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三個月來的面試心得


二月底離開威睿(Genie-Networks) 以後,陸續面試了一堆公司,職缺類型都是technical writer。同時也發現台灣產業的差異真巨大。

簡單來講事情並不會自己變好,人們通常都是不斷無視後變壞,不論是我自己對健康和家庭關係,或是威睿這間公司的工作文化和環境都是這樣。

(因為我原本預計離開威睿的時間是八月左右,這個時間比我預期的早了半年。感謝某個腦袋不清楚的R大股東兼被冰凍的主管,減少了我會繼續在這間公司浪費掉的生命。)

這個過程其實是比較倉促的,原因稍後再說。也因為是這樣,所以都是一些三線的公司 --- 去面試之前就有心理準備,新資可能很爛,或是因為時間不對的關係,職缺也都是爛缺。



普安  InforTrend (口頭offer get,之後被表)

這間挺糟糕的。人資已經跟我確定錄取,還打電話恭喜我,也說了錄取薪水是4萬5。但正式聘書一直不下來,還一直改變說詞。第一次去面試的時候,可以感覺到跟網路上說的一樣,暮氣沉沉,老人想要改變這個黃昏產業,但怎麼樣都變不出有用的新把戲,新人因為被壓榨所以留不住。

東碩 (面試後很快就發感謝信)

人資一看期望薪資大概就知道我不會來了。這公司氣氛很像公家機關,緩慢而年老,座位隔間的排列也是。面試我的阿姨不斷鼓吹我這個職位的可能性,但就像查得到的資訊,它們大量用沒有經驗的新人去做PM,基本上也就是去一個沒什麼用的資料庫去猜可能會有什麼東西可以做。每個月裡面所有的計畫idea陣亡看起來是很常有的事情。感覺也是在做白工。

MOXA 404
就在隔壁,MOXA的氣氛比較像是大學的實驗室,這個園區以前我當快遞的時候有來過,在新店河旁邊很涼快,但也很荒涼,什麼都沒有的一塊地。履歷是在他們內部網站被審核的,大概用了一周的時間,應該有認真看過,發了感謝信給我。我覺得是因為我不夠資深。

華碩

面試的職缺是UX writer。2018此時的整個網路上幾乎都沒有ux writer這種稱呼,為此我還特別去做了一些功課。面試的是兩個姐姐。最後考我一個問題,秀給我看一個登入畫面,問我應該怎麼改進這畫面上的元素。

我很快地回答了一下。這問題其實不難,面試官也覺得我答得不錯。

我試探問了這個職缺的工作內容,但我發現這是集團內部鬥爭的結果。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替死鬼。

最後沒有下文。



BenQ  職稱應該就叫做Product Service Engineer 之類的

面試官是一個有禮貌的中年男人。因為我放的照片是幾年之前的,那時候我比較瘦。他說你本人跟照片有差距啊。我笑著說對,指著同在內湖的威睿的方向說,在那工作讓我胖了不少,變得很不健康。

這個職缺是負責幾個產品的客服,有機會編修一些FAQ。看起來能發揮的部分不多。面試官要我用英文介紹上份工作的內容和期待,聽到我劈哩啪啦講英文以後就笑得很燦爛,大概是因為覺得這來做這個大材小用。又給了我一份測驗,基本上就是一些在Amazon的老外商品留言,大多是負面的。問我要怎麼改善產品的負面評價(常常是因為設計之初沒有想到使用者會這樣做,某個轉接插頭居然是一樣接孔但pin不同所以不能用,但產品已經大量生產出來,要怎麼教育或引導、帶風向讓老外知道怎麼用,揚長隱短)

我一直沒時間處理這件事情,後來過一個月後被發感謝信。想想也好。我想要有更大發揮的工作。



英諾瓦 Innova

這間問題也很大。實地走訪確實都是印度人。人資直接在面試當天放鳥我。查到一些負面的評論,有點像是 --- 只是當外包的電話客服中心。

這算是少數在台灣有使用Confluence的公司,當初柯文哲去矽谷參訪後引入的美商。



泰金寶 NKG  Technical writer 兼PM  3D列印部門

跟網路上查到的一樣,薪水非常低。三萬五,地處偏遠的深坑,然後面試官直接告訴我,HR有他們的kpi,會壓薪水,然後這個職缺需要常常出差(小孩剛出生也得出差),公司也不允許一個工作只給一個人負責(大概是怕跑掉後會造成斷層影響)。

我是因為剛好有3D列印的一些相關經驗,所以想去看看這職缺。

Offer get,但我拒絕了。

瑞嘉 OneLab

這間薪水開得很不錯,紙筆測驗後,當天三個大長官一起面試拷問我兩小時,問到無話可問了,幾乎是要當場錄用我了。差別在他們做 reference check以後對我的行事風格可能還有些疑慮,我不免又要想前公司大概又說了些壞話。

最後發感謝信給我。也讓我當場知道自己的工作能力確實獲得肯定,價碼真的不只這樣,吃了個定心丸,我值得更好的。

迎棧 inwinSTACK

如同網路上所說的,這是一間沒有未來的公司。主管互相推卸責任,面試我的主管叫做Joseph Kao,他很糟糕。英文爛得一蹋糊塗還硬要說,是完全聽不懂的那種。問他任何營運上和success story為什麼都是空缺的,他對任何問題都說不知道,不想跟你講(他真的這樣說),基本上公司應該沒有一個正常營運的客戶。

面試的時候,他一直玩手機,也沒有介紹自己是誰,直到我要走了才問他的名號。約好了面試時間,又放鳥我,讓我等了半小時。整間公司沒人知道是誰約我的,但下屬隱隱猜到是他。

我第一次面試是那種講一半,不爽到直接起身拉開門走人的,就是這間。Joseph 還嚇了一跳。

董事長如果看到這段,建議開除這個沒用的主管。

凱柏 Kyper (Synergies)

公司神秘神秘的,但我感覺事情並不單純。人資只願意說做的東西是面向企業,所以沒有對外有任何可以展示的demo。但還是被我找到唯一一隻demo影片,基本上就是把csv之類的檔案上傳進去,做樞紐分析之類的。嗯…算是雲端版本的excel,可以匯出各種檔案格式就是了。

沒有下文。

宏正自動科技

我電話裡直接拒絕。人資很心虛的跟我說已經找到人了,所以這個職缺要改約聘的。騙誰啊。

除了公司法務長侵吞公款被告的新聞以外,可以感覺到這公司裡面是一團亂。





除此之外,還發現一些狀況

比如公司投了以後已讀不回,或是繼續懸掛著職缺,很明顯只是掛著,並不是真的要找人。至於為什麼,我想我也猜得到,就是給老闆一個交代有在找人,但真的沒有適合的人。事實上應該是公司內部的保守派要保住自己,所以排斥讓新人加入。這也是台廠常有的問題。欠缺一個合理的評分和選雇制度



這段時間我在找適合我的生活方式。選擇工作就是選擇生活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