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

KK狗的臼齒掉了

前天的事情,其實他已經大約有一星期嘴巴會閉不太起來,但我們一直以為是牙齒會痠痛。
一直到前天晚上,他大量流口水,並且用前腳一直抓臉,我們才發現原來是他的牙齒快要脫落了。

雯要我扶著kk的肚子,然後她用免洗筷去幫他夾掉。我一直很擔心他的上顎臼齒會跟著一塊肉掉下來,但最後很幸運的是就只有牙齒本體,而且牙根也都在,沒有斷在齒槽裡面。看不太出來有蛀牙,但牙齒確實有缺少一塊,很平整的消失了。

他本來是把牙齒吞下去了,但沒隔多久又咳出來,所以我才能收起來並觀察到這個牙齒。牙結石長到牙根佈滿,看來很早就牙齦萎縮了。因為他不給我們刷牙 --- 至少到了後期,我們只能用牙水之類的東西幫他消腫。


牙齒脫落以後,他顯得平靜安分很多,晚上也睡得比較好,不會起來走動。
所以牙齒掉落對他來說,反而比較舒服!?

這樣說來,他已經少掉兩塊臼齒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同邊。另一個是去拔掉的。對於蛀牙的狗,幾乎都是只有拔掉一途。因為補牙極度的昂貴且技術難度高。

飼主只能試著讓狗貓的牙齒能盡量減少牙結石,延後牙齒脫落的時間。





2018年6月27日 星期三

尋找新基地

這兩天去看了些租屋處

我不是去玩的 --- 我很擔心我老媽那種大腦轉不過來的人,會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在享受跟她作對的感覺。錯了,是她在和全世界的人唱反調。


一處在基隆中山區的中和國宅,我比較喜歡這裡,這裡的空間和可發展潛力更大。畢竟是想要作為長期的研究基地。雖然屋況是荒蕪的,需要從頭弄出所有設備、瓦斯桶、爐台、網路、洗衣機、冰箱、熱水器、冷氣、過濾水裝置等等。而且裡面堆滿了各種雜物和木頭,外面長滿了雜草。裡面天花板也鏽蝕脫落了很多水泥。
但整理過後應該很符合kk狗養老的環境。 以及我需要的安靜研究環境。








另一處在汐止的山裡面,伯爵山莊青春嶺。以長期的研究基地來說,我覺得太小了。但房屋是不錯的,我只是很不喜歡她的地下室停車位,非常潮濕,簡直是抗戰坑道。這個點距離公司不遠,而且鳥語花香,通風採光都好,也很涼爽。附近也有個不錯的獸醫院。但我覺得kk狗在裡面,其實還是在被關住的室內。
我並不想要有一種住在某處是為了工作,這種以工作為奴的感覺。所以離公司近,不完全是好事。工作可能隨時更換,但家必須要給我一種"會一再想回去的地方"的歸屬感。

























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找到新的工作了

找到新的工作了,在汐止,比起到內湖單趟要多花上十~二十分鐘騎車。
最近kk的老狗癡呆開始變得嚴重,他會因為一些奇怪的事情對我發怒,要咬我。比如我想要扶他,他現在就算著站著也很容易跌倒。他就會要咬我。

腿腳也更沒力了,也因為如此,我趁著這個機會開始尋找新的租屋地點。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人並不只是因為居住在某個地點久了而覺得那是他的家,更大的成分是因為是和誰居住在一起而會有這種認同感

Sunya agreed to find another spot because she thinks KK would really need a place to pass his final days. Not in an apartment like this.

We also need a place that's closer to workplace. The new location must be equipped with parking space and some basic furnitures.

We didn't want to give up the place in Tucheng, as her mom would probably like to stick to the spot.


找工作的過程中,我不斷思索真的這些所謂的股東都這麼邪惡嗎?
我想到的可能性,其實是所有的人都保有類似的邪惡成分
,或多或少,但職位依但攀高,影響就會變得很巨大。

或者說,邪惡的成分會被放大。

找新的房子的過程中,總是會看看附近有什麼,室內長什麼樣子,看出去什麼景色。但我這幾年最大的體會是,停好車,拿著鑰匙走向家門的時候,有沒有回家的歸屬感。

家其實是很多因素的綜合體,家庭成員是最大的因素,少了他們,就不像回家。更重要的是,他們都能過得快樂,這樣的家才值得保護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彰化和美住宿

第一次在和美這個地方流速,感覺挺不錯的,很安靜的小鎮,而且不會荒涼。

白天去台中苗栗交界的中社花市。














The local shop is a combination of grocery, car parts, and beauty shop. Very interesting. 



Before we left, we went to the downtown area - the planet coffee.

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工作回憶錄 - technical writer (II)

我現在寫的是一個終結。也是另一個新的開始。
2018年的此刻,

這些公司都會彼此抄襲職缺名稱和需求,但老實說,它們內部沒什麼改變,所以應徵者實際上到了岡位,能做的事情也不會是它們所寫的。


我想先放一些照片來讓我記得在這裡工作快樂,和不快樂的事情。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