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雜草堆肥處理

院子裡面的雜草種類很多,有木質樹幹的(不知道是什麼,長得很快),有倒鉤的一種花(雞蛋花?, 倒鉤非常危險,因為會長到臉部的高度且很刺人,體積很大) 、有割人的芒草(最近兩個月才出現的,以前沒有),有類似牽牛花的植物(莖相當粗硬,但不是木質),還有鬼針草、苔癬、姑婆芋一類的植物。

最麻煩的是牽牛花和姑婆芋,生命力太強,而且不可能除去位於土壤深處的根部。這導致他們會不斷生長出來(那一開始就不應該種啊,不過這不是我種的,是房東種的)。即使配備軍刀電鋸,也是要花上相當的時間才能切成適合的小段作堆肥。

實際測試過後決定把切成能放入堆肥區的都直接放在堆肥區,畢竟數量太多了。裝袋會刺破,拿起來丟到山下也太麻煩。根據經驗,估計可能需要一個月以上才會腐爛。(但不是變成泥土,而是發黑縮水的枝條葉片)


另外還有一個有趣的事情,入秋以後,才發現夏天幾乎都沒有煮飯煮麵,所以放在碗櫥裡面的炒菜鏟(木製)已經發霉,而洗碗機整個夏天也幾乎沒有用過。

最近天氣冷開始煮麵以後才開始堆積大量碗盤,所以洗碗機與天氣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天氣會影響飲食習慣。

2019年9月17日 星期二

虎頭茉莉 落葉 枯萎 疑似肥傷

按照肥料水的指示比例稀釋了,澆花後產生這樣的情形,所有的葉都枯萎掉落了



想請問這可能是什麼原因造成,還有該怎麼補救,很擔心他死掉了
後來就改放戶外多曬太陽,並加強澆水(沒有過多)
畢竟kk狗的骨灰有將近40%在這盆裡面

PS: 我研究過後確定是肥傷,另一盆鳥尾花用同樣比例的肥料水都沒事
目前找到的解救方案是"洗根",也就是把植物整株拔起來並把根部泡水沖洗過換新的土壤種植。但我沒那麼多閒功夫,也沒有新的培養土能換盆,所以替代方案是每天固定時間用大量水灌溉後使其自動流乾,並確保土壤結構能保持透氣。這樣就能把肥料沖蝕掉。

這過程要確保他不會爛根(因為土壤水分太多)
解決辦法有幾個,比如用筷子在上面戳洞,或是底下埋入蚌殼或小石頭等有空隙的東西讓土壤不會塌陷。



2019年9月15日 星期日

尋找新據點

雖然過年前後搬回去土城的機率大些,但因為工作因素,發現還是需要專用的工作空間,而現在基隆中山區的據點有一些很大的問題:

其中一個就是: 灰塵
另一個問題是: 十一月開始,會24hr不停下雨到隔年五月結束,如果住在山上,會導致每天騎車採買回來都全身濕透。

灰塵應該跟附近的協和火力發電廠有關係,這邊的灰塵和海風問題非常嚴重,房子除非有特別設計過,不然所有的東西都會爛掉得很快,幾乎像是住在戰地一樣。

雖然xbox 的確是軍規設計,但這裡的環境惡劣到一種難以想像的地步。
種種原因,讓我粗算了一下,也許租約到期之前的租金如果真能先解約省下來,會先找到百福一帶的新據點。至少前往信義區可能比較快。那些東西就算賣光,剩下的搬回去土城絕對是塞不下的,而且這樣每天工作通勤的老問題又會浮現。我需要一個可以居住又能工作的空間,目前土城  中和原先的空間設計就不適合SOHO。這點真的是曾經SOHO或居住工作過多個地點時,會非常深刻體驗到的問題: 一個住家,本來就是原先的住家成員為出發點去設計的。很難變成適合SOHO的空間。以SOHO為出發點的空間運用,往往牴觸老一輩人的思維。所以只能從頭開始找到一個新空間去建構和搬動物資、建設網路硬體等,才是最簡單的上上之策。

這些都是已知的事實,但中間物資運送、面試工作時間運用的困難度,如果沒有找到新據點的話,恐怕難以輕易解決。

基隆中山區這裡的據點真的很髒。

2019年9月11日 星期三

小改計畫

才說完規律,就必須小改計畫。
今天突然發布有高溫警報,因為遠遠的東南方海面有小颱風形成了,本來預定中午要回土城,但看樣子必須延後到下午或傍晚。這週末就是中秋節了,但是高溫警報還是不能忽視。再加上linkedin來的兩個獵人頭邀約都還沒回,所以今天白天就先處理這些事情吧。

皮膚科和餅店也得去一趟

2019年9月9日 星期一

一種新的規律

所謂新的規律,指的是花多少時間,在什麼地方,做完什麼事情。
我現在花時間待的地方和比例,跟之前非常不同,不需要固定在某一點好幾週。

但我感覺非常疲憊,我想這和背痛造成的睡眠不足 以及 花費大量時間精神移動只為了處理小事情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基隆這邊的設備和網路環境並不適合我辦公(原本的長桌因為kk需要更多空間,被我鋸掉變成很小的方桌),所以我變成要在至少三個地點輪流辦公的話,必須調配待在這些地點的時間比例。也必須漸漸改變設備的配置並移回原本的環境。

現在也必須隨時攜帶著夠強的筆電才能隨時繼續完成工作或各種申請的手續。但我的新筆電還沒有來,所以這段時間我能處理的事情以及辦公的地點還是很有限。在這種情況下,我想新的規律很可能是必須完全能自主什麼時候要輪調移動到下一個地點,不能受限於節日  貨運送達時間  雯開車的返鄉時間等等。我只有機車可以用,這樣的話更要計算入天氣和每次行李物資運送量的影響。

從現在開始才真正是一個ranger和business owner的生活方式。這一點,我家族和身邊的人都還不能理解和體會。入冬以後會開始不斷下雨,我必須在那之前讓他們也習慣這種新規律,並且讓他們為了新的生活工作方式做準備。

2019年9月6日 星期五

預估撤退時間

新的生活作息還沒有建立,我也不覺得身體已經休息足夠,但現在就必須對三個月後的處境做準備。

工作的性質和位置也還沒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生活將會轉變為以"自己家庭"為重心,這個指的是"自己的soho事業"以及家人的未來發展。在這種情況下,不一定要進入一間養老但薪水比較低的公司,所以這段期間所做的所有準備,都是為了培養出理想的狀態所需要的技能和等待機會。

