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真偽,或者真偽根本無所謂

身為一個technical writer,很多時候都是像偵探一樣獨自挖掘線索去拼湊真相。
真相只有一個,但合乎邏輯的可能推理卻有許多種。
這導致了很多時候,看起來可以符合的真實和原始設計有許多種。

那種獨自勤奮工作,只是為了了結懸案和實現自我存在價值的感覺,很像Blade runner 2049 (銀翼殺手2049)裡面的男主角K。身為一個絕對聽話的人造複製人,如果不發揮自己勤奮挖掘懸案的能力,還有什麼活著的意義呢?

但拼湊和推論出來的真相,只能說是合乎邏輯的可能,和過去發生過的事實可能相差甚遠。在這個過程中,唯一的真實只有不斷去賣命實踐和體驗人性的過程。而到了最後,所有人也不再在乎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實是什麼了,除了善用這個過程中"推論出來的過去真實"去努力建構未來,那個建構中的可能性未來,反而更像是推論出的過去真實那樣,屬於一種機率性高,可接受,且很有可能馬上要發生的未來真實。

過去的就變成已經過去了,但如果不是在這個過程中努力調查和重新構築,可能形成的未來真實也不會發生或醞釀成形。這很有趣,完全回到了,最重要的還是當下現在這種概念。以一種挖掘拼湊真相,並對未來做計劃的心態。一個人不再是往過去或未來看而已,而是同時活在此刻,以及可能(未曾發生或已經發生)的過去和近未來。

可是,讓人有價值的,其實並不只是這樣的工作,那樣的價值充其量是為了組織或公司而存在。真正的價值是一個個體有能力體驗和承受決斷,選擇怎麼去影響未來的負責任心態。無論未來如何,此刻的自己是用生命賭上去付出自己相信的價值。這也是為了什麼,Maiden、Luv、K、或者戴克、Joi等所有人(或人工智慧、人造人),都無所謂邪惡或正義,而是活生生的個體,絕對不是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也無須覺得自己價值和地位屈居任何娘胎誕生的人類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