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真偽,或者真偽根本無所謂

身為一個technical writer,很多時候都是像偵探一樣獨自挖掘線索去拼湊真相。
真相只有一個,但合乎邏輯的可能推理卻有許多種。
這導致了很多時候,看起來可以符合的真實和原始設計有許多種。

那種獨自勤奮工作,只是為了了結懸案和實現自我存在價值的感覺,很像Blade runner 2049 (銀翼殺手2049)裡面的男主角K。身為一個絕對聽話的人造複製人,如果不發揮自己勤奮挖掘懸案的能力,還有什麼活著的意義呢?

但拼湊和推論出來的真相,只能說是合乎邏輯的可能,和過去發生過的事實可能相差甚遠。在這個過程中,唯一的真實只有不斷去賣命實踐和體驗人性的過程。而到了最後,所有人也不再在乎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實是什麼了,除了善用這個過程中"推論出來的過去真實"去努力建構未來,那個建構中的可能性未來,反而更像是推論出的過去真實那樣,屬於一種機率性高,可接受,且很有可能馬上要發生的未來真實。

過去的就變成已經過去了,但如果不是在這個過程中努力調查和重新構築,可能形成的未來真實也不會發生或醞釀成形。這很有趣,完全回到了,最重要的還是當下現在這種概念。以一種挖掘拼湊真相,並對未來做計劃的心態。一個人不再是往過去或未來看而已,而是同時活在此刻,以及可能(未曾發生或已經發生)的過去和近未來。

可是,讓人有價值的,其實並不只是這樣的工作,那樣的價值充其量是為了組織或公司而存在。真正的價值是一個個體有能力體驗和承受決斷,選擇怎麼去影響未來的負責任心態。無論未來如何,此刻的自己是用生命賭上去付出自己相信的價值。這也是為了什麼,Maiden、Luv、K、或者戴克、Joi等所有人(或人工智慧、人造人),都無所謂邪惡或正義,而是活生生的個體,絕對不是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也無須覺得自己價值和地位屈居任何娘胎誕生的人類之下。


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取捨

這是最需要智慧的事情,因為要先體認到,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即使看起來所有人都滿意了,還有一個人不滿意,那就是自己。因為自己會感到迷失,難道我只是為了讓所有人滿意而付出這麼多、犧牲一切嗎?

工作和家庭內的所有task都是這樣。選擇把人情和生命消耗在那些事情上也是。
在這些情況下,從錯誤中會發現和自己假設不同之處。也就是,有些東西原來才是最重要的,不可被捨去的。

如此,一種生活和消費(泛指生命和金錢、體力、時間、價值觀、注意力智力等等)的理想型式就會出現。人的生命選擇因此是自主且有意識、完滿的。也是由此完全此生的目標和課題。這表示我不是只選擇自己喜歡或暫時滿足的事情而做。而是為了絕對不能被妥協和放棄的task去做和奮鬥,即使其他人(公司全體)或當下的自己都不太清楚。只有時間能證明此刻的取捨是否正確。


回到家庭裡面,因為雯急著買下了PC,我被迫提前處理螢幕以及空間、必需品購買預算挪用分配的事情,本來要優先買瓦斯爐的,而有限的可收貨物時間就必須取捨,到底要先買哪一個。

另一方面,原本以為kk晚上起不來的困擾,換了硬床墊後已經完全解決,於是生活品質的最高點會重新迎來。但犬便圈的問題(其實是用非原本的大便袋)使得每天至少兩次的大便堵塞造成了極大的困擾。這本來不是我的問題,從來都不是,但雯會把它怪罪到我身上。應該想想我已經提出了多少解決方案和金援。不過沒關係,錢能夠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