整理的時候才發現有許多為了小k囤放的回收廢棄物,數量之多不是一兩個月能清理完畢。而這種時候才會覺得所有事情都自己一個人做到的那種無力感 - 預估的撤退要多久,完全是看我個人的付出。當然,最理想的狀態是瓦斯桶剛好也用得差不多,不需要再叫全新的了。






冰櫃被清空並斷電,裡面為了幫助kk度過炎夏的大量結凍冰水也都放掉了。夏天快要結束了,本來我在擔心kk要怎麼熬過這個夏天,但沒想到的是他先一步走了。那基隆這樣的空間,可能也慢慢不需要了。如果我的soho做起來了,在哪上班都沒差,只要有網路、可以專心工作的空間。
除非台北東邊有很好的工作機會、找到東邊的更好租屋處、或雯想要繼續這樣開車上班比較方便。更何況還不知道如果真的上班,會不會在台灣呢? 這些在兩個月之前是無法想像的。

三個月後的狀態,應該是考完日檢N4(一個合理的里程碑,不是一飛到N2),持續進步,去過馬祖和台灣環島的幾個地方了,soho也開始接到並做出第一個案子了,工作室的申請可能也完成了。

但誰又能知道三個月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目標能達到多少? 實際的地點在哪裡也許不那麼重要,能確定的是,不能因為各種原因而空手,因為時間是最珍貴的資產,時間會被轉換交易成下一個階段需要的經驗和技能、以及回憶。


炎熱的夏天現在只剩下日正當中的時候會灼熱,其他時候已經不熱了,畢竟九月中要中秋節了,鬼門也要關了。根據去年的經驗,十一月開始就會冷且開始整天下雨了。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Metro Exodus 心得

我補充網路上沒有的攻略或測試結果
I only tested what haven't been noted on the Internet

三個隊友: Damir, Duke, Alyosha
如果已經留住前兩個了,第三章刻意把營地所有的人都殺光,Alyossa還是會跟我走而且Olga不會判定我們是殺人兇手...不確定為什麼。(只有一開始拯救快被狼咬死的綁匪,甚至還殺死所有營地投降的森林之子)

Alyosha受傷的結局很慘,我是沒有玩出來,網路上有人玩出來的可以參考。真的是報應,但卻報在別人身上。







現在正在測試

PS: 已經用正體中文字幕 +  英語語音破關一輪了。
又用英文字幕 + 德語語音破關一輪 (good ending)
現用德文字幕 + 英語語音要再把剩下的成就解除
後用英文字幕 + 俄語語音 做其他測試

本來第三輪是用德文字幕 + 俄語語音,結果發現障礙太大了....
就算勉強能看懂幾個德文,但內文和聲音是完全對不起來的,包括講話的人嘴型
遊戲似乎有對英文嘴型,但沒有對俄語的嘴型。
所以它並沒有採用自動偵測配音語音做對應的方案。


Metro Exodus非常好玩,但後面玩了兩輪半以後開始覺得疲乏了,只好回去打2033 Redux,發現一些差異(特別是和xbox 360的版本)。
首先Redux多了一些語言的配音和文字,比如德文。字幕的數量比Exodus還要少,不像Exodus有時候連路人的旁白都上字幕了。畫面的優化讓他值得再破一輪。(回去看到xbox360的突然覺得畫質好低,但當時卻很驚豔)

反覆試過以後會發現最好聽的語言有幾種特色:
  1. 聽得懂,或至少有幾句聽得懂或能講出完整短句。
  2. 俄語、義語很好聽,應該是因為母音和輔音的比例相近。德語真的相對難聽,但改配音為俄語的時候聽到Nazi講俄語又很...柔和。
  3. Redux 的德語配音與腳色並不好聽,聲音檔的收音和放平衡也不好。語音過小。
  4. 烏克蘭語沒有俄語好聽,單純是語音。
  5. 相較之下Exodus在配音員嗓音的擇選和收音上真的相當用心。雖然有外國鄉民批評"太戲劇化",但我覺得相當不錯。有空把Last light也全語音玩過再來評價。
  6. 英語是最平衡的語言,收音品質和配音嗓音都是。但Redux的英語有重新配過,原本的版本有氣無力,根本是照本宣科。

Scientec consulting 的獵頭

老實說,很爛。
不只約電話談被放鴿子,態度也不是很好,完全是用騙的感覺。這跟Google上的review是一致的。我能理解一些職缺薪水沒那麼高,但去新加坡,只開八萬 ntd且不含食宿?  是要去當路邊睡覺的難民嗎?
(而且我在台灣都領超過這個價碼了....)

明明是約聘的職缺,卻不寫出來。只給WP,也不一開始先說,還是我問了才說。
而獵頭連職缺實際的工作內容都搞不清楚,一問就被我問倒。

也許仲介或獵頭等級素質相差之大,這種比自己找還要爛的,就算了吧。
這肯定是抽成太大了。或是Scientec的薪資水平只能找到這種素質的員工....恩.....
那肯定不會幫企業或求職者找到多好的工作的。

2019年8月8日 星期四

Gogoro 缺點

騎了一年多快要6000公里
可以來談談他的缺點了

最明顯就是門市維修人員的素質相差極大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都一樣,但他們應該很多沒有按照SOP在做檢查

Gogoro不是就主打維修品質齊一、有電腦紀錄、價格透明嗎?

我的車在基隆忠二店六月底定期保養的時候,對方沒有跟我說前面來令片快要磨耗完了。結果不到400km,我的前剎車突然失靈卡住發出怪聲,剛好車子已經回到土城了,就去明德店檢查才發現是來令已經磨光,開始磨碟盤了。這樣換來令要280,工錢120,共四百元。算貴,而且來令壽命不到6000是什麼鬼東西,不要說什麼每個人騎乘習慣不同這種鬼話,我有兩台車,另一台alpha max naked都已經一萬一千公里了,前來令都還沒換過,只有9000公里的時候後來令換過。加上每台車都是後來令先磨損光的,這台的後來令居然還沒磨光就先磨損前來令,根本胡扯。應該是前後連動剎車的油缸壓力有問題吧。

如果不是他的來令片耗材用料不佳導致在最後這400km突然劣化,就是基隆的維修人員沒有按照SOP檢查所以沒發現這事情。畢竟我騎車還是跟平常一樣。

總之,google評論上的全國各地的gogoro店面常常看到一堆人抱怨剛保養完,車子就出問題或掉東西下來、掉輪胎、鍊條、零件什麼都有,這表示gogoro真的選用門市維修人員只在乎口才外表,不在乎專業技術和負責任的態度。他們的kpi就是在最短時間內拆裝完成並簽名了事。這可不行! 人身安全的東西,不是這樣做的!


