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硬體設備和作息的限制

昨天發現這張撿來的沙發雖然是兩人座,但兩個人都在上面的時候必須正襟危坐很不舒服。也就是類似空間利用的概念,雖然可以塞入那樣體積的東西,但實際生活起來卻非常痛苦,像是住在堆滿東西的倉庫裡面。(而不是堆了雜物的工寮,工寮可能還比較舒適一點)

另一個問題是床墊,支撐性嚴重不足,這點已經無法透過減肥或其他做法來改善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拋棄床墊並盡快搬家回土城。在這之前,因為已經進入秋天,也只有把薄被子墊在背後的作法。支撐性不足的意思是,彈簧沒辦法撐起身體比較重的部位。而不是說彈簧無法順著身體的形狀變形。變形是沒問題的,但是因為身體有些部位比較重導致彈簧變形超出一個限度,而失去讓人躺下後維持身體水平的功能,這是導致睡眠品質嚴重不良和腰酸背痛的主要原因。

雖然原先規劃過農曆年之前搬回去,但很多事情遠比我想像的還要更花時間,這真的讓我擔心搬回去的時間如果有延後會不會導致其他不良的後果。比如身體健康、公司的業務運作、資金的運用等等。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曾經被某個首次見面的小公司老闆和他身邊的老頭說"千萬不要開公司,開公司你的人生就先毀了一半"。開公司要額外付出的心力和隱形成本比想像中還多太多,時間、金錢、體力、人脈、運氣都是,在這種情況下,很容易因為原始資本的不夠雄厚或年紀大了有家庭或體力下滑而無法撐住。如果開公司只是單純為了賺多一點錢,其實不划算。開公司是因為有了一些特定條件作為堅實基礎後,有能力尋找更符合自己理想中的生活工作平衡方式、比市面上存在更好的執行流程或產品設計而去執行的一個思考過後的選擇。

另一個賭注和確立的關鍵也是因為網路的發展,已經不再是"店面"這樣的概念。而是類似高速公路或VPN那樣的社群工作方式。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小k說的椅子

這周六和小k約了溝通,沒想到小k還在我們身邊。但是也只剩下一年又一個月左右。
他有提到,我們燒給他的東西他還不知道怎麼用,所以都藏起來塞在一張椅子下。

根據溝通師的描述,是戶外一個像是土雞城的椅子,四隻腳。底下空間夠大才能放那些東西,小k沒有給他看椅子上面的樣子。看來真的是狗的視角。

根據這樣的描述,我心底有個底大概是哪一張椅子。因為戶外我們放了好幾張椅子。
我現在滿腦的小k,如果他能陪著我去談生意或在我寫合約書思考的時候一起踱步就好了。



2019年10月20日 星期日

眼睛已經習慣新的眼鏡

雖然只是一件小事情,但我覺得挺重要的所以紀錄一下。
昨晚回中和的時候,在室內把眼鏡拿下來和家人聊天,大概有半小時左右都覺得眼睛很不舒服。以往是拿掉以後眼睛才舒服,但昨晚卻是眼睛感覺乾澀看不清楚,疲勞。我本來以為是眼睛沾到髒東西,但也不是。後來突然想到是眼球已經適應了新的矯正度數了,果然沒錯,戴回去以後眼睛就整個舒服了。

這眼鏡應該有一個多月了,如果順利的話,也許再半年右眼的鏡片就可以更新到適合的散光度數了。當初大倉酷的驗光人員給我的建議是這樣,畢竟我的眼睛已經習慣六年前配的沒有散光的眼鏡,一次把散光度數加滿右眼會受不了。

以前我的習慣不好,看螢幕的時候都會把眼鏡摘下來,這反而導致眼力越來越弱化。
希望一切順利,公司業務和健康都是。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不厭亭 和 九份

颱風19號 (哈吉貝)離開日本並造成大災難後,也引來了西伯利亞的冷空氣。
這週一趁著潮濕東北風還沒抵達之前,已經降溫且變得天晴很乾燥,我跑去早就想看看的不厭亭。本來以為是一條很好走的山路,沒想到上去的路線(不是從九份那端)居然很荒涼。






















下一次去貢寮卯澳吧。不過按照天氣來看,今年應該從十月底就要一直下雨到明年五月了。

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北海岸雙燈塔騎乘之旅

其實這有一段時間了。所以我找到照片就掛上當時的時間。






























另外我發現烏龜的水池裏面如果飼料浮在水上超過一天,會發霉變得像是棉花團。所以要去撈起來。之前都會被溢流直接沖走,但現在水面上有浮萍等植物就會卡在上面。所以必須想辦法去每隔幾天就清理一下。
這些情況並不會因為基隆陰雨或大雨就改變,所以如果水源關閉,水質嚴重惡化也只需要一個上午(6hr)。也可能跟浴缸裡面的總體黴菌和沉積物、烏龜糞便數量有關,畢竟已經一個月沒有清理只有單純靠溢流了。

2019年10月10日 星期四

就算再光明,也是只有一個人出力

回到土城已經四天了,這周這邊的面試(或是說跑業務)已經完成了。
但是讓我覺得無力的情況實在很多,我想這可能跟他人或自己所期望的目標無法一蹴可及有關係。事情太多了,從最雞毛蒜皮的事情到很關鍵的方案計算、合約擬定、公司設立的細項報價、公司地址的稅制等等。

這些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在弄,中間還會不時有突發狀況。


去河堤找不到無緣救援的小狗狗,只好照一下帥車DN-01希望以後能用這出差通勤

阿咪多次烙賽被我緊急抓去治療,胰臟出問題了

跑去新店HTC談生意結果被惡名昭彰的拖吊業者搶錢

我機車停在這裡寬廣的角落根本沒礙到任何人







放入我的名片在烘爐地的名片箱裡面

離開烘爐地之前,拍一張逆光照,其實現場是很溫暖光明安全又清澈的感受


看起來,這種壓力來自於各方利益目標的不一致。
所以我想追求的"win-win situation",頂多只能考慮到兩或三方的利益。怎麼樣都不可能在各方人馬的同一時間達成。這時候就回到問題的原點:

我的生活,我的生命,到底圍繞著我的是什麼,是哪些人。我想要他們陪著我嗎?
人終究是群聚的生物,是因為彼此需要彼此才能活下去,是因為利益。但一旦利益的鎖鏈偶然斷了或搭建了新的方向,剩下的部分還是我想要的嗎?  那個絕對孤寂的時間和空間。

這是人生最重要的課題。