻的狀態,才是幸福。

但人們往往停留在"理解"的門外就止步了,一切按照風俗、傳統、宗教、愚蠢的重男輕女陋習和商業的外勞體制,來簡化孝道和生存的意義。



我覺得累了。

雯回房間繼續打她的線上遊戲RO到午夜一點,她的老媽洗碗結束後就去洗澡睡覺,結束了這疲累的一天。

盧廣仲的"花甲少年轉大人",她們最近每天晚上看得津津有味哈哈大笑,卻忘了自己也是在類似的情況裡面打轉。

亞里斯多德說的Catharisis (淨化) 似乎沒有在她們身上發揮作用,我不知道哪裡發生錯誤了。也許平時被壓迫的太過了,已經喪失了人性的一部分。


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老狗防滑鞋套 pawz

到貨了,然後我們一個晚上就把它弄壞了...
雖然買之前就知道它基本上就是一個開口比較寬的氣球,但實際拿到以後,還是覺得開口太緊了。
很怕像是橡皮筋一樣綁住影響血液循環,短時間可能還可以,可是要長達十小時以後就不行了(本來的主要目標是讓我們去上班的時候,KK不會因此滑倒)
昨天晚上試用,效果算是很不錯,不單是家中防滑,外出到柏油路上也是防冰冷和水。
而且這幾天因為氣溫低,家中的地板露氣重,他的腳爪整天都在滑倒,光是昨晚就已經滑倒劈腿三次。
從廚房門口走出來
從電腦房門口走出來(當時正在拖地,地上有水)
從電腦房的毛床墊走出來,正要去房間小床睡覺時
(還好我們不在家的時候他都在睡覺,沒發生這種事情,不然肯定骨折或需要開刀)

另一方面因為小米掃地機器人的濾網堵塞,效率降低,其實家中吸過的地板有一層非常細小的沙塵(最細的貓砂和外來汙染物)。
雖然只有到使用時限的一半,但因為細塵土太多,清理過也無法恢復其100%的效率。
而它24小時的啟動運作間隔無法讓地板保持無塵。(雯和她老媽,一天只想讓小米運作一次,因為KK會怕,其他時間運作又會影響他們看電視)
我另外買了可以弄濕拖地的專用布,效果很好! 即使拖完整個屋內,都還是有水分且不會把髒污弄得到處都是,會集中在布料上。

   



睡覺前的那次滑倒,我們決定讓它穿著這東西睡覺。可是又擔心太緊,只好用剪刀把封口剪除,如此一來就沒有辦法好好固定在腳上。
所以早上出門之前,已經掉了好幾次,剪過的等於都報廢了。我只好用透氣膠帶幫它貼好。
這種橡膠材質其實說穿了並不透氣,所以我們仍然在尋求更好的解法。
說我們...其實還是只有我自己在處理這件事情。
    

這四隻氣球是M號的,其實也要將近300元。雖然報廢了,但至少跟我一開始的猜想一樣: 必須要大至少一號。
官網上說剛剛好的,其實會太緊。因為外國人用這個當狗的雪鞋/雨鞋和外出用,我們則是給KK作為室內防滑用,穿著時間長短差距很大。
所以我打算再買兩批,XL和XXL。沒想到我得花這麼多錢,雯的狗兒子居然是我照顧最仔細。



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擠壓貓咪

照片是雯早上出門時拍的
左邊是悠悠,右邊是阿咪




悠悠是我在2013年六月的時候帶回來的。那時候她已經三個月大了,大腿骨折,在收容所裡面待了很久,骨折的部位已經自行癒合成一個骨塊而不能開刀重新接合了。

阿咪是筱雯的老媽撿回來的小公貓,應該是2011年的某個時候。
比較難得的是,通常阿咪在早上我出門的時候,不會在門口那個位置。他通常也不會主動和悠悠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