這種盲點已經好多年了,還是沒有改進,表示企業文化並沒有發現自己的缺陷,也忽略了大眾不斷反映的聲音。不知道yamaha或aeon, pgo加入它們體系以後,這種狀況會不會有所改善。

另外,實測全程開方格旗(電池約65km續航力),可以從土城捷運站騎到基隆港邊沒問題。但電池會變得很燙,而且到了百福和汐止就開始無法煞車或下坡回充。應該是因為高溫的關係。

明天有機會可以測試從基隆港邊騎到貢寮的福隆海水浴場,雖然中間有換電站,但是對於音樂祭這種活動,不知道那幾個換電站的電池能否支援那麼多騎士。
補上實測結果:

單趟從基隆中山區換了65km的電池,沒有開方格旗,雙載可以經過暖暖到貢寮區公所再換電(都還有20km左右)。回程走靠海的北海岸,晚上新北要進基隆之前的路幾乎都沒有路燈,很暗,gogoro2的車燈完全不行。可以方格旗一趟直接回到中山區,不過我還是在八斗子漁港換電。(還有約20多km的電力)







2019年8月6日 星期二

新配眼鏡

到大倉酷去的,才發現右眼原來不是鏡片磨損花掉才視線模糊,是因為有散光! 至少75度以上,六年前去小林眼鏡配的時候,剛配完就覺得右眼有點模糊,但沒有想太多。原來那個時候就是有散光了,但居然沒告訴我。

現在要用新的眼鏡矯正至少半年以上,而且要盡量配戴,無論看遠近或做什麼,這樣才能讓眼睛肌肉和大腦重新適應。看遠我是沒問題,倒是看近像是螢幕,我會覺得眼睛比較容易累,很想摘下眼鏡。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加速我右邊的散光惡化吧,真糟糕。拖了太久,也不知道這樣我之後會怎麼樣。很擔心。


2019年7月23日 星期二

KK 的狀況

不確定這是不是kk的最後時光了。
我記錄一下發生的事情,以及接下來我的打算

= = = = = = =
就在我打了上面這兩行文章剛開頭,我決定餵完安素就衝回中和拿雞肉泥。
不到一小時,回來的時候kk狀況極度虛弱,我餵了他一點點肉泥,全部流出來,他也不掙扎。我把他放上車又放下來用枕頭給他頭躺好,發現他的呼吸越來越弱,很快就沒了呼吸,只剩微弱心跳。

我趕快把他抱起來,幫他把嘴角的東西擦乾淨,讓他呼吸道暢通不要有東西殘留黏住。拿了一點水給他沖洗嘴巴外面剩餘肉泥,他沒抗拒反應,而且他的大便已經流出來了。但還有心跳。我趕快跑去廁所洗手拿手機撥號,一邊轉頭看著他對他喊,"你要等媽咪喔!  再等一下! "
(我要撥通電話給雯  讓他們可以陪kk最後這一刻)

從廁所洗手回來撥通電話不到30秒,kk已經沒有心跳了。
yoyo站在走廊呆著看他。
我還再三確認。kk很像只是累得睡著而已。
沒心跳了,我剛剛洗手和針筒裝水之前都還有摸到心跳。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步驟,是不是不該餵肉泥而要給水?  是不是不應該中午離開那一下,雖然kk有等到我回來才走。是不是應該早一點開始給他灌食,是不是應該早點把他帶回土城? 是不是不應該這一個月裡面他半夜嚎叫的時候打他或無視他?

我一直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我真的不知道,即使我們已經盡力了,還是有那麼一點遺憾。一定有哪邊可以做得更好。

至少kk走得不是那麼痛苦吧? 他很在意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弄髒了,所以才會忍到我回來了才放鬆放心走了。





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kk輪椅客製化、客廳空間重整

kk大約在六月底七月初的時候後腿已經完全無力,無法自行站立了。那時候我們才趕快尋找狗輪椅,最後決定找犬輪會社,但大約也要一周才能送達,因為訂單早已經滿了。所以我們度過了晚上不能睡覺的一周,kk大約每隔五分鐘就會哀嚎一次想翻身或站立。只能兩個人輪流睡覺上半夜下半夜。
對方很專業,該量測的參數都有問到,一些小細節也看得出來。像是內八的後輪設計可避免翻車,輪椅也很靈活。不過kk坐上去後有一些問題過了三天才浮現。

第一、脖子下胸口的圓帶子雖然用泡棉包好了,但小k會垂頭,所以那條帶子在三天後讓他臉和嘴巴整個水腫,因為循環不良。改進的方法是裝上頭部支架或更換胸口帶子。

第二、頭部支架的設計角度需要客製化,小k會固定往左歪頭且只會往左轉,所以一裝上支架,他的頭就掛在支架邊緣,喉嚨直接被勒住無法呼吸。加上支架前端類似牛角造型,他轉彎的時候會卡到我們圍好的紙箱牆壁,然後繼續哀號。

俯視形狀上,如果是扇形的會比較理想(因為他會大幅度把脖子往左,導致頭直接掛在支架外面)。

支架本身是稍微往下的角度,小k的脖子比較長,所以設計上應該要讓他的下巴和頸部、背部能呈現自然放鬆拉直(稍微往上)的角度。即使想要墊上軟枕頭,也因為頭部支架的長度太短,枕頭無法固定或單純放置上去。不過這點我們後來用鞋帶把小枕頭綁住了。

支架的前面兩個頂點應該要裝上橫向的導輪。在他撞擊到牆壁或障礙物之前就讓他能轉彎了。因為他不會控制自己的方向,只會往前,所以就像是四驅車一樣,需要這樣的設計。這樣我們就專注在圍牆的形狀和高度材料強度上就可以了。

