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找到新的工作了

找到新的工作了,在汐止,比起到內湖單趟要多花上十~二十分鐘騎車。
最近kk的老狗癡呆開始變得嚴重,他會因為一些奇怪的事情對我發怒,要咬我。比如我想要扶他,他現在就算著站著也很容易跌倒。他就會要咬我。

腿腳也更沒力了,也因為如此,我趁著這個機會開始尋找新的租屋地點。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人並不只是因為居住在某個地點久了而覺得那是他的家,更大的成分是因為是和誰居住在一起而會有這種認同感

Sunya agreed to find another spot because she thinks KK would really need a place to pass his final days. Not in an apartment like this.

We also need a place that's closer to workplace. The new location must be equipped with parking space and some basic furnitures.

We didn't want to give up the place in Tucheng, as her mom would probably like to stick to the spot.


找工作的過程中,我不斷思索真的這些所謂的股東都這麼邪惡嗎?
我想到的可能性,其實是所有的人都保有類似的邪惡成分
,或多或少,但職位依但攀高,影響就會變得很巨大。

或者說,邪惡的成分會被放大。

找新的房子的過程中,總是會看看附近有什麼,室內長什麼樣子,看出去什麼景色。但我這幾年最大的體會是,停好車,拿著鑰匙走向家門的時候,有沒有回家的歸屬感。

家其實是很多因素的綜合體,家庭成員是最大的因素,少了他們,就不像回家。更重要的是,他們都能過得快樂,這樣的家才值得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