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30日 星期五

Haward!

有一件事情我非得在睡前浪費時間紀錄一下

今天傍晚六點左右,其實天還亮著
我走上坡要去圖書館的路上(作資訊測驗)
一路低著頭想自己的事情

突然有人大叫我的英文名
我隨著聲源望去,當你耳正騎著單車用超快速衝下山坡
我還來得及對他大喊「嘿!」
他還來得及對我側頭一看和舉右手示意(真他媽的危險)

我突然覺得內心充滿能量
一個我都快要忘記的名字
只有過去的一些熟人或師長會這樣叫我
代表我自己的一個單字

今天被一個人這麼單純又充滿誠懇的力量大叫出來
我好像被人給予了已經遺失很久的東西
即是一部分的自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