第三、支撐後腿的8字圓圈泡棉。


我也沒想到,因為諾羅病毒的關係,我會無法工作。我的生財工具就是我的頭腦和喉嚨,一旦發燒和失聲,耳朵因為中耳炎脹痛和暈眩,我就難以思考和無法用電腦和網路工作,也無法講電話或跟任何人用聲音即時溝通。


KK現在食量驟減,一開始我們很不安,他可以四天都不吃東西,也不太喝水,該不會想把自己餓死離開世界吧?ㄉ打過點滴和餵食雞湯以後,發現他其實還是想吃東西,想吃蛋黃、雞湯、乾淨新鮮的水、新鮮的水煮肉片等。只是吃的很少很少,這表示他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了,狗食裡面的纖維對他也很重要,前幾個月用純肉泥的飲食對他反而會有排便拉稀的問題。

總之現在這些都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人力不足。
如果人力足夠的話,嚎叫、欠缺運動、出門上班採買這些都能獲得紓解,而不是如現在這樣幾乎已經無法過日子了。



2019年6月28日 星期五

散熱風扇衣外套

一年之前知道Makita有出這種東西,但當時已經秋老虎要結束就沒買。
今年的這個時候台灣和大陸已經有很多低階的仿製品了
但風扇外沒有保護罩(要自己黏紗網),幾乎是第一第二天就被異物絞斷葉片

現在苦惱的是,九個葉片少了一個以後震動和噪音變得非常大
幾乎像是把冷氣壓縮機帶在身上
本來其實是超級靜音的

正在考慮要不要把相隔120度的另外兩個扇葉也都折斷...


風扇衣有沒有效,有效,其實還算不錯的投資。
只是因為我當初沒有買Makita的工具組,不然我也不會買這種便宜貨頂著用。
Makita的風扇衣也不便宜呢,但早知道就不買bosch的東西了....部品通用度低又不耐用,真不划算。

更新: 這款風扇衣我並不推薦,扇葉太容易因為外力衝擊(單純背上背包)或身體稍微擠壓(稍微往後靠一下椅背、騎車時後座的人抱著)而折斷。另外,電池並沒有附上開關,需要暫停風扇的時候只能把插頭拔掉,很容易讓插頭就壞了(剛買的時候就這樣壞了)

可以的話還是建議從掏寶買,至少更便宜且款式更新。

2019年6月21日 星期五

這次的工作告一段落

合約差不多到了,目前沒有續約。
所以我恢復自由身,但我的眼睛在這段時間已經過度使用了,畢竟工作的環境大多是白底的,即使我已經用sublime text之類的處理超過50%的實際內容了。

下一個工作不知道會在台北的東邊還是西邊,也不知道是否能像現在這樣在家遠端工作。現在的情況越來越險峻,小kk需要有人顧,但不能像是過去一年來這樣我獨自奮鬥,已經到極限了。所以下個工作的條件是,要比現在更輕鬆,收入更多,時間更多、上手的時間更快、又能繼續累積我之前的專業履歷、還要更加有趣和契合我未來的職涯....

我真的很難想像那會是一個怎樣的工作。
總之先處理好交接的事情吧,生活和工作都有太多事情要煩惱了。
話說我這輩子很少有因為太熱而完全無法工作的經驗,除了在海山高工的3D列印貨櫃車裡面,就屬現在基隆這廢墟中午的時候因為沒有冷氣而完全無法做任何事情。

風扇吹出來的都是熱風,就算一直沖冷水澡也沒有用。
去年(2018年)的經驗是到了十月白天就不那麼熱了,八月的時候晚上這山上已經會涼。也就是如果沒有冷氣的情況下,大概要熬到七月結束才會好轉。KK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承受到七月結束,實在太熱了,我很擔心他。


2019年6月10日 星期一

百福社區看房

端午連假都去看房了,但不是要買,畢竟連頭期款都還沒存到。只是要租屋。

這個環境比起基隆港邊的荒山上要好多了,至少是一個完整的平地社區,真正可以有鄰居,能夠互動和紮根。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不知道欠缺的事情其實很重要。就像我本來並不認為與鄰居或當地社區互動很重要。這種情況,總讓我覺得會擔心搬進去一個新地方。看來只能靠實際體驗才能知道欠缺什麼,或是獲得了什麼重要的元素。

回來以後,看起來應該是不會搬過去,至少在我工作的合約更新以前,我都不會有時間處理這樣的事情。


社區旁的福一街小公園

從門口看出去的巷道


















另外一些比較少提到的議題
像是自然狀態下的通風程度、隔間可能性、房屋房間之間的電力配置方式(才不會電鍋、熱水瓶、電熱器、吹風機、除濕機、冷氣任三個啟動的狀況下就直接跳墊)

2019年5月30日 星期四

需要更多人手,卻又得不到對應收入

未來的生活和工作型態,不知道會不會變成有15%的人士固定remote在家裡面工作。
原因很簡單,都市造成的過度集中、成本提高,導致公司試著把能remote的工作都丟到成本比較低的地方,或是擴大招募圈和提供remote來留住稀有的人才。

製造業早就把產業鏈裡面可以移動到成本更低的境外國家,而部分工作需要跨國/本國的remote,其實早就已經有了,只是現在佔據極少數。

即使在每一個任務的拆分之後,都是對應許多隱形的工時。這些隱形的工時也必須對應到隱形但必須的休息時間。休息時間不只是肉體需要休息,精神上需要各種活動和需求。就算我把這些需求都掐的很緊湊,我發現按照比例計算,一個人還是難以像精衛填海一樣把巨大的工作份量消化掉。人類即使發明了電力和電腦來分析並奴役機器,也無法違反大趨勢。

這表示我任務導向和實用導向的原則出了問題:
如果任務需求永遠大大超過能負荷的上限,使得參與人員不能發揮預期效用。這種結果失敗的情況,就代表一切都沒有意義嗎? 更何況,團隊裡面有任勞任怨和總是肯超負荷的成員,會導致這種情況更容易發生 ---- 因為這是導火線。

這麼說來,意義和快樂不在於完成任務或勉強自己超越極限的成長、或是體驗到盡力卻失敗的情況。
而是在更簡單的事情上,比如,無論成敗都能有豐碩收穫而非無謂犧牲的情況。
順勢而為,或逆勢而行,都必須要能勝利,只有體驗境界的變化而能學到更敏銳預測並改動未來至理想狀態,這種更困難的可能性和能力。只有如此,才能避免不斷的補救或疲於奔命,因為時間是有限的。要是被疲於奔命的注定失敗項目纏上,就等於整個剩餘人生已經失敗了。

