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4日 星期六

32歲生日

如果是前幾天生日當天寫,應該會充滿希望和感謝吧。
今天起來只感覺到充滿了無助和無力,因為一切的成果和代辦事項,幾乎都是一個人獨自農出來的。按照這樣下去,有一些很想要做到的成果或目標,會不會在幾年後或退休之前成為泡影?  如果真的成為了泡影,又該怎麼接受那樣的生命?

雖然說不需要強求結局,但我希望至少努力的成果和過程可以讓我享受和接受這樣的情景。
如果要寫生日感言,我會說,我沒有預料到今天的成果,感覺只是盡力而為加上運氣而已,以這樣的情況來說,能夠解決幾乎大部分的困難需求和挑戰,會讓人覺得自己很幸運,而且很有能力和成就感。這過程,就像blog標題寫的,in searh of meaning, happiness, and usefulness,我其實總是在尋找這三者,通常都是先從usefulness開始,然後達成需求之後意義和幸福感接著就會有。隨著年歲增長,慢慢找到自己在生活和社會上的一個小小的棲息空間,哪裡可以貢獻自己的才能和抱負,雖然不是很肯定能否以這樣的方式和順利一直貢獻下去直到我退休,但這種找到一個切入點去發揮的感覺確實很好,感覺自己屬於這社會的一分子。所以開始懂得感謝父母和社會,身邊的人。

但如果找不到有用之處呢?  畢竟我的行為能力和思考模式決定了我能達成多少的目標,即使我達成了大多數的需求,但這無法讓我超越自身能力和思維的極限。所以如果目標在那個極限之外,或是極限之內但卻無法達成,是否代表我不幸福呢? 從我已經達成的成果去看,確實不錯,但這是以成果來看,是否幸福。因為我達成了未曾想過的成果和解決了許多臨時出現的真實困境。

為了達成目標,或現實的需求,生命愈來愈需要妥協和犧牲,不是無邊的付出奉獻或一味地去想像美好。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知道為人父母犧牲了多少願景,才能讓孩子長大活著,滿足現實的需求。

一隻手機承載了一段時間的生命記憶,那段時間的照片,整理出來讓我發現我已經距離過去的起點那麼遠了,達成了那麼多預想之外的成果。也許必須把這種對未知的恐懼放棄掉,才能在不遠的未來繼續有感謝和驚奇的感覺,畢竟生命不一定會達成規劃的想像,而是有更多豐碩豐富的可能,只要過程中不斷努力去尋找usefulness,(雖然這是相當受限的思維),meaning和happiness便會隨之而來。不確定我的思維是否需要改變才能獲得更多的意義和幸福,但好像我也只能這樣繼續努力下去了

畢竟成長和幸福始於需求,需求又分為真正迫切的現實需求(工作或生活、情感上等等)和遙遠的願景,從滿足眼前需求開始,便會逐漸達成願景。雖然人家說不要有慾望或妄想,自然就不會有痛苦,那便是區分了基本需求和不現實膨脹慾望的差別,畢竟基本需求沒有那麼難達成。但人類的痛苦就在於,他會有願景和尋求生命意義感,不是動物那樣單純。願景和生命意義感,這樣難以捉摸和困難的需求,其實也是基本需求的一部分。要怎麼不斷邁進達成,便是從現實邁向生命終點的一生暨時時日日的課題。

那不是空談,我見過老年人回顧自己青壯年一生的日記夢想和物品,卻發覺一堆泡影的感慨。畢竟能力和時間、現實考驗,最終達成的,只有如此無用卻不忍捨去的臭舊雜物和回憶,那種悲愴,甚是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