總之這也是取捨,雯無法捨去,卻又不能負荷負擔的,就直接拋給另一個人去承受。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這樣,我能夠接受這樣的生活模式嗎?  這樣的"取",只為了和雯在一起,我能承受嗎? 即使已經多次到達了極限,問題不在於突破自己能負荷的極限或想出辦法承受。
為了這個,我已經達成幾乎所有人都無法做到的,生活、工作型態、收入方式的改變。千萬人之中,沒有多少人能達成這樣的成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到如此犧牲和付出,以及工作型式上的轉變,穩定了需求的突然暴增。

但這還是永遠不足。因為這個"把無法捨去的需求拋給另一個人",是永遠沒有上限的。在實體需求和情緒上都是,我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  我的幸福快樂並不是來自無限制的付出和滿足他人。它是另一種東西,更像是能接受捨去了什麼。即使是夫妻關係的破裂,單身,或是與任何人的決裂、失去自由和自我等等。

而是,這樣的取捨,對我的有限的生命面貌有意義嗎?這樣用生命換取的消費結果是我要的嗎?  既然無法從源頭得到結論,我想我只能繼續在實踐中獲得滿足。這就是平常人說的,平安是福。

即使如此,我一直有個無法捨去的部分,那個研究,我想做的SyntaxEd。像是探取自我意義的。也許這不是能透過平安是福能忘記或捨去的部分。即使我曾經把這個拋諸給另一個人,但我發現它畢竟是我自己的課題,所以我把它拿回來了,這從來不是我本身以外的任何人的負擔。我知道它是一個巨大的投資,要怎麼符合社會和生活的利益模式,那是另一個挑戰。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並不是用單純的切割分配資源或犧牲就能達成的目標。如果無法讓社會或整個環境為我所用,我很可能一生都做不到。我的取捨,已經從自我的生命,進展到要如何犧牲消耗社會的資源以換取成果了。

這不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我該怎麼讓其他人為我的目標而付出。而其他人也可以從中獲益和生活。也就是,我不再需要從外界的條件做判斷(那是為了達成目標而做的取捨),而是從內在去判斷我的目標重要性(從對本身的幸福意義作取捨)。先有內在的取捨,才需要做外在的取捨。

聽起來如此自私,跟這個世界上其他人或事情如此不相關。但也許這個過程中,其他人的幸福也會被我加入內在的幸福意義中優先思考吧。



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提早就業補助

拖了超過半年才去申請,本來以為很麻煩,因為新工作開始以後就很忙碌所以沒去清查。
申請期限是兩年,這點真是貼心。
如果是住在台北,自然人憑證又過期的話,建議印下來簽名直接交到勞保局的櫃檯即可,沒有其他要求,算是很簡單。

https://www.bli.gov.tw/0005075.html

"提早就業獎助津貼申請書及給付收據" 要交的只有這個,那個"及收據"其實是該申請單的名字一部分,只要負責簽名填寫資訊就好了,帳戶就用你原本領就業補助的即可,什麼文件都不需要補了。

前幾天和一個香港女(另一間外商公司的)工作,嚴格上來說她完全不是我上司,也沒有付我薪水。只是我看不下去專案拖延成這樣,自願幫她多做一些工作,熬夜到半夜一點多,也沒辦法回家睡覺只好等天亮隔天繼續上班開會。但她居然覺得自己一直都能指揮別人和命令別人無償加班、follow她擅自變動的時程表和議程內容、契約等等,即使對衣食父母的客戶也是這樣態度,所有人算是都被她震驚到了,居然有如此無理和囂張之人。那間公司(FD)已經被我列我黑名單,算是企業文化極度畸形才能允許這樣的人代表他們來談生意,真的是比台灣公司還要誇張。

我只是在想,她一個外國人,言行舉止都代表自己的公司,卻能無視本國的勞動法律和企業契約嗎? 嘗試擅自修改契約內容和違反勞動合約,我不相信香港和跨國大公司會這麼沒有法治概念。只能說了開了眼界。也只能說狗急了會跳牆,人急了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https://www.1111.com.tw/dayoff/discussTopic.asp?cat=vacationQuestion&id=208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