房東在院子裡面種植芋頭和姑婆芋實在是太笨了,這種會因為根莖形狀而積水而引來大量蚊蟲的植栽,可以說從種下去的開始就已經決定了這院子的失敗結局。必須定期花費時間和勞力去剷除這些東西。
即使我現在用防蚊的各種盆栽補救也沒有用了。

到基隆仁愛區附近去找一樓的房子卻發現已經租出去了,那地方其實和基隆夜市,以及往八堵、七堵是相接的。在巷弄裡碰到兩隻主動前來的小貓。要是能找到類似美式的單戶建築出租,有車庫且租金可接受,那就會馬上搬過去了。不知道在哪裡才有。

寫這段話以後,我已經有兩周多沒去看過那些小貓了。




2019年5月4日 星期六

32歲生日

如果是前幾天生日當天寫,應該會充滿希望和感謝吧。
今天起來只感覺到充滿了無助和無力,因為一切的成果和代辦事項,幾乎都是一個人獨自農出來的。按照這樣下去,有一些很想要做到的成果或目標,會不會在幾年後或退休之前成為泡影?  如果真的成為了泡影,又該怎麼接受那樣的生命?

雖然說不需要強求結局,但我希望至少努力的成果和過程可以讓我享受和接受這樣的情景。
如果要寫生日感言,我會說,我沒有預料到今天的成果,感覺只是盡力而為加上運氣而已,以這樣的情況來說,能夠解決幾乎大部分的困難需求和挑戰,會讓人覺得自己很幸運,而且很有能力和成就感。這過程,就像blog標題寫的,in searh of meaning, happiness, and usefulness,我其實總是在尋找這三者,通常都是先從usefulness開始,然後達成需求之後意義和幸福感接著就會有。隨著年歲增長,慢慢找到自己在生活和社會上的一個小小的棲息空間,哪裡可以貢獻自己的才能和抱負,雖然不是很肯定能否以這樣的方式和順利一直貢獻下去直到我退休,但這種找到一個切入點去發揮的感覺確實很好,感覺自己屬於這社會的一分子。所以開始懂得感謝父母和社會,身邊的人。

但如果找不到有用之處呢?  畢竟我的行為能力和思考模式決定了我能達成多少的目標,即使我達成了大多數的需求,但這無法讓我超越自身能力和思維的極限。所以如果目標在那個極限之外,或是極限之內但卻無法達成,是否代表我不幸福呢? 從我已經達成的成果去看,確實不錯,但這是以成果來看,是否幸福。因為我達成了未曾想過的成果和解決了許多臨時出現的真實困境。

為了達成目標,或現實的需求,生命愈來愈需要妥協和犧牲,不是無邊的付出奉獻或一味地去想像美好。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知道為人父母犧牲了多少願景,才能讓孩子長大活著,滿足現實的需求。

一隻手機承載了一段時間的生命記憶,那段時間的照片,整理出來讓我發現我已經距離過去的起點那麼遠了,達成了那麼多預想之外的成果。也許必須把這種對未知的恐懼放棄掉,才能在不遠的未來繼續有感謝和驚奇的感覺,畢竟生命不一定會達成規劃的想像,而是有更多豐碩豐富的可能,只要過程中不斷努力去尋找usefulness,(雖然這是相當受限的思維),meaning和happiness便會隨之而來。不確定我的思維是否需要改變才能獲得更多的意義和幸福,但好像我也只能這樣繼續努力下去了

畢竟成長和幸福始於需求,需求又分為真正迫切的現實需求(工作或生活、情感上等等)和遙遠的願景,從滿足眼前需求開始,便會逐漸達成願景。雖然人家說不要有慾望或妄想,自然就不會有痛苦,那便是區分了基本需求和不現實膨脹慾望的差別,畢竟基本需求沒有那麼難達成。但人類的痛苦就在於,他會有願景和尋求生命意義感,不是動物那樣單純。願景和生命意義感,這樣難以捉摸和困難的需求,其實也是基本需求的一部分。要怎麼不斷邁進達成,便是從現實邁向生命終點的一生暨時時日日的課題。

那不是空談,我見過老年人回顧自己青壯年一生的日記夢想和物品,卻發覺一堆泡影的感慨。畢竟能力和時間、現實考驗,最終達成的,只有如此無用卻不忍捨去的臭舊雜物和回憶,那種悲愴,甚是可怕。


2019年4月9日 星期二

季節的變換

基隆的季節變換是突然的,頂多只有一個月的多雨春天。四月的清明連假開始風向就突然轉西南風,所以這邊的空氣品質變得很差,眼睛會刺痛那種。白天變得很熱,晚上室內又悶。




平常根本沒什麼人的基隆,因為假期市區和郊外都湧入大量人潮。收假的最後一天晚上就變回冷清的情況。這種炎熱的情況讓人畏懼夏天的到來,連續下半年雨又颳風濕冷的基隆讓人完全忘記台灣的夏天太陽有多可怕。希望至少明年清明節我是可以自己開車回去中南部。

這種天氣和契約的感覺讓我的工作和生活的未來都有很大的不確定,這是一種動搖和似乎無法預計幾個月以後的未來的感覺。不是更好或更壞,而是一種全然無法有概念的感覺。
與其懷抱不安,不如善用這種局面去拓展一般上班族無法觸及的可能。我已經做到了一些,剩下的就是繼續記得這種願景和實行它。

那種不確定性,是由於各種因素而無法估算能達成或收穫多少,也不知道是否能如預期那樣至少有個六七成的完成。如同多變的天氣,任何收穫或積累,都應該以天或當下為單位,不斷往未來去積累出各種規模等級計畫的成果。

至少我想要這個夏天有機會到外島去玩,都到基隆了,應該要去一趟馬祖或基隆嶼。我現在的工作和生活型態應該是可以試試看的。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真偽,或者真偽根本無所謂

身為一個technical writer,很多時候都是像偵探一樣獨自挖掘線索去拼湊真相。
真相只有一個,但合乎邏輯的可能推理卻有許多種。
這導致了很多時候,看起來可以符合的真實和原始設計有許多種。

那種獨自勤奮工作,只是為了了結懸案和實現自我存在價值的感覺,很像Blade runner 2049 (銀翼殺手2049)裡面的男主角K。身為一個絕對聽話的人造複製人,如果不發揮自己勤奮挖掘懸案的能力,還有什麼活著的意義呢?

但拼湊和推論出來的真相,只能說是合乎邏輯的可能,和過去發生過的事實可能相差甚遠。在這個過程中,唯一的真實只有不斷去賣命實踐和體驗人性的過程。而到了最後,所有人也不再在乎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實是什麼了,除了善用這個過程中"推論出來的過去真實"去努力建構未來,那個建構中的可能性未來,反而更像是推論出的過去真實那樣,屬於一種機率性高,可接受,且很有可能馬上要發生的未來真實。

過去的就變成已經過去了,但如果不是在這個過程中努力調查和重新構築,可能形成的未來真實也不會發生或醞釀成形。這很有趣,完全回到了,最重要的還是當下現在這種概念。以一種挖掘拼湊真相,並對未來做計劃的心態。一個人不再是往過去或未來看而已,而是同時活在此刻,以及可能(未曾發生或已經發生)的過去和近未來。

可是,讓人有價值的,其實並不只是這樣的工作,那樣的價值充其量是為了組織或公司而存在。真正的價值是一個個體有能力體驗和承受決斷,選擇怎麼去影響未來的負責任心態。無論未來如何,此刻的自己是用生命賭上去付出自己相信的價值。這也是為了什麼,Maiden、Luv、K、或者戴克、Joi等所有人(或人工智慧、人造人),都無所謂邪惡或正義,而是活生生的個體,絕對不是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也無須覺得自己價值和地位屈居任何娘胎誕生的人類之下。


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取捨

這是最需要智慧的事情,因為要先體認到,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即使看起來所有人都滿意了,還有一個人不滿意,那就是自己。因為自己會感到迷失,難道我只是為了讓所有人滿意而付出這麼多、犧牲一切嗎?

工作和家庭內的所有task都是這樣。選擇把人情和生命消耗在那些事情上也是。
在這些情況下,從錯誤中會發現和自己假設不同之處。也就是,有些東西原來才是最重要的,不可被捨去的。

如此,一種生活和消費(泛指生命和金錢、體力、時間、價值觀、注意力智力等等)的理想型式就會出現。人的生命選擇因此是自主且有意識、完滿的。也是由此完全此生的目標和課題。這表示我不是只選擇自己喜歡或暫時滿足的事情而做。而是為了絕對不能被妥協和放棄的task去做和奮鬥,即使其他人(公司全體)或當下的自己都不太清楚。只有時間能證明此刻的取捨是否正確。


回到家庭裡面,因為雯急著買下了PC,我被迫提前處理螢幕以及空間、必需品購買預算挪用分配的事情,本來要優先買瓦斯爐的,而有限的可收貨物時間就必須取捨,到底要先買哪一個。

另一方面,原本以為kk晚上起不來的困擾,換了硬床墊後已經完全解決,於是生活品質的最高點會重新迎來。但犬便圈的問題(其實是用非原本的大便袋)使得每天至少兩次的大便堵塞造成了極大的困擾。這本來不是我的問題,從來都不是,但雯會把它怪罪到我身上。應該想想我已經提出了多少解決方案和金援。不過沒關係,錢能夠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

總之這也是取捨,雯無法捨去,卻又不能負荷負擔的,就直接拋給另一個人去承受。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這樣,我能夠接受這樣的生活模式嗎?  這樣的"取",只為了和雯在一起,我能承受嗎? 即使已經多次到達了極限,問題不在於突破自己能負荷的極限或想出辦法承受。
為了這個,我已經達成幾乎所有人都無法做到的,生活、工作型態、收入方式的改變。千萬人之中,沒有多少人能達成這樣的成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到如此犧牲和付出,以及工作型式上的轉變,穩定了需求的突然暴增。

但這還是永遠不足。因為這個"把無法捨去的需求拋給另一個人",是永遠沒有上限的。在實體需求和情緒上都是,我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  我的幸福快樂並不是來自無限制的付出和滿足他人。它是另一種東西,更像是能接受捨去了什麼。即使是夫妻關係的破裂,單身,或是與任何人的決裂、失去自由和自我等等。

而是,這樣的取捨,對我的有限的生命面貌有意義嗎?這樣用生命換取的消費結果是我要的嗎?  既然無法從源頭得到結論,我想我只能繼續在實踐中獲得滿足。這就是平常人說的,平安是福。

即使如此,我一直有個無法捨去的部分,那個研究,我想做的SyntaxEd。像是探取自我意義的。也許這不是能透過平安是福能忘記或捨去的部分。即使我曾經把這個拋諸給另一個人,但我發現它畢竟是我自己的課題,所以我把它拿回來了,這從來不是我本身以外的任何人的負擔。我知道它是一個巨大的投資,要怎麼符合社會和生活的利益模式,那是另一個挑戰。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並不是用單純的切割分配資源或犧牲就能達成的目標。如果無法讓社會或整個環境為我所用,我很可能一生都做不到。我的取捨,已經從自我的生命,進展到要如何犧牲消耗社會的資源以換取成果了。

這不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我該怎麼讓其他人為我的目標而付出。而其他人也可以從中獲益和生活。也就是,我不再需要從外界的條件做判斷(那是為了達成目標而做的取捨),而是從內在去判斷我的目標重要性(從對本身的幸福意義作取捨)。先有內在的取捨,才需要做外在的取捨。

聽起來如此自私,跟這個世界上其他人或事情如此不相關。但也許這個過程中,其他人的幸福也會被我加入內在的幸福意義中優先思考吧。



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提早就業補助

拖了超過半年才去申請,本來以為很麻煩,因為新工作開始以後就很忙碌所以沒去清查。
申請期限是兩年,這點真是貼心。
如果是住在台北,自然人憑證又過期的話,建議印下來簽名直接交到勞保局的櫃檯即可,沒有其他要求,算是很簡單。

https://www.bli.gov.tw/0005075.html

"提早就業獎助津貼申請書及給付收據" 要交的只有這個,那個"及收據"其實是該申請單的名字一部分,只要負責簽名填寫資訊就好了,帳戶就用你原本領就業補助的即可,什麼文件都不需要補了。

前幾天和一個香港女(另一間外商公司的)工作,嚴格上來說她完全不是我上司,也沒有付我薪水。只是我看不下去專案拖延成這樣,自願幫她多做一些工作,熬夜到半夜一點多,也沒辦法回家睡覺只好等天亮隔天繼續上班開會。但她居然覺得自己一直都能指揮別人和命令別人無償加班、follow她擅自變動的時程表和議程內容、契約等等,即使對衣食父母的客戶也是這樣態度,所有人算是都被她震驚到了,居然有如此無理和囂張之人。那間公司(FD)已經被我列我黑名單,算是企業文化極度畸形才能允許這樣的人代表他們來談生意,真的是比台灣公司還要誇張。

我只是在想,她一個外國人,言行舉止都代表自己的公司,卻能無視本國的勞動法律和企業契約嗎? 嘗試擅自修改契約內容和違反勞動合約,我不相信香港和跨國大公司會這麼沒有法治概念。只能說了開了眼界。也只能說狗急了會跳牆,人急了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https://www.1111.com.tw/dayoff/discussTopic.asp?cat=vacationQuestion&id=208028 



2019年2月23日 星期六

槍夢 Guunm 感想 (Battle Angel: Alita)

很久以前我想寫故事,覺得最重要的是plot,劇情中發生了什麼超乎意料的事情,或是細節、看事情的角度。現在我知道最重要的是,怎麼把人性中各種可能呈現出來。

劇情只是陪襯而已,用來顯示人性可能的面向。當然最好看的,是人性中光輝的部分。

記得之前已經補完了漫畫,現在重溫一次,下一次重溫不知道是多久以後了,所以做一些紀錄。

第一部 和第二部的差異在於,梅爾基戴克(人工智慧)本體位於沙雷姆,所以第一部的結尾人工智慧可以在那邊選擇自我毀滅。於是第二部可以說是第一部後期的平行宇宙,因為一些極有可能發生的條件的差異,這種劇情的自由,非常有趣,而充滿了真實的想像。


第一部留下的伏筆: 印度洋上另一個沙雷姆墜落而升起的"海洋都市",有什麼事情發生? 畢竟原作裡面已經提過,沙雷姆是唯一一個倖存的空中都市。

第二部留下的伏筆: 被冷凍的鐵士戴諾提到,腦晶片是 梅爾基戴克 發明製作的。但是為什麼人工智慧決定要這麼做? 以及這要怎麼和他的廣義 宇宙業子力學 有運用?  被塑化保存的 天才少年,之後是否會再度被利用?


第三部裡,有兩塊腦晶片的 Super 鐵士戴諾果然逃到火星,那麼留在沙雷姆的鐵士戴諾X 都做了些什麼? 除了成立布丁國以外?


這漫畫除了移除了生老病死的"老死"和"誕生",這種人類最大的願望和本能,一樣是有著人性的思考,humanity其實是超越生物種族、物質與時間的。有著因緣業障,而生生滅滅的,既然沒有固定答案,所有人其實都只能做出不後悔的選擇,無論其善惡之心,而這就是humanity。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做出對所有人最好的選擇,其實都是做出對自己而言最滿意的選擇。

只是其喜樂或痛苦,原來完全是因人而異的。少數極端的例子,即大惡人。其喜樂與痛苦與常人相反。但若處於他的角度,可以說這麼做完全合乎上述: 對自己的生命而言做出最滿意的選擇


2019年1月14日 星期一

運動紀錄

今天特別挑了一個最不冷的時段,下午兩點去運動。
本來只是想上下走到聖安宮來回幾次,後來決定改變為走下山去最近的全家便利商店,單趟有兩公里多,要走半小時。來回成功在一小時以內,也認識了這裡山下的環境。

這樣大約是6000步,運動量很夠了,比起我在土城河堤走還要大的運動量。但卻覺得很空虛,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周遭太貧乏了,沒有人,沒有社區,沒有風景,什麼都沒有。

果然這裡除了封閉的防空洞遺跡,潮濕的山什麼都沒有啊。
就算能清楚的認識沿途牆壁上的裂縫,似乎也沒什麼意義。

但至少我知道這樣的環境是有可能善用最少的時間來鍛鍊身體的(至少是走路爬山,不是健身)。然後某種程度強迫自己閉關專心。除此之外,這裡幾乎沒有鄰居可以認識。完全零交集的海角。




除了交通上可以透過高速公路迅速抵達內湖市區,可以說跟這裡的人文環境幾乎是零互動。該怎麼利用這樣的條件,達成我預設時間內的目標和修養生息,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畢竟當初所有設定的條件都滿足了,但現在卻覺得好像少了太多東西,又說不出來是什麼。



2019年1月11日 星期五

今天埋了一隻小貓

今天雯開車出門後不到五分鐘,又跑回來門口對我大叫,原來電話打給我沒接到。我以為是她忘了拿東西,結果她說轉角有一隻小貓被壓死了,而且是剛才死的。

我心想,應該是血肉模糊或爆頭了吧。但她只跟我拿了紙箱和垃圾袋,沒多久帶回來一隻看起來好像半睡著完整小貓,唯一跡象是口鼻流血。看起來幾乎像是還活著,但已經死了。

因為事發突然,時間也才早上九點。我去了聖安宮找附近可以埋的地點,但很不幸居然所有適合埋葬的地點不是被拿來種菜(阿桑不斷說不能動到那些芋頭和滿是廚餘堆肥蒼蠅的....菜?),就是被稱為公園不能埋了(剛好有個掃地阿姨說公園不準埋)....山裡面更深入的地方,樹根盤根錯節,或是被傾倒廢磁磚建材,根本挖不下去。

我只需要一隻運動鞋大小的空間,因為是兩個月大左右的幼貓,非常小,但居然在這麼大個山上卻找不到。而早上有不少住戶經過那轉角,卻沒有去移走那隻小貓。聖安宮的掃地阿姨說她有看到但是不敢動她。那位置,幾乎再多個五公分,小貓就從轉角的馬路進入安全的民宅庭院了,那是個上山會經過的轉角。

沒辦法,只好進去廟裡跟土地公和媽祖說有一隻小貓需要他們指引投胎,我正要去找地方埋他們,請指示我哪裡可以有地點。我就這樣回到事發地點的附近,找到一個還不錯的地方埋葬小貓。雖然用手機放了往生咒,但我總覺得小貓不知道怎麼投胎,因為事發突然,應該是相當錯愕的。
埋葬她之前,我確認過她已經沒有氣息。但嘗試幾次卻無法幫她閉上眼皮,也是因為這樣我才確定她沒有生命了。因為一只眼球已經鬆懈,頭只要一轉,便會自動轉入另一邊。我幫她喬好了一個姿勢,坑還有點太小,用巨大的鐵鏟在旁邊多弄了點空間深怕弄到了她的頭。這時候我才知道埋葬屍體是多麻煩的一件事情,很容易就會破壞這個軟軟的東西,雖然她已經不能控制和感受這個軀體了,但生者會希望她能完整且舒服的離開。我相信死者的魂魄就是這樣在一旁看著那個軀體而感到無奈和難為情的。我希望泥土像一床舒服的被子一但給你蓋好了,就能好好睡去直接投胎,讓這個軀體直接被蟲蛀腐化回歸自然,不要糾結於這一世和悔恨了。

我跟他說,你看太陽就是這樣,找土地公投胎吧。就把泥土蓋上去了。
這位置好,每天都能看到很美的日出,空氣新鮮,不會有港口卸貨的噪音或陰濕的臭味。雖然墓穴因為底部受限,無法挖深,幾乎只有蓋上泥土而已。我很擔心被野狗挖出來。但我會想辦法改進一下。 ....但話說回來,聽了往生咒一上午都聽煩了,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投胎,我希望真有土地公能領著這樣的小亡魂去修行或投胎了。

基隆連續下了六個禮拜的東北季風大雨,今天才一放晴,大好天氣的早晨,就像初夏一樣精神抖擻,沒想到小貓就是最後一次看到太陽了。






我開始覺得,支線任務可能才是人生的主線任務。因為我一直在不得不解決和碰上的,都是支線任務,而自己先畫靶再射箭的(意義)主線任務,卻好像讓我喪失了生活的意義。

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久了,可能很容易迷失自己。不是只有在都市中上班會迷失,在遠離塵囂的地方做需要專心的工作和認真生活,一樣會迷失。希望小貓能順利投胎。

那種迷失的感覺,不是只有死後才有。生前活著的時候,我每天都有,但比較幸運的是,我還能指揮這個軀體去完成一些事情。不是就這樣還有未完願望的擔心和悔恨,或很不好意思的,想說一聲"真抱歉,麻煩你了"

2019年1月9日 星期三

明知無意義還是得做

就在我說要去上班的那天,我碰到了汐止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塞車潮。(2019/1/3),因為下雨的緣故,路上又多起車禍和車輛故障,整個東台北完全是動脈阻塞的狀況,高速公路和平面都塞滿了。這是我騎車以來看過最危險的一次通勤狀況,更幹的是,我到公司以後,手機因為淋到雨所以徹底故障壞了,我根本不能用自己的網路做工作,只能中午就回基隆。這趟完全是白跑。

(公司的網路會擋google搜尋和一堆服務,所以根本無法做我工作必須做的事情。)
同事可能覺得我很奇怪吧,怎麼來了一下就走。但這可是冒生命危險和我手機壞掉的事實而來的....總之我花了一萬元換了隻性能更差可是防水的手機(真幹....),也發現真正要帶著用的手機,還是有一個最適合的大小和重量上限,而且需要防水,才能隨時放在口袋或操作。一味追求巨大螢幕和續航力、性能,並不適合我這種以機車為生活基礎的人。那是給開車或不可能會外出淋到雨的人用的....

回來以後,家裡還是需要人照顧,KK的狀況,一堆垃圾要清理,一堆東西要修繕(漏水、封螞蟻洞、鑽地裝圍欄、鑽牆壁裝貨架等等),一堆手續要辦理(提早就業補助、約車禍和解協調會)。所以為了去到辦公室而忽略這些生活需要打理的事實,對我自己和工作並沒有幫助。只能說去那邊是我要抓著每周最閒的時候才有可能去刻意露臉。雖然空間的分隔可以讓我暫時專心一下,但整體來說待辦事情還是那麼多。

我想找一下讀卡機把行車紀錄器的影片拿出來

KK這幾個晚上,非常的吵。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肚子不舒服(隔天拉肚子一整袋),所以晚上頻繁要爬起來走動,但他又爬不起來,所以有夠吵。我們根本晚上沒辦法休息。

當下會覺得他的很討厭,很煩。但後來知道真相後才知道雖然他老糊塗個性也變了,但其實還是非常單純的乖。
想一想,真的老狗老房子要照顧太困難了,要不是我現在的工作和生活狀況很特殊,還能靠我這樣支撐,不然這狗這樣每天在土城的家中白天摔倒哀號12小時泡在屎尿中,晚上再繼續這樣的循環,所有人真的會生不如死。現在是只有我生不如死....因為我心太軟了,不忍他們這樣受苦。





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

KK 癲癇發作

昨晚大約十二點多,我們已經從土城回到基隆,準備睡覺了(跨年連假回土城好幾天)
他已經躺在床上有兩三個小時了,突然先哀號幾聲,頭伸直頂著護城紙板,然後我們才意識到他發作了。距離上一次有紀錄的發作是2017三月底。我印象中至少也超過一年多沒發作了。(這樣算起來,大約有快要兩年沒發作了。至少有一年半以上)

因為剛好包著尿布的關係,所以尿沒有外流。發作的時間不長,大約只有10秒不到。奇怪的是,可能是回來之前吃的鎮靜安眠藥效太強,他完全叫不醒,連眼睛都沒睜開。有好一陣子呼吸聲音突然變得很小很平靜,但到了半夜又開始呼吸聲大。

半夜裡,他的尿布掉了,結果滿床的尿,還好是保潔墊已經裝上去了。夜裡有夠冷,應該強調一點,有夠濕冷。除濕機已經運作超過六小時了,看濕度還是79%。明明已經想辦法擋住窗外的溼氣了,但整個房間好像在冰水池一樣。其他房間的溼氣還是不斷入侵。

大約從汐止過來就翻過好幾個隧道,所以土城沒風雨,頂多地上濕,但基隆卻是狂風暴雨已經好幾天了。

白天kk還是呆呆的,但今天我就去上班了。非得去一趟辦公室不可。
再觀察看看纈草根會不會對癲癇有負面影響,我擔心的是口水吞嚥和呼吸上,要是發作後睡得太沉,是